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一七四章 搏虎老汉
    话表汉中事宜。

    时陈道任杜畿为汉中太守,张辽为宁汉中郎将之后,自领百余骑与张合走沔阳,出阳平关至武都郡,见沮县河谷林道。

    日西山,射林间斑斓,遇朔风,拂枝叶簌簌,踏马溅石,泥道起了奔雷响动。

    陈道与张合并驾在前,脸上遮了布巾,防烈风蚀面。

    “仲定,要不在前方山麓休息片刻?”

    “无妨,贫道纵马十年,些许朔风不在话下。再行些路程吧!”

    “且听为兄的,诸甲听令,临水扎营。”

    即士卒筑帐,放马饮水,起了林间篝火,稍歇脚步。

    火苗儿窜三尺,甲士围坐取暖,陈道,张合二人也在其列。

    时山林起了响动,滚石落入营地,且伴兽鸣。众将士惊,持兵刃闯林,迎足迹寻了两三刻,见一景。

    山北坡有一泥坑,坑中显一虎一人。

    此虎身长三米有余,黄额吊睛,膘肥体壮,前爪有些许血迹,后爪陷于泥渍之中,啸声不断,警示来敌。

    另一侧立一老汉,身高八尺,须发皆白,手持一柴斧,肩头爪痕处血液浸染,足下草鞋不知去向,只留一蒿根箍于脚脖处。

    “嗷!”

    吊睛大虫再次长啸,目中有些许畏惧,久久不敢动作。

    “你这畜生食了数十人,也有害怕的时候吗?”老汉抬斧挑衅,臂间的虬筋盘交如树根。

    陈道见状即刻下令:“入坑杀了这大虫。”

    “且慢,老夫一人自可应对。”老汉不领陈道情谊,踏步冲向大虫。

    吊睛虎迎敌后足发力,前躯高抬,双爪扑向老汉。

    爪起风声,老汉撤步挪移,灵巧身影自左侧与大虫交汇,在大虫背处划开一道血口,皮毛瞬绽,血肉外翻。

    “嗷!”

    大虫吃痛,欲跃出泥坑逃窜。

    “畜生休走!”

    老汉追打上去,弃了柴斧,双手擒住虎尾,与这斑斓兽较力。

    只见大虫后足强蹬冻泥,泥点尽溅腹部皮毛与老汉胸膛,咫尺泥台,难上一寸。

    老汉则臂膀通红,左耳泛血,双脚不住在泥地打滑,可叹高龄年纪仍有一虎之力。

    “哗啦啦!”

    初冬泥土不经踩踏,坑台半扇泥土显了松动,吊晴大虫左前爪踏空,翻身掉入泥坑。

    老汉脚下增了泥土,着力不稳,也随大虫后仰。但从始至终双手未松虎尾。

    “嗷!”

    大虫背部落地之际,突兀翻转,稳立在泥坑之中。老汉被这翻转力道拉扯,径直滑入大虫腹部,眼看就要露头于大虫尖牙之下。

    “止!”

    老汉眼明手快,侧目间看到掉落泥坑的柴斧,遂生急智,夺斧滑穿大虫腹部,双脚亦勾住大虫双后足。

    血溅,肠流满地,大虫躯体压在老汉身上,周围汉卒皆赞叹老者异人也。

    “各家看官可否帮老夫一把?”老汉声音从虎尸下方传来,方才与虎搏斗已然力尽,实在推不开这沉重虎尸。

    “快快相救老先生。”陈道命人搬开虎尸,老汉仰面躺在血泥之中大喘粗气。

    一刻后拒绝甲士搀扶的老汉缓缓起身,艰难爬出泥坑,走至陈道身前。

    “各位将军是何方人马?”

    “朝廷甲士借道武都,恰逢老先生搏虎,令我辈大开眼界。”陈道人躬身一拜,目存钦佩。

    “唉!老夫年迈了,若是遇在壮年,一把便可将这虎儿扯入泥潭,今朝却险些丧了性命。各位将军稍待,容老夫清洗一番。”老汉听闻陈道众人是朝廷兵马后,面上生了客气。

    继,老汉临水洗面,染红溪流,后随陈道众人返回营寨,坐于篝火旁暖身。

    陈道双手奉上酒水问道:“老先生何故猎虎?”

    “此虫为祸久矣,应乡民之邀特来猎杀。”老汉满饮碗中酒,舌甘回味,久久难平,继而面色泛红,讪笑开口:“旦求小将军再斟一碗,老夫许久没尝过此中味道了。”

    “老先生只管开怀畅饮。老先生是沮县猎户?”

    “非也,这是老夫十年来第一次杀生。”老汉一无弓箭,二无矛叉,更不懂得猎户技巧。

    “那敢问老先生名姓?”

    “小将军可叫我虞老汉,老夫自灵帝年间便居于沮县山林。”虞老汉应答间又饮了一碗酒。

    “虞老先生一人猎虎,家中人不曾担心吗?”陈道还在旁敲侧击,追寻记忆身影,此间原因难与外人诉说。

    “老夫孤家寡人,无儿无女。”虞老汉摇头笑道。

    陈道眼中略显失落,起身施礼致歉:“在下唐突,老先生莫怪。”

    “哈哈哈!无妨,小将军可相信天数之说。”

    “何为天数之说?”

    “老夫祖上误过数百人性命,天降罚,故而无嗣。”虞老汉坦率直言,这也是他这些年极少杀生的原因。

    “在下是军旅之人,难信此中说法。”陈道戎马十年,手下枯骨何止万千,战场诛敌亦葬友,一句大义枉死多少生灵。

    “我家大父有一兄长曾在上党为郡守,身体健硕,无顽疾,二十年间取四妻未育一子。这可是天命否?”虞老汉扯起了家事。

    “虞上党?老先生祖上可是升卿公?”陈道双目一亮。

    “想不到还有人记得老夫曾祖。小将军学识不浅啊!”

    虞上党便是虞恭,其父就是汉安帝时期赫赫有名的虞翊。

    虞翊,字升卿,陈囯武平人氏。为官期间平定朝歌叛乱,大破武都羌敌,历任司隶校尉,尚书仆射,尚书令。

    “升卿公为官清正廉明,宁折不弯,能在大将军邓昭伯手中力保凉州不弃,在下钦佩之至。”陈道言语间肃然起敬。继而扶住老者双臂,关切问道:“老先生既是忠良之后,何故沦落至此?”

    虞老汉朗笑摇头:“小将军说错了,老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