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一八七章 奸雄曹操的兴起之路
    刘表攻占宛城后,袁术自汝南平舆城转走南阳北境鲁阳城。

    中军帐内,文武各站一列。

    武将者,以桥蕤,张勋,纪灵,乐就,刘详等人为首。文臣有杨弘,阎象,袁胤等诸人。

    时孙策将父亲孙坚的遗骨葬于吴郡曲阿,举家迁至徐州广陵的江都城,闭门守孝,至今未归。而孙坚旧部由孙贲统帅,暂驻扬州,并未参与回防事宜。

    “且都说说吧!如何攻破刘景升这小儿?”袁公路面色阴骛,自襄阳一战后他与刘表达成了和解,未曾想在这关键时候刘表竟从背后捅了他一刀,豫州的大好局面也岌岌可危,突然间袁术觉得兵出扬州不是什么好计策,悔之晚矣啊!

    “主公,刘表只是一守户之犬,主公若想取南阳轻而易举,但兖州曹操已兵进鄄城,危及豫州,不可不防啊!”

    阎象出列陈情,若袁术在攻取南阳时,曹操开拔汝南反插一刀,袁术就会变成失地困兽,届时只能退向河南尹,与张杨,白波军去争那荒凉的司隶诸郡。

    “依汝之见,要本将弃了南阳?”袁术辖地人口以南阳为首,如此富饶大郡,焉能弃之?

    “非也,敢问主公,刘表可会出荆州?”

    “此贼性情懦弱,只怕攻取南阳都是谋士之见。”袁术不屑说道。

    “那曹操可敢出兖州?”

    “此獠岂是安守之辈,贪心之盛人人皆知。”袁术憎恶的说道。

    “诚如主公所言,曹操之患远胜刘表,如今主公麾下兵多将广,而曹操新立兖州,多有不臣之辈,如此良机主公为何不伐取兖州?届时灭了曹操,并了郭贡,坐拥豫,兖,扬三州,再兵出荆襄,跨过江东也不迟啊!”阎象认为等曹操做攻,倒不如己方先出手,一记敲了这个隐患,日后高枕无忧。

    “曹孟德啊曹孟德!汝欺本将太甚!”袁术对这位旧识咬牙切齿,也决定听从谋士之言先伐兖州:“诸位可有讨曹良策?”

    值此刻,杨弘出列进言:“主公,曹操虽弱,但素有武略,不可小视,我等需邀劲旅共破之。”

    “何方雄兵?”

    “曹操逐杀青州黄巾军,与张角余部势不两立,主公可邀书黑山军同讨之,此外匈奴单于於夫罗兵驻司隶,昔年其人被袁绍所逐,必有怨恨之心,也可为主公助力。”杨弘择了两支与袁绍联盟有旧仇的军旅。

    “善,此事便交由汝去办。”袁术对这两标兵马没有寄予太大的希望,全当壮大声势。

    遂,初平四年春,袁术领兵出鲁阳,经颖川郡,进军陈留郡,驻兵封丘,又以刘详为先锋将,使其率兵入封丘东北向的匡亭,双军势成依托,可谓志在必取。

    话归鄄城。

    袁术入境带领了近十万雄兵,而曹操只有两万兵马进驻鄄城,亦是生死存亡关头。

    时见县府内。

    曹操端坐于正席,张行,曹昂二人立左右,木案上的图纸与军卷多数散落于地,曹操刚发了一场雷霆之怒,却不是因为袁术入境,而是下方席位独坐的戏荣。

    戏荣今日的脸色极差,时时喘咳,尽管他极力压制,但身体似乎不愿听其指挥。

    “志才,我等日后不食散可否?”曹操的语气似有哀求。今晨若不是医者及时,戏荣已殒命榻前。

    “明公,荣这毛病就如张安好美酒,郭嘉好美色,实难改之。”戏荣摇头浅笑,人生苦短,需及时行乐。

    “大战在前,志才如此体况,操怎能安心?”曹操立兖州,遍访名士,唯戏荣合乎性情,曹操实不愿见其早逝。

    “明公,此来小事不必挂齿,且听荣谈这战事,咳咳咳,袁术入封丘,多筑防御,似有与主公持久对峙之愿。”戏荣引话入正题。

    “哼!袁术营中少粮,拿什么与本将对峙?”曹操面上毫无惧色。

    “那明公为什么不把他引出来呢?”曹操的思虑不弱谋士,只需戏荣点播一句,聪明人便可明白。

    “嘶?先打刘详?匡亭的确是个好地方!”曹操连连点头道。

    “看来明公已知如何行军,那荣便先告辞了。”戏荣身虚,想要休息片刻。

    “志才,郭嘉到底是何许人也?”曹操见戏荣起身,又追问了一句。戏荣常把此人与张安并列,让曹操起了好奇心。

    “奉孝啊!竹林闲散客,隐世独居人。思绪比荣可活泛多了,上一句还在说酒论,下一句便是国家大义,等明公什么时候见了他就知道了。”戏荣也对老友生了思念之情,说话间身影渐远。

    “父亲,志才先生体中似乎还有毒散,昂立即命人去监看。”曹子修颇为忧心的说道。

    “不必了,戏荣这人改不了了。”曹操叹了一句名士风流,继道:“孟衍,你家叔父婚事就在近日吧!本将是去不了了,你与子修替本将走一遭。”

    曹操说到此处,面上笑容难抑,许是这么多年至交好友唯此一人。

    “是,明公。”张行心头一喜道。

    “父亲,战事如此紧急,且让孟衍一人去吧。”曹昂心系兖州,不愿去长安。

    “哼!袁术岂能与为父匹敌!见了仲定,帮为父带一句话:操不如他也。”

    曹操对关中战事已全数悉知,只叹昔年同志奔波的人就剩张安一个了,初识军前营,终为陌路人。

    “孩儿领命。”曹昂见曹操伤感,也忆起了当初要从父亲手中过继他的张叔父。

    翌日,曹操领大军攻匡亭,袁术傲慢,弃了工事,援助刘详,双军战于匡亭。

    袁术野战不敌后,败走封丘,曹操一鼓作气再围封丘,袁术弃城走襄邑,曹操紧追,与之复战。

    袁术再溃,又走宁陵,曹操亦追六百余里,袁术无奈只得退居九江,曹操这才罢兵停手。

    至此,袁术失南阳,又失豫州诸郡,只剩扬州九江等地,可谓遇了要命的杀才。实力一蹶不振,再也无法与其口中的袁家庶子争雄。

    而曹兖州则声名远播,成为关东诸侯中的佼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