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二六三章 二出河东
    同月末,马超攻陷上郡治所肤施城,引得各胡骚乱,屠各多部逃往荒凉的朔方郡。

    十月初,军情入离石城,众胡将会见堂中。

    “单于,兰野一死,上郡南部无人驻居,牵连本将辖地,本将请归杀敌。”

    匈奴诸部虽独霸并州半壁,但他们的统治方式与汉人大有差异,因匈奴的游牧习性,多逐草而居,至于各城仍由汉人经营耕种,进而匈奴大部落可敛收冗重的赋税以及一时兴起对城池复行劫掠,这样一来大部落便有了双份钱粮。

    但此作法的弊端:一为对城池统治力薄弱,二是长年掠夺与汉民结下仇怨。故而朝廷兵马一至,便可轻松夺取城池。

    “卜丹,各方城池我等日后夺回便可,今当务之急是杀退陈道所辖的朝廷主力。”

    呼厨泉摇头不允,匈奴居并州,占的是肥美草地,优质牧场,而汉家城池大多数已被他们掠夺一空,至于对汉家城池的税负收入有则更好,无则也罢。

    “单于,我等已经在此空耗一月,若上郡被汉庭所占,难保他们不会兵出白土城,进而攻占美稷王庭,之后对离石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届时我等可还有活路?”

    一直叫嚣主战的卜丹话风突变,想要回防转守,此前是没有涉及自身利益,现在可做不得大度了。

    “单于,卜丹虽有私心,但言之有理,若我等此刻再不起攻势,定会被上郡兵马掣肘。”去卑心中也勾勒出了战局全貌,只叹陈道吸引了他们的目光,浪费了太多时间。

    “单于,尔等要攻伐是尔等之事,本将需立即回防,告辞。”

    卜丹这般铁了心是有原因的,屠各虽有近十万众,但并非都归卜丹所辖。

    卜丹杀了兄长白马铜,此举是为讨好呼厨泉,不过休屠胡内部仍有诸多老狼不服卜丹这个篡位继承者,故而卜丹直辖兵马只有中庭大帐。

    现如今休屠胡诸部被朝廷逐杀,若他不回防稳定军心,极有可能上演各大部落另推举休屠单于的戏目。

    “卜丹,你敢违逆本单于的命令?”呼厨泉拍案怒骂道。

    “呼厨泉!你可有良心?本将为了你杀了同胞兄弟,现如今你要陷本将于万劫不复吗?”卜丹对弑兄丑事丝毫不加遮掩,可见此刻心情是何等急躁。

    “卜丹,你……”呼厨泉一时语塞,当初就是他暗连卜丹屠杀白马铜全家,如今休屠胡内部产生分裂,也有他的责任。

    “单于,待本将杀了张合,平定上郡,必火速来援。”

    这不仅是一次危况,更是卜丹一统部落的机会,只要他打退上郡兵马,那他的功绩就可以掩盖弑兄之过。

    “罢了,你且回上郡吧!”呼厨泉知道留不住卜丹,只得甩手将其驱退。

    “多谢单于。”

    卜丹即退,堂中诸将心怀各异,呼厨泉现在一想到陈道比吃了瘟羊还难受。

    “单于,陈道此獠恶心至极,驻兵永安日日叫器,我等再不出兵,为时晚矣!”去卑开口再谏。

    “可他大敞河东门户,必定有诡诈之计啊!要不等卜丹平定上郡,合兵再战。”

    乔小月现在也没了主意,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陈道就像一只食腐秃鹰,盘旋于半空之中,只等下方的狼群出错,更恐怖的是这只秃鹰是吃饱了才出门的,有的是精力和狼群消磨时日。

    “不可再等!明日我等便发兵蒲子城。”

    呼厨泉拍膝下令,现在河东就算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了,匈奴部落家底没有汉庭雄厚,若是再拖,诸胡内部分歧更大。

    翌日,匈奴王庭双部以及四大部落兵出离石城,入中阳地界。

    ………………………………

    十月初五,天寒,叶落秃枝,庭草附霜,又见北国风光。

    院中亭煮酒,陈道盘坐于火炉旁,盯着通红的火炭发呆,其身旁木案之上放一书简,卷上写满了工整的隶书,通篇只“张芙”二字。

    “踏踏踏!”

    值此刻,徐晃三人入院,醒惊了飞思的陈道。

    “明公,匈奴出兵了,已过中阳城。”徐晃神情亢奋,一月对峙终是有了结果。

    “哦!贫道还以为呼厨泉单于能再坚持一月,怎此刻便出兵了。”

    “刷刷!”

    陈道抖落竹卷,斜靠于火炉旁一览,随手把军报弃于木案。

    “明公,上郡已失半壁,呼厨泉若再不动兵,儁乂将军要犁庭扫穴了。”赵云自斟温酒,一饮而尽。

    “都督善阳谋,呼厨泉不得不接招。”田豫双手挟于酒鼎侧取暖。

    “都是兄长的功劳,不过我等也该动身了,需好好招待一下单于。”陈道为众人再斟一碗水酒。

    “明公,此次匈奴出兵,定是孤注一掷,末将以为他们不会伐城。”

    “轻兵行险?”陈道眉头一皱,认真思虑徐晃之言。

    “对,末将以为匈奴此行会绕城取地,引我等出城与之野战,最大程度发挥骑射优势。”

    攻城是战事中最耗时,且人员伤亡最惨重的战法,匈奴若急于求胜,定会劫掠周边地界,引汉兵出城聚而歼之,毕竟草原部落最擅长的就是野战。

    “不占城,他们如何走粮道?且匈奴入河东腹地,难免深陷重围?”田豫的作战经验都在青州,是汉家兵马之间的交锋,对这匈奴战法尚不熟悉,故而心有疑问。

    “国让,深入腹地也需要出兵包围啊,而匈奴人就是在引我们出城一战。至于粮道他们根本不需要,乡堡、坞村、屯庄甚至居地散户都是他们掠夺的目标,粮食不够人来凑,杀人以烹,食作肉脯。”

    当年徐晃和吕布伐鲜卑常遇到这种情况,异族人视汉民为双脚羊,屡见不鲜。

    “嘶,此事的确是贫道考虑不周,那子龙与公明互换攻防。”赵云是陈道麾下的多面手,守城绝佳,野战更强。

    “明公,末将也可野战,子龙依策行事便可。”徐晃不愿错过此次正面撼杀匈奴大将的机会。

    “公明,云的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