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一五七章 汉中郡
    且说去岁,督义司马张鲁出阆中,沿剑阁栈道踏绵竹关,渡水到达沔阳,扣开阳平关,走马定军山,北夺天荡山。继而打通汉中平原腹地,杀太守苏固,强占汉中诸城,做得汉宁太守。

    年初,张鲁心生阴诡,驱兵逐杀五斗米教始创张修,独占米教师君,自创政教治安,以信徒御百姓传诚义之道,以神鬼立法度兼宽宥之举,春夏禁屠杀,禁酗酒,设立义舍,周济南来北往之民。虽得位不正,但仁义广布,引汉中百姓归心。

    此日,南郑城,太守府议事。

    堂中列坐五人,居首者身宽体胖,慈眉善目,有道人神韵,乃是汉宁太守张鲁。

    张鲁,字公祺,祖籍沛国丰县人氏,自称是留侯十世孙,其祖父张陵也是五斗米教创始,鲁父张衡早亡,鲁母深通驻颜之术,年老不见色衰,肤如凝脂如同少女,与刘益州有情谊,常在刘府行走,故君朗公对张鲁颇为信任,助其兵取汉中。

    “诸位道友,朝廷兵马不日便到沔阳,汉中形势危急,贫道欲求破敌之策。”

    阎圃的计策本可击退朝廷重兵,但军事无常,人心难测,羌氐不听劝阻,致使功亏于溃。张鲁只得另寻良计。

    “兄长,依弟之见,可在阳平关,定军山,天荡山三处设下重兵,配以能征善战之将,定可保汉中无虞。”张卫,字公则,张鲁胞弟,有急勇,无长略。

    张鲁闻言并未应答,转问新归的阎圃:“垣篱,如何破解?”

    “兄长,阎垣篱之策漏洞百出,此人不堪重用。”张卫自仗身份出言讥讽,更气恼兄长为何如此深信外人?

    “公则,不得胡言,垣篱先生有大才,吾等应虚心受教。”张鲁能从刘焉手下脱颖而出,岂是无谋莽撞之人。

    阎圃心间一暖,开口陈情:“明公,羌氐夺粮虽败,但无伤汉中兵卒士气,且拖延了朝廷行军步伐,更有利于明公谋划。”

    “败了便败了,哪有这么多推脱?”张卫与身旁杨任交头接耳道。

    阎圃充耳不闻,继续分析战局:“明公,雍帝坐拥三辅,兵多将广,粮草充盈,若不惜代价取汉中,汉中一郡恐是堪忧。敢问明公心中可有降汉之意?”

    阎圃也是新入张鲁帐下,对主上心思未摸通透,故有此问。

    “阎垣篱谁让你在这儿霍乱军心!两军未交,兵马未动,你便心生胆怯,怎可配称兄长军师!”张卫立即起身呵斥,未打先降乃将领之耻。

    “张公则!这是太守府,谁人给你肆意指责之权!”张鲁怒拍木案,汉宁新立,自家这位弟弟还未转换君臣思维。

    “可……”张卫正想悖上,杨任,杨昂立即将其拉回席位。

    张鲁面色稍缓道:“垣篱,贫道经营十余载得了汉中,着实不愿拱手送人。”

    阎圃心知降汉是最佳选择,届时汉中米教可传至三辅地,且张鲁等皆可封侯拜将,但张鲁要做挣扎,阎圃只能另想良策。

    约半个时辰之后,阎圃思定开口:“明公,圃有两策,请君静听。

    一为借势驱虎,羌氐夺粮之事朝廷与益州皆不知是我等所为,明公可利用雍州与益州相隔路遥,消息不通,散播刘焉二子被羌氐所杀,挑拨双方关系,坐实蜀中兵援,一旦蜀兵与朝廷兵马交战,起了死伤,到那时即使无仇,也变有仇。”

    “可有弊端?”张鲁细问一二。

    “此战在于持久,汉中可坐收渔翁之利,但蜀兵入汉中,明公仰人鼻息,且沔阳,南郑等城民生难以经营。”阎圃甚至都有想过将民众迁至上庸暗做发展。

    “那另外一策呢?”

    “二为困兽械斗,明公即日修书于征西将军假意投降,大开阳平关门,放马腾,华雄入关,之后驱重兵锁关断其粮草,在定军,天荡二山伏杀朝廷大军。

    此战在于速,要求各军配合严谨,一旦灭杀右扶风大军,朝廷近年内绝不敢再图汉中。”阎圃兵行险计,若未能诛杀马腾,华雄于定军山,那朝廷大军走马便是南郑城。

    置之死地而后生,实乃绝杀良谋,杨昂,杨任二将对阎圃心生敬佩。

    “垣篱可有把握?”张鲁也动心了。

    阎圃摇头,不敢做保:“明公,战场之事非纸兵能谈,圃愿监全军,统筹计策。”

    “马腾,华雄都是宿将,岂会轻信一封手书?”张卫辩驳道。

    “公则兄所言不差,此中文章也要做的充足,明公可还记得杜伯侯?”阎圃提了一人。

    “此贼着实坚韧!”

    张鲁对杜畿这余孽恨的咬牙切齿,当初苏固被杀,杜畿伙同赵嵩,陈调二人多番暗刺张鲁,张鲁因此肃清南郑治安,杜畿三人无奈之下只得远走竹山,在上庸一带聚集苏固旧吏,蛊惑山民成杂匪,多次沿路袭杀张鲁派遣至上庸的官吏,且贼众阴猾,屡剿不止。

    “这就是文章所在,明公可在书信中言明杜畿反叛,调动上庸等地刁民,南郑无力应对,故而请朝廷出手相助。”阎圃用的就是一手朝廷对汉中内势不知,有凭有据做的真实。

    “垣篱,贫道便将这汉宁的一亩三分地托给你了,若是城破,贫道旦求先死。”张鲁正值春秋鼎盛,不愿居于人下,哪怕兵甲尽死,也在所不惜。

    “明公睿智,困兽械斗虽有风险,但汉中无需受制于人,一旦事成,圃愿许明公三十年长治久安。”

    阎圃不过弱冠,也是初露锋芒,他本是汉中人氏,少时憧憬景桓侯,立下汉志,那年洛阳招贤他满怀希望而去,只可惜家贫无门路,无缘得见景桓侯,被拒于尚书令府外,最终不了,失兴而归。今朝遇了张鲁赏识,寒士出头自然也要给朝廷还颜色。

    且说一趣事,张鲁初拔阎圃之际,阎圃便提策让张鲁行义举,得民心,颇有当年景桓侯大庇天下寒士之愿,不知是凑巧,还是另有崇敬。

    “众将听令,即日起拜阎垣篱为汉中都督,总领兵甲事宜。”

    “末将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