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二三九章 张杨的信
    徐州,琅邪郡开阳城。

    兖州告急的书信传入城府时,曹操正与诸将商议攻取下邳国之事。

    初闻禀,曹营众将皆恐,唯曹操安然独坐,笑声朗朗。

    “诸将莫慌,吕布只一跳梁小丑尔,不足为惧,即日我军拔营回兖州即可,诸将且下去准备吧!”曹操说的轻描淡写,让众将安心。

    继,众将退,堂中只剩荀攸一人。

    曹操目色瞬间化阴,咬牙连拍三次木案:“陈公台!你这小人!”

    曹操此次征徐州记住了上次的失误,带了充足粮食,意在推平徐州,眼看就要成功之际,刘备,吕布一人给了他一记窝心重拳。曹操的此番怨念有泼天之盛。

    约过半刻,曹操平复心静:“公达,操若不要兖州,直取徐州呢?”

    荀攸低头思虑片刻:“明公,不可行啊!刘备驻小沛,可直接截断泰山,任城要道,将我军困毙于徐州,此举极险,回防兖州更为妥当。”

    荀攸常行奇策之人都说取不了徐州,曹操瞬间瘫坐席间,艰难开口:“公达,操攻徐州前后杀了多少人?”

    杀了多少人,曹操比谁都清楚,他的言下之意是后悔了,曹操的一时之念让他变了百万人屠。与初年理想渐行渐远。

    “明公,乱世需重典,果断杀伐,明公勿虑,吕布,陈宫非是明公对手,且许一载,攸定助明公平定兖州。”荀攸起身一拜,继道:“明公,莫说吕布,不谈袁术,且看河北袁绍,关西陈道,明公难道不想与他们争一争这天下吗?”

    荀攸要帮曹操再燃枭雄之心,岂可为区区一个吕奉先而止步呢?

    “哈哈哈!知我者,公达也!责令全军,即日拔寨,且让陶谦,刘备再苟活几年!”曹操目色再盛,张安,袁绍的模样从脑中闪过。

    “明公睿智。”……

    话回长安,三辅大旱如约而至,土地开裂,黄沙飞扬。

    时见华阴县郊外田垄,坝水过沟浍,滋润泛黄的粮苗,极目望去,百姓殷勤于阡陌,打井水灌田。

    田垄外侧,道人带斗笠,后随华阴令。

    “能保住几成田亩?”陈道弯腰抓了一把黄土,土质干燥,无丝毫水份。

    “若再殷勤些,可保六成。”杨修连日奔波,面相黝黑,衣衫尽是土尘。

    “六成吗?”

    陈道长叹了一口气,即便朝廷提前动作,也抵不住天灾。

    “先生,汉中未受旱灾,若能产出丰年粮,足以接济凉州。”杨修思绪极快,已经帮陈道想出了对策。

    陈道微微点头,不再言语。他这一月从高陵至陈仓,再走华阴,三辅全境唯段煨保住了八成粮苗,看来今岁要过个贫困年了。

    值此刻,远处官道来了一骑,勒马于二人身前。

    “报!奋威将军吕布与陈留太守张邈共反曹操,攻占兖州。”

    “嘶!”

    陈道倒吸了一口凉气,吕奉先真是“忠义无双”啊:“何处来的消息?”

    “河内太守张杨所呈。”

    “疾行长安,禀告陛下。”陈道拂袖驱退快马。

    继,陈道与杨修并行田垄,陈道一路低头思虑,杨修也不敢搭话。

    又过了半个时辰,二人走到田垄尽头,陈道目色大定:“德祖,杨司空近日可给你写过家书?”

    “前日来过一份,全是些问暖话语。”杨修眼神不作避讳,只谈父子亲情。

    “德祖勿虑,贫道是问司隶受旱灾了吗?”陈道笑意朗朗道。

    “父亲未言,许是没有。”杨修紧追陈道思绪,忽而双目一张:“先生要……”

    “且去备马,贫道去潼关营走一遭。”

    ………………………………

    翌日,陈道入潼关,与徐晃,司马朗,高顺等人会于关城主帐。

    “明公不是在各地查视灾情,怎么会来潼关?”徐晃命人搬来好酒送予陈道独饮。

    “顺道来看看,诸位,不喝一碗?”陈道笑饮道。

    “末将没那口福,明公畅饮即可。”徐晃治军极严,全营上下滴酒不沾,他自然要充当表率。

    “公明,现在弘农城何人驻守?”弘农城是弘农郡治所,但也是函谷关,昔日由徐荣领兵驻守。

    “王方,李蒙二军司马。”函谷关至潼关一道都是徐晃的领军辖地,其间军政由他一人做主。

    “弘农县今岁可受旱灾?”陈道起身立于图前再问。

    司马朗即答:“有些许螟蝗,但可自足函谷关守军。”

    “这么说司隶诸地未受旱灾影响?”陈道右手二指敲了敲地图上的河东郡,继道:“伯达,贫道听闻河东太守王邑治地有方,昔年可足於夫罗、韩暹以及弘农王所部?”

    司马朗闻言点头:“却有此事,河东地广,又得三方庇佑,丰年粮产可足司隶诸郡。”

    “这着实有趣啊!如此沃土无人取,看来这位王使君周旋各方的本事也不弱呀!”

    现如今司隶地:长安朝廷与白波军以陕县为界瓜分弘农郡,河南尹最为凋敝,由刘辩领洛阳文武统辖,河内郡归属两面三刀的张杨,王邑在群雄环伺的地界还能将河东郡经营的有声有色,可叹是个人物。

    “明公想取河东郡?”徐晃一听有仗打,立即来了精神。

    “公明此言差矣,王邑可归属了弘农王?”

    “不曾,只是接济弘农王,顺应朝廷法令。”

    “由此可见王使君是朝廷忠义之士,贫道怎忍心将其弃之不顾?弘农韩暹,河内张杨哪里有兵马去保护这位大汉的好郡守,这种麻烦事还是交给朝廷来做吧!”

    河东粮产可解三辅燃眉之急,陈道自是有兴趣,但他对弘农,河内,河南等郡并无伐取之心。

    有了河内张杨,朝廷便无需直面袁绍,曹操;有了弘农韩暹,那朝廷与刘表、郭贡也有了缓冲地带;这样一来各家都放心,可大量减免直接利益冲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