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二五一章 生子
    兴平二年三月初,刘范归长安,同押朝贡粮一万余石,随行蜀地中郎将吴懿等人。

    时尚书仆射贾诩亲迎城门接待蜀中官吏,引众人入宫,拜谒雍帝。

    会逢宣室殿。

    “臣吴懿拜见陛下。”

    吴懿,字子远,兖州陈留人氏,其叔父吴匡乃是何进手下将领,而其父与刘焉颇有交情,刘焉谏言废史立牧后,其父举家跟随刘焉入川。

    之后,刘焉自造舆辇,有自立为帝之心,且蜀中相面筮人言吴懿之妹吴苋有极贵之资,于是乎,刘焉让刘瑁娶了吴苋为妻,自见吴懿与刘璋攀上了亲戚。

    “吴卿请起,朕的兄长近来可好?”刘协不以官职称呼刘璋,以示双方亲近。

    “有劳陛下挂怀,刘益州得了陛下诏旨,心情大悦,体态康健。”吴懿从始至终低头恭立,不敢做丝毫越矩之事:“陛下,刘益州特命臣下朝贡粮草十万石,除此次押送之外,其余粮草已入汉中郡。”

    “哈哈哈!益州牧有心了,昔年米贼盘踞汉中,断了朝廷与益州的联系,今见益州牧来朝,朕甚慰。”刘协打开竹简一观刘璋书信,见了字里行间的恭敬才满意的点点头。

    吴懿闻声再言:“陛下,臣此次前来还有一事相求,望陛下成全。”

    “吴卿请讲。”

    “今朝廷与益州道路通达,有民生互惠之便,刘益州想请陛下开通各家商路。”益州以十万石粮食作价,欲和朝廷互通有无。

    “此事不难,朕允了。”

    早在去岁旱灾时张世平便以凉州马换过蜀中粮,且川地商人的帛锦长安多坊可见,今日不过是将其搬上台面罢了。

    “多谢陛下。”

    吴懿即退,殿中只剩刘范一人。

    “左中郎将,成都近来有何动向?”刘协眉目微微一收道。

    刘范并不知驱虎吞狼之计,提拔张鲁之事也是刘协有意无意间透露给他,刘范与刘璋是同胞兄弟,自然要将这紧急情况告诉刘璋,间接促成了计策。

    “成都一切平顺,人人感念陛下之恩。”刘范略显心虚的回应道。

    “哼!是吗?”刘协语气突变,吓的刘范伏地跪拜:“左中郎将莫要忘了,你可是朕的忠义之臣啊。”

    “陛下恕罪,末将却有隐瞒,末将一时顾念兄弟亲情,将张鲁之事告知了益州牧。”

    “之后呢?”

    “益州牧召张鲁回成都,张鲁推脱不愿,故而益州牧囚禁了张鲁的母亲与胞弟。”刘范将实情一一道来。

    “罢了,张鲁是益州牧的属臣,朕也不会横加阻拦,不过日后还望左中郎将对朕以诚相待。”刘协心中大喜,但面色仍作微怒。

    “末将谨记陛下教诲,绝不敢因私情而误公事。”刘范拭去额间汗水,半载不见,雍帝气势更加浑厚了,让人不敢直视。

    “哈哈哈!兄长今日便留在宫中用膳吧,我等兄弟说些私心话。”刘协开口宽慰道。

    “是,陛下。”

    …………………………………

    五月初五,陈府,董白临盆产子。

    陈府庭院人员往来密集,陈道立于房前来回踱步,崔琰,张行,曹昂三人作陪,时闻房中传来哭喊声,陈道心情更显烦躁。

    “仲定,莫要过于着急,定会母子平安。”崔琰今晨本欲去华阴县,但陈道请他来作陪,他已在房前站了一个时辰。

    “嗯。”陈道重重点头,心中却不敢懈怠丝毫。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房中传来婴儿啼哭,陈道几人突兀惊起,涌至房前。

    “陈光禄好福气,夫人诞下陈家大女。”老妪出门道喜。

    “好!好!好!人人有赏,人人有赏!”陈道喜极大喝,老妪将襁褓婴孩抱出,交由陈道一观。

    陈道初抱女,尽显手忙脚乱,老妪帮他调整了数次,陈道方做得心应手:“嘶!怎如此丑陋?”

    “哈哈哈!仲定,孩童初生,相貌未全,徐徐长之便可。”崔琰以过来人的身份劝导陈道。

    “原来如此,贫道玉树临风,夫人天仙之资,想来也不会落个丑儿!”陈道无耻自夸道。

    “仲定,为兄可听不下去了,为兄这便走了。”崔琰鄙夷的看了一眼陈道,大步出院。

    “兄长,晚间还要饮酒呢?”

    “待琰从华阴归来再说,莫让小儿受了风寒。”

    崔琰一句提醒,陈道连忙带着女儿入了房中,董白一脸寡色的躺在床榻之上,见了陈道挤出艰难一笑。

    “夫人受苦了,你给张家立下了大功,贫道日后定将你供起来不可。”陈道落座床榻,将女儿放于董白身侧。

    董白微弱开口,陈道凑近一听:“陈郎不怨是个女子?”

    “女子好啊!男儿有何用?贫道就喜欢女儿。”陈道连连摇头道。

    “陈郎喜欢就好。”董白双目渐困,声音愈发微小。

    “夫人且好好休息。”陈道望着董白安睡,在榻边静坐许久,此间思绪复杂异常……

    是夜,陈道与张世平父子坐于庭中用饭,张世平问了几句董白体况,陈道皆说甚好。

    “仲定如今有了子嗣,老夫也就放心了,一晃十多年了,老夫当初还想在中山无极的甄家与你二人说亲,只叹世事无常啊。”张世平说起了二人年少事,期间殷切盼望多落空,更谈起了当年的抉择。

    “兄长莫要自责,贫道若不去那清河郡,不劝崔、张两位兄长兴义兵,哪有今日的陈为公啊!”

    陈道与张世平是亲兄弟,自然也不会把这些小事挂在心上。张行则低头不语,幻想如果自己去清河郡,能不能做到叔父今时今日的位置。

    “仲定、孟衍,老夫明日要入蜀地了,此去川中少说也需要两年,为朝廷促成蜀粮出川,凉马离朝,待做完这件事,张家便可及挤身大汉顶尖门阀,老夫这一生的心愿也就算了结了。”张世平自足的说道。

    “兄长在益州经营,千万不可去巴郡,张鲁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