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一六三章 赌一局
    是夜,潼关营中军帐,陈道人邀众将议事。

    “诸公,张鲁的快马已在日落出城,不需两日便会到达定军山,阎垣篱手中有五万兵马,我等该如何破敌?”陈道人此刻也拿不定计策,遂想集思广益。

    “禀将军,辽以为阎垣篱与征西将军缠斗多日,所辖兵马应有损耗,且其部奔波疲惫,若潼关营能在半路设伏,定可大获全胜。”张辽谏言放弃攻打南郑城,转攻援军,坐实围点打援。

    “不妥,阎圃此次支援南郑城,定是有备而来,自然也会料到我等半路伏击,若潼关营一击不得,反受两面辖制,落得腹背受敌。本将以为应在阎圃赶到之前攻下南郑城,据城以守。”张合想先擒住张鲁这张王牌,进一步打压米贼士气,让其不攻自乱。

    “伯侯先生,为何不言?”陈道人并未急于抉择,笑问末席的杜畿。

    “下官以为应攻入南郑城,与征西将军营内外成协,可灭阎垣篱一部。”杜畿也不想铤而走险。

    陈道人点头起身,走至图前,细观地势:“贫道在想阎垣篱是不是一个顶尖聪明人?”

    “将军此话何解?”张辽目色疑惑道。

    “凡智者,或有长谋,或有急思,就不知阎垣篱是哪一类?”陈道人用手指掸去图上的灰尘后又道:“若阎垣篱是普通聪明人,他会在定军三险留兵,毕竟门户一破,汉中一马平川。只要他这么做,我等或攻或守都能取胜。”

    险关留兵是最不明智的选择,一受马腾制约,二被陈道掣肘,间接交出主动权,只待朝廷大军一一击破。

    “若荀彧是阎圃,他定会率全军折返南郑,弃了门户,保了君上,以刘焉为依仗,以南郑为防城,迁居上庸,徐徐图之。”

    选这个办法的人对自己的内政有十足信心,且有忠贞之志,是人中君子。

    “若贾诩是阎圃,他定会杀了张鲁的快马佯装不知,全歼马腾大军,后拥立张家人为汉中太守,再杀贫道人马,确保汉中无虞。”

    这个办法是保全汉中的上上策,但泯灭人性,施行者心如蛇蝎,志比石坚。

    “诸位以为阎圃是哪一类人?”陈道人带换了三个思维,从中寻找对手的心思。

    “阎垣篱能想出请君入瓮之谋,下官以为非常人可度量。”杜畿坚持认为阎圃是汉中良士。

    “伯侯先生所言甚是,那阎圃到底是忠义之士?还是蛇蝎之辈?”陈道人生怕阎圃起了歹心,到时候不仅马寿成陷落此地,而且自己围南郑就会变成无用之举,陈道可不想再从子午道折返长安城。

    “都怪这马寿成,若非他误信奸人之言,我等岂会限于方寸地!”围南郑,控住的不仅是张鲁,亦是潼关营,奇兵被人知晓了位置哪还算得奇兵?

    “张鲁初入汉中时嗜杀无度,就连张修也死于其手,但阎圃入了太守幕府后,汉中形势好转,广施仁政,百姓乐道,这也是下官兵马如此之少的原因。”杜畿恨张鲁,却恨不起阎圃。

    “如此说来,此人的确是文武全才,改日定当一见。”从汉中旧吏口中能见赞叹话语,可知阎圃不是个擅杀之人,陈道人心中渐有成竹。

    “伯侯先生,你手下可有熟知定军三险地的义士?”陈道人返回坐席问道。

    “沔阳人氏的确有几位。”杜畿应答。

    “张辽何在?”陈道人目严开口。

    “末将在。”

    “令汝遣派快马,与汉中义士同走定军三险地,告知征西将军在阳平关修整后,依计策取沔阳,不得有误!”

    “末将得令。”张辽大步走出营帐,安排相关事宜。

    “张合何在?”

    “末将在。”

    “令汝在营前架鼓,每日率五十骑在山凹奔走,确保通鼓不断,旌旗不倒。”

    “末将领命。”张合接了军令,起身细问:“仲定,我等要撤军?”

    这是一个军事将领的敏锐嗅觉,大张旗鼓的假象下往往只剩一座空营。

    “然也!计策回归最初,这次不是奇袭上庸,而是截断张鲁退路!兄长说的对,骑兵自然要动起来,怎可成笼中兔,架上鹰?”陈道人要让阎圃竹篮打水一场空,且南郑围城是阳谋,他不得不接。

    “哈哈哈!这才有趣,本将立即去准备。”张合大笑出帐。

    此刻杜畿的神情有些怪异,似惊似喜。

    “伯侯先生,上庸攻取事宜还需你多多指点。”陈道人依重开口。

    “将军且慢,方才畿似乎听到张将军称呼官长为仲定,畿也知道一位仲定先生,不知……”

    杜畿对张安神交久矣,自灵帝年间便认定景桓侯是救汉第一人,如今观这二人态度心中起了涟漪,难不成景桓侯仍存于世?

    “伯侯先生说笑了,本将在未当官前是右扶风的泼皮,稀里糊涂混了一个道人身份,这才入了朝堂,也叹朝廷拔才不拘一格。先生且早些准备,我等明日出发。”陈道人摇头否认,追着张合而去,心中还惦念兄长保管的酒水。

    “哈哈哈!”杜畿听着这莫名其妙的自述,摇头突兀大笑,转走出帐。

    ………………………………

    话转阳平关。

    马腾已在关城休整两日,今日召华雄同议事。

    “将军莫要自责,胜败乃兵家常事,非一时荣辱可评一世功绩。”华雄见马腾近日心情不佳,故而出言安慰。

    “本将后悔当初未听子健之言,险些酿成了大祸。”马腾还是更喜欢在凉州驰骋,这汉中阴诡,不是直爽好汉待的地方。

    “报!有快马。”

    “何人消息?”

    “潼关营陈为公。”

    “速速让他进来。”马腾正襟危坐道。

    遂,快马入营,禀明细则。

    “怪不得,怪不得阎圃小儿会撤军,原来是后院起火,幸有明公相保,不然腾危矣。汝且转告明公,腾此次定依计行事。”马腾愁容解了大半,眼下又有立功的机会,可免被朝中士族耻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