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一九二章 朝廷难,陈道更难
    初平四年初夏,雍帝命孔显,皇甫寿坚二将领司隶卒走右扶风汧县,入汉阳郡陇县,经略阳城,入冀城,后兵分两路,驻獂道,平襄二城,打破了凉州格局,将凉州人口最多的汉阳一地收归朝廷。

    司隶卒即落寨,朝廷表金旋为左冯翊,兼西中郎将,重塑金门辉煌,之后又任张既为汉阳太守,急赴冀城处置民情。

    时月末监军贾诩入汉阳,随行者乃扶风马超,添为征西营军司马,领两千骑甲。

    时见汧县境内官道。

    大纛旗书“马”字,骑甲个个精壮,全为马腾旧卒亲随,征西将军为了儿子安危也是不留余力。

    军前列见两骑。

    为首小将军面如冠玉,目似流星,虎体猿臂,彪腹狼腰,身上扮相鱼鳞甲,揽地袍,赤金冠,虎兽带,与陈从事如出一辙,只有这兵刃换了钩镰亮银枪。

    “文和先生,前方便是汉阳郡了。”马超第一次做一营主将,举手投足间神色高昂。

    “入了汉阳,我等直走平襄城,与皇甫校尉屯军一处。”贾诩点头说道。

    “文和先生,朝廷未攻,先得汉阳,实乃天助啊!”马超对金氏之举也颇为敬佩。

    “未必是好事,时候太早了!”贾诩平静的说道……

    话归冀城。

    张既到任之后,即令各县官员上报府库存储,后又令随行官员暗访冀城周遭民情,所得的结果并不乐观。

    时见太守府,张既已三日未曾合眼,案上仍堆积了如山的卷文。

    “使君,各县皆上报无钱无粮,请求朝廷资助。”

    “使君,冀城周边瘟疫盛行,民情达鼎沸之势。”

    “使君,据初平元年至今卷宗记载,汉阳郡多地反叛,人人憎恶官府。”

    随行官员口中颇有埋怨,左冯翊可比此处强多了。

    张既抬手制止众人道:“金冯翊能献汉阳便是大功,且凉州民情皆如此。我等不应该埋怨他人,先抚民情为要。”

    “是,使君。”

    遂,张既广发布告,招揽医者抑制疫情,又去书给荀彧,让朝廷拨粮赈灾。

    五日后,见荀尚书府。

    陈道人已在旁坐等了半个时辰,但荀彧却仍低头处理卷文,丝毫不理会陈道。

    “文若,渴了吧!贫道给你斟茶。”陈道瞧了间隙,立即上前插话。

    “仲定,彧也无能为力,汉阳民情汹涌,加之朝廷兵甲入境,若有奸人挑唆,片刻便见反势,朝廷府库的粮食既要供给司隶卒,又要顾及民情,十日之内便至穷途。”此月正值青黄不接,汉阳民情之恶劣超出了众人的预计,荀彧近日也不轻松啊。

    陈道皱眉不言,战事一起,朝廷的问题逐步暴露。

    “呼!文若且先供给,容贫道想个法子。”陈道不再为难荀彧,快步出府。

    “朝廷难,仲定更难啊!”荀彧望了一眼道人远去的背影,他身上的担子远比其他人更重。

    ………………………………

    话归金城郡。

    韩遂听闻朝廷收复汉阳郡之后,急帐下文武议事。

    昔年韩遂在陈仓吃了大败,后又经内部混战,元气大伤退居金城,五年光景厉兵秣马,如今实力又复兴盛。

    时见城府内。

    “诸位,小皇帝占了汉阳,这是要对凉州动手了,我等不可坐以待毙。”汉阳是金城与右扶风之间的缓冲地带,朝廷兵驻此地无异于宣战。

    “明公,雍帝意在一统凉州,我等需联合凉州各强,方能与之匹敌。”开口者姓阎名行,字彦明,凉州金城人氏,添为韩遂帐下第一将。

    “对,武威的张猛,陇右的羌氐便是上佳盟友,右扶风富硕,他们定会动心。”韩遂觊觎马腾的右扶风久矣。

    “末将愿前往陇西,武都为明公游说众羌,届时再起十万兵马,看雍帝如何阻挡?”凉人不擅阴谋诡计,就喜欢明刀明枪,偏偏这种横冲直撞的莽夫大多数人都挡不住。

    “哼!只要我等一攻,便会有如云的附和者,看小皇帝如何作挡!”

    翌日,阎行走陇右,武都联合各羌,韩遂反抗朝廷的声势逐渐扩大。

    时武威太守张猛听闻后立刻举兵援助韩遂,同郡梁兴也在土豪资助下立旗。

    时北地郡内,河东人侯选,程银,李堪各自聚集数千部众起事,依托声势劫掠百姓。

    时安定郡贼张横受豪强资助,也兴兵为祸。

    后添张掖,酒泉,敦煌等地豪族与胡虏并入韩遂大军。

    时至五月末,见金城歃血台。

    韩遂着玄色盔甲立于高台之上,下方沙场共计一十八路反贼使臣。

    “蒙诸位不弃,荐文约为盟主,文约愿领这凉州都督,率诸位共覆长安。

    凉州自古苦寒,百姓无衣食天不怜见,战事无休止君作罔闻,吾辈虽有骁勇之力,却无报效之门,亦遵先贤之言,敢问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韩遂已洋洋洒洒念了半个时辰的檄文,下方各家却作困惑状,根本听不懂韩文约在说甚,更有羌氐大声埋怨汉人的繁文缛节。

    “韩盟主,你且说如何做攻?破了长安又如何分钱粮?”

    “还没听过当反贼要约法三章的?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至理名言。”

    “韩盟主,你若再读这些,我等便走了,各自为战,各自抢掠吧!”

    韩遂见状只得说些实利,挽留各家异族,这才使众人得了欢喜颜。

    “诸位,今日暂且议罢,望各家谨遵本盟主调令,莫要擅自出击,招致覆灭。”

    “愿听盟主吩咐。”各家违心的应承了一句,真当抢红了眼,自己人不杀自己人就算良善了。

    翌日,韩遂领大军出金城,兵逼汉阳郡,其余各家兵马相继动作,从武都郡至北地郡形成了环状包围,汉阳郡更是四面楚歌之境。

    至此刻,一场雍凉大战拉开序幕,对于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