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三零八章 各军动向
    且话邺城。

    眭固快马入大将军府,袁绍即召文武议事。

    堂中袁绍居首,命甲士将书信传于众臣阅览,静待文武谏言。

    “明公,河内之地尤为重要,不可拱手送予曹操,曹操近年来势力急剧扩张,稳坐兖豫诸地,若再让其染指河内,只恐危及河北。”审正南拱手谏言。

    “主公,审配之言愚夫之见,冀幽战事我军已奠胜局,应乘胜追击,剿灭公孙瓒。”郭公则摆手说道。

    “明公,郭图之言匹夫之见,以攸看来,我军应与曹操同盟,一则兵出魏郡,与曹操合击潼关营;二则兵出青州,降服吕布、臧霸,与曹操共攻袁术。”许子远认为这是入主江淮的好时机。

    “明公,许攸之言华而不实,贪心不足,今我军主力皆在冀北,若三方用兵,必定导致粮草奇缺。

    依丰看来,不如与公孙瓒暂修和书,暗自将兵马调回,在曹操南北攻伐,内防空虚之际,直取兖豫,夺帝还冀,届时大将军也可做周公,岂不美哉?”

    曹操迎立天子之初,袁绍曾派人向曹操建议,说许城低洼潮湿,不宜天子居住,让曹操将国都迁于鄄城,曹操认为鄄城过于靠近冀州,故而未曾答应。

    今曹操无暇顾及内防,完全都肥美土地暴露在袁绍面前,在田元皓看来是一次绝佳机会。

    “明公,田丰之言老朽之见,迎帝无异于自缚手脚,汉室衰弱日久矣,此刻想要振兴,难上加难。更何况接来天子,日日朝拜,遇事必奏,若是服从自削权力,若是不服又是违抗皇命,譬如张安,卑躬屈膝如犬儿,又如曹操,许都已有人骂他是汉贼了。”

    “明公,淳于琼之言武夫之见……”

    “够了!都住口!”袁绍此刻听的头痛欲裂,连连拍案。

    大将军府文武即止,皆作静立。

    “每逢议事,尔等如泼妇骂街,夹枪带棒,何时尔等能心齐一次?皆为千石重臣,为何不互敬?尔等都是名士名将啊!”

    袁绍此话一出,众文武心作鄙夷,说了都无用,不说还了得。

    “公与,你以为如何?”袁绍平复心情后,向自己最器重的谋主问策。

    沮授出列道:“明公,河内之战的确应介入,最佳方法是与曹操联合,同伐潼关营,那怕将河内让予曹操,也要让张安折羽于此地。”

    沮授已经不想再谈幽冀之战与迎帝之事,反正说什么话袁绍都会一意孤行。

    “也罢,那就让颜良、高览领三万步骑去河内,与曹操合战潼关营。”

    袁绍的确是家大业大,即使主力在冀北,邺城也可随意凑齐三万甲士。

    “明公睿智。”沮授拱手退回席位。

    翌日,颜、高二将领兵出魏郡,过荡阴,屯兵朝歌城。

    …………………………………

    话回张燕。

    黑山军是黄巾残部中实力最强劲的一支,依托地形优势稳步壮大,又从灵帝手中获得了等同州郡的权力,张燕治下的兵马已被脱离了难民军的范围,且通过与异族买卖,拥有数千骑甲。

    虽说在四年前受到了袁绍大规模的清剿,但张燕主力仍然保存了下来,现今已恢复生机,甚至比往昔更强盛。

    时见真定,城府。

    张燕手持竹卷坐于上席,眭固快马跪于堂中瑟瑟发抖。

    “眭固此刻怎想起本将了,当初他背弃黑山军,投靠张杨时,早就应该想到有此一日。”张燕想竹卷弃于木案,双目直视快马。

    “渠帅饶命,小人只是一送信之人,从未得罪过渠帅啊。”快马伏首于地,心叹贼窝难进。

    “说吧,眭小儿是不是给袁绍也写了求援书?”张燕已听闻袁绍出兵之事,故作猜测。

    “是,渠帅。”快马腰身伏的更低。

    “河内招来了这么多虎狼,本将该如何搭救?”张燕缓缓开口,心中思虑出兵利弊。

    快马不敢言,静待张燕示下。

    约过一刻,张燕思定:“你且回去吧,本将即日发兵相助。”

    “多谢渠帅。”快马拭去额间汗水,快步退出府堂。

    次日,张燕率领十万部众迎山间谷道而行,直奔河内郡……

    十月中,河东郡兵先入河内,占沁水、轵县二城,次日司隶、潼关二营北渡河水,占河阳、温县。

    温县城外大营,主帐。

    陈道身着鱼鳞甲居首,下列徐晃、马超、田豫、李傕、郭汜、马休、马铁、李严、魏延等将。

    “诸位,据探马回报,射犬邑的眭固部已撤入野王城,约有两万甲士。本都督欲在曹操行兵之前平了眭固部,尔等可有良策?”陈道命人抬立木架地图,静待众将献言。

    “都督,要不先派一人去劝降如何?眭固此人与朝廷无旧怨,且朝廷大军压境,他自生胆寒,极有可能不战而降。”田豫先谏一策,毕竟眭固有投降张杨的先例。

    “若是只劝降,眭固怕会心生动摇,不如先压一部兵马入野王县境,再去劝降如何?”徐晃要让眭固感受到十足的压力,不降就是必死境。

    “也好,若能凭口舌止战,对双方都是一件好事。”张安微微点头,继道:“马超何在?”

    “末将在。”

    “司隶营连夜开拔,明晨兵压野王。”

    “是,都督。”

    “郭汜何在?”张安环视了一眼帐中诸将道。

    郭汜闻言一愣,连忙出列跪地:“末将在。”

    “你去帮本都督好好问一问眭固,他能降袁绍,为何不能降朝廷?”张安一脸平静道。

    郭汜面色有些为难:“都督,末将从来没做过劝降之事,只怕一时言语不当,误了都督大计。”

    马匪出身的郭阿多向来以刀剑说话,这翻弄嘴皮子的事他的确不擅长。

    “无妨,平常待之便可,郭校尉当年是怎么问马校,就怎么问眭固。”张安双目微微一闭道。

    郭汜闻言恍然大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