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二一六章 情景互换
    且说朝廷三路大军封堵枹罕山谷栈道,反贼快马即探知,报于中军营,霎时间人心惶惶。

    只见反贼众将接二连三的进了中军帐,帐内声音嘈杂。

    朝廷大军来的时机太巧了,韩遂还没有做任何守城准备,四墙城楼垒尸盈盈无从下脚,城内藏匿的张安残部还在不断袭杀落单的反贼联军,韩遂此刻再听到众将求策,心情越发烦躁。

    “诸位且静,事已至此,唯有两策可行,一是固守枹罕,清理城墙,剿灭张安余部。二是整军出谷,破开围势。诸位赞同哪一策?”韩遂抬手,帐内静默。

    约半刻,成宜出列:“都督,我军攻城已疲,可先入城养精蓄锐,伺机再破谷前汉卒。”

    “入城也可,但陈道残部一日不除,夜夜袭击,致使我军士气更显颓迷,又当如何?”马玩曲部昨晚在城中安民巡查被司隶残卒袭杀了五六百人,对此深有忌惮。

    “哼!几千众的时候都不惧,现在却怕这区区百人,韩都督要除此贼只是举手之劳。

    屠尽满城,看他们如何躲藏!”胡沁目色狠毒的说道。

    “不妥,既然要入城坚守,就要有长久打算,这城楼城下的尸体都极容易引发瘟疫,更何况再杀这万余人,届时汉庭兵马一围,我等从何处抛尸?”

    “这也不行,那也不妥。那你们慢慢商议吧!”胡沁转身出帐,自顾盘算生路。

    “都督,我等也告辞了。”成,马同时起身,少了昨日的阿谀奉承,只叹:大难临头各自飞。

    韩遂强行压制怒火,望着这些反贼将领一一离去,他也明白这薄弱的维持撑不了多久,内乱的苗头会越烧越旺。

    “彦明。”

    “末将在。”

    “领全军入城,先行清理城楼,重布城防。”

    韩遂慢悠悠起身,看了一眼成公英,成公英则低头沉思,从始至终未发一言。

    “哼!”

    韩遂甩袖出帐,做的强硬……

    次日清晨,枹罕城北侧街道处响起整齐的步伐声,金城卒挨家挨户踹开房门,将各家百姓汇聚于城北土场。

    此间老弱妇孺皆在列,喊叫求饶声不断,但金城卒个个持长戟将千余百姓环围,只要谁敢踏出此圈,刀剑不饶。

    约过半个时辰,金城将麴演现身,麴演腰佩短刀走至临时搭建的高台处,后方士卒敲响军锣,声传街巷。

    “陈道听真!”麴演宏声开口,数百甲士齐声再传。

    “今日你若不现身,本将每隔半刻便杀一人,直至屠尽全城百姓。”

    声即达,麴演抬手下令,一位金城卒从百姓群中扯出一老妪,不由分说,一刀毙命。

    老妪血染土场,百姓人人惊恐,个个埋怨陈道为何不早死,连累自家性命。

    战时最贱不过人命,刀刃悬颈也就片刻功夫,说话间土场上绝息十数人。

    “嗖!”

    值此刻,一发冷箭从街巷口房窗中射出,命中一位金城卒后背,致其身亡。

    “韩遂老儿听着,我家都督邀尔等去河首皇宫死战,莫要再杀此间无辜。”

    “冲杀上去,生擒此贼。”麴演见蛇儿出洞,立刻命卒合围房屋,但当他们闯入房门时,屋中已无人影。

    午时左右,韩遂亲率五千卒合围河首皇宫。

    “守住各处要道,本都督要手刃张安,破门!”

    宫门前横七竖八躺了数十位守殿的金城卒尸首,加之宫门紧闭,韩都督的火气更盛了。

    “嘡嘡嘡!”

    沉重的撞门声响彻宫殿石场,仁德殿中司隶卒数排并坐,右手皆持刀,神色多显疲倦。

    街巷袭杀致使司隶营不足两百人,且全员负伤,已至山穷水尽的地步。

    “文远,备酒!贫道为众兄弟斟酒。”

    陈道靠坐在高台处,面色寡白,额前虚汗不断,陈都督左腿处的刀伤恶化严重,原来是简单包扎,加之一昼夜未停脚步,导致皮肉外翻,血脓蚀骨。

    “都督莫要起身,辽来吧!”

    由于随军医卒战亡,是张辽亲自为陈道处理的伤口,像这种伤势莫说是行军袭杀,就连缓步行走都成问题,但陈道硬生生的撑了一天,且还杀了六人,这份坚韧武人难及,更何况陈道是文官谋将。

    “无妨!”陈道眉头一皱,艰难起身,孔显抱瓮紧随其后。

    陈道一瘸一拐的来到第一位司隶卒前,司隶卒看着陈道左腿污布上渗出的鲜血,连忙单膝跪地,递上右肩让陈道落手支撑。

    “年几何?”陈道平淡开口,额上的汗珠滴入司隶卒的酒器中。

    “二十有六。”司隶卒朗声答。

    “长贫道两岁,兄长,请!”陈道斟酒入器,强挤笑意。

    “都督。”司隶卒一时失声落泪。

    陈道拍了拍司隶卒肩膀,转走下一人。

    有了先例,另一位司隶卒同样也跪地递肩,陈道还是问了几句家常,给予同战多日的兄弟暖意。

    当陈道走至第十六人面前时,宫门告破,厚重门板倒地的声音传入殿中,陈道身形微微一顿,复而笑看此卒:“兄弟,贫道记的你,那日那两掌势大力沉,险些要了贫道的性命,来!满饮此觞。”

    “多谢都督。”

    第二十人左右,殿外阶前起了踏步声,陈道示意让孔显放下酒瓮:“各位兄弟自来盛酒。”

    继,其余司隶卒纷纷起身自盛,孔显也给陈道递了一觞。

    陈道高举杯:“诸位兄弟,莫怪贫道自私,为了我等百余条性命搭上全城百姓,非英雄所为,非君子所为。”

    “都督大义,我等誓死追随。”众卒答。

    “哈哈哈!许有半年,凉州也会重归王化,迎墙远望阡陌交通,顺河而行人人自足,穿沙走洲牛马遍地,我等为此一战,可称生平幸事!”

    陈道弃了酒器,拔出腰间中兴剑,双目紧盯殿门,左右士卒自觉立于其身后,张辽扬刀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