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二五四章 满朝皆匹夫
    七月初五,南匈奴诸部同时攻下蒲子、永安、北屈、杨县、平阳五城,入城伊始大肆屠戮汉家百姓,夺粮抢金。

    初六,华雄领五千潼关营驻扎襄陵,王邑集结五千余郡兵乡勇驻扎临汾,且将战况快马报入长安。

    初八,快马入函谷关,见潼关营大帐。

    “王方战亡,两千凉骑尽没。好!好!好!”徐晃手持战报,目色阴沉至极,一连三个好字,让潼关诸将皆作低头。

    “司马朗!”

    “末将在。”

    “写奏文,同表函谷关一众武将,本将不踏破美稷城,此事绝不罢休。”

    徐晃与潼关营已融为一体,王方是他治下健将,今连同王方在内的两千凉骑遭人屠戮,徐晃岂能不报此仇!

    “是,将军。”

    翌日,快马同带奏文入京兆尹……

    话回长安陈府,近日三辅粮食丰产,政务井井有条,陈道也落了少有的空闲,在家中陪一陪妻儿。

    内院中,陈道抱着女儿张芙在阶前走动,曹家三子跟在其身后嬉戏。

    “张叔父,让我们也看一眼张家小妹呗!”曹丕连蹦带跳的说道。

    “那你们可不许高声。”陈道蹲下腰身,曹家三子围作一圈。

    “和曹熊一样丑!”曹彰率先发出点评,与卞氏新育的四子相比。

    “让我也看一眼。”曹植年龄最幼,被两位兄长挤到陈道身侧,几次垫脚无果,急得直摇头。

    孩童吵闹晃动惊醒了幼女,一声啼哭传响庭院,陈道还没学会如何哄婴孩止啼,立即起身跑向房中:“夫人,快快快!小祖宗醒了。”

    曹家三子见状,躲在门外偷看。

    “彰弟,张家小妹怎这般爱哭?”

    “兄长说过,打一顿就好了。”曹彰说着自己的亲身经历。

    “要我去告诉张叔父吗?”曹植信以为真的问道。

    值此刻,家侍走入院中通禀:“二爷,荀仆射来了。”

    “好!且让文若稍坐片刻。”陈道将女儿交给董白,换了一身洁净衣袍,去了外堂。

    陈道初入堂,见荀彧面色不佳,即收了笑容,慎重问道:“文若,有事?”

    “匈奴兴兵南下,寇犯河东北境五城,屠民两万余,潼关营骑都尉王方战亡。”荀彧说话间竭力压制愤怒,让自己保持平静状态。

    “何人领兵?”陈道长舒了一口气,落座席位,整理衣袍。

    “匈奴单于呼厨泉领五大部落以及於夫罗所留的汉胡骑。”

    “军情入尚书台了?”

    “陛下已知,应在午后便会召集群臣。”

    “嗯!文若先回去准备吧。”陈道微微抬手道。

    荀彧即走,陈道闭目坐于席间,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卫士令田豫入府。

    “陈光禄,陛下召群臣宣室殿议事。”田豫如今做了卫尉马腾的属将,俸六百石,也算一步荣宠,多方行事也加了小心恭敬。

    “知道了。”陈道还在闭目思虑,田豫见状欲要退出厅堂,突然陈道又开口:“国让。”

    “末将在。”

    “汉室真的弱了吗?还是说匈奴这些年忘了疼,人人不畏死?”陈道悠悠发问。

    “中原纷争难休,边疆异族不断侵吞汉土,此番行径人人得而诛之。”田豫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嗯。”陈道缓缓睁开双眼,思绪已然落定:“来人。”

    “二爷吩咐。”

    “把本将的鱼鳞甲和揽地袍取来,单于兴致如此高昂,本将若不作陪,有失地主之宜啊!”

    ………………………………

    申时,未央宫门,起了喧嚣。

    刘虞等一众辅政大臣皆至,贾诩,荀彧立于中列。

    “荀仆射,今日怕是免不了一场唇枪舌剑了。”贾诩看了一眼刘虞说道。

    “那贾仆射会站定何方?”荀彧颇有兴趣的问道。

    “诩说了不算,也不敢妄言。”贾诩只做分内之事,秉持着为人越简单越好的信条。

    约过了两刻左右,卫尉马腾入宫,今日他退了朝服,重披征西将军铠甲。

    马腾即落定,与众人道了一句客气。刘虞目色微微不喜,却无多言。

    之后,御史中丞崔琰入场,也未穿官服,着上军校尉甲胄。

    “季珪兄,平素可不见你这身穿着啊!”张既笑道。

    “今日琰不是朝廷执法者,只是一匹夫尔。”崔琰向马腾拱手行礼,二者相视一笑。

    继,多见景桓党人披甲,只要是在军中履过职,无一例外,此间各家并无商议,纯属自发决定,这朝中百官少说有三成都变作了武将。

    申时正刻,陈府车马停在了宫门前,道人下车望了一眼场中百官,摇头一笑:“看来今日的匹夫,不止贫道一个。”

    “踏!”

    行军靴落地,鱼鳞甲耀光,右手一展揽地袍,左手挎那中兴剑。

    这身盔甲跟了道人十余载,从北中郎将开始,到幽,并都督,再到近日的凉州都督,这与当年灵帝遗诏的期许只差一个冀州都督了。

    道人缓步走过众人,景桓党人无论文武目生赞许,这也是他们聚在一起的初衷,相较于中原内乱,逐胡守疆他们更有兴趣,哪怕因强而亡,也要虽远必诛。

    “踏!”

    陈道步伐落定,停在了群臣最前列,与太尉刘虞并肩,若放在平时,道人绝不会如此自大,但今日不同,道人必须向长安朝臣表明这个态度。

    “刘太尉,得罪了。”陈道并未转头看刘虞,也没有用敬称。

    “末将参见大都督。”

    以马腾、崔琰为首的一干武将皆单膝跪地。

    “臣拜见大都督。”

    以荀彧、田畴、张既、钟繇为首的一列文臣皆躬身作揖。

    此间占了长安朝臣的六成之数,全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