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一四十七章 江湖之远
    话归朝事,王允掌百官牛耳,自是率先发言。

    “陛下,自帝都西迁,关东乱象丛生,先有袁绍诡计得冀州,后有公孙瓒兵犯青,兖二州,南阳袁术与公孙瓒勾连,荆州刘表与袁绍暗通,更有黄巾余孽与外族狼狈为奸,试图掠我汉土,朝野危殆,已到危急存亡之秋。

    今仰仗陛下天佑,国贼董卓伏诛,朝廷应重整吏治,更替不轨小人,任用贤能之才,治世宁国。”

    王允与汉朝诸老臣心境如出一辙,仍停留灵帝之时,以为刘家天恩沐浴四方,可随意更替州郡牧者,态度自傲据于天下诸侯之上,也是这帮老臣的悲哀与无奈。

    刘协点头,以示肯定,转而问众臣:“众卿以为司徒之言如何?”

    士族皆不辩,右侧席走出一人,乃河东卫觊。

    “卫伯儒,汝有何谏言?”刘协熟知每一位景桓党人,卫觊从并州开始已经打上了中郎将营的标签。

    “王司徒所言有理有据,但司徒忘了人心叵测。”卫觊侃侃开口。

    “哦!卫议郎此言何解?”王允轻视的问道。

    “就以王司徒举例,黄巾之乱时,子师公领并州刺史,那时心境作何感想?”

    “自是杀敌报国,光耀门楣,不负君恩。”

    “之后王司徒被中官诬陷,锒铛入狱,心境又做如何?”

    “刚直赴死,不愧人生。”

    “再言王司徒经招贤馆提拔,入朝再兴,彼时心境呢?”

    “感恩景桓侯,更加珍惜作为。”

    “接下来王司徒假意附董,助君杀贼,夺得百世美名,添为万官之首,心境又做如何?”

    “谨小慎微,为国谋实。”王允对答如流,不做丝毫迟疑,可见对君主的忠心。

    “王司徒如此大忠大义,谦和有礼之人方才为何要蔑视卫觊这一小小议郎?觊想来必定是司徒无心之失,由此便可见人心不一啊!关东诸侯拥兵自重多时,各自已成气候,其中不乏昔日忠良,那为何会形成今日局面?若王司徒与关东诸侯情景置换,司徒可愿交出兵权地盘,交出眼前实利?”卫觊话罢,躬身施礼。

    “荒谬之言,让汝如此说来,这天下还是刘家的吗?”王允气愤,强硬反驳。

    “司徒想做霍公,此番心情人人理解,但人须务实,莫要好高骛远,朝廷新安,需着手眼下。”此番话若是皇甫嵩,朱儁所言,难免有夺权之嫌,但出自于小小议郎之口,倒显得合情合理。

    “你……”王允从来没有想过逆悖,但到了这个位置,心境发生巨大转变,他自己也未能察觉傲骨何时变了傲气。

    “两位卿家言论皆有道理,朕也想说一事,昔年朕初到长安,心中记挂国政,日夜忧虑,寝食难安。恰此时有一人给朕提了醒,百般忧虑最终也要归于实事,若自身无才,即便天下交在朕手上又有何用?遂朕重拾诗书,从小事做起,心累时走访城郊迁民,知了百姓疾苦,亦愈发用功。王司徒,以为如何?”刘协举了一例。

    “陛下圣明,是老臣好高骛远了。”王允失落摇头退回席位。

    杨彪见状上前,另提一事:“陛下,臣日前遣门客游说华阴守将段煨,段煨愿率部归降朝廷。”

    中郎将段煨算是西凉军中的一股清流,自他屯驻华阴之后,勤修农业,不掠百姓。且当日陈道人过华阴走潼关时,段煨也没有派兵拦截。

    “杨卿大功,朕当重赏。”刘协知华阴地处关内,潼关守将投汉,段煨难逃出关,只有降汉一条路可行,但士族殷勤,不可寒了臣子的心。

    “多谢陛下。”

    杨彪即退,士族又有人想出席,但被刘协开口制止,他现在更关心三辅军民之况。

    “荀卿,你与张德容安民查户多日,可有进展?”

    荀彧与张既同时出席,走至殿中。

    “陛下,三辅民生详情如下:

    京兆尹原拥民五万三千余户,共计二十八万五千余人,后洛阳迁入八万三千余户,合计七十五万二千余人。

    右扶风原拥民一万七千余户,共计十万百姓,后经三代右扶风屯治,加上异族流民,共计三十七万两千余人,再迁洛阳百姓八万一千余户,合计九十九万八千余人。

    左冯翊原拥民三万七千余户,共计百姓十四万五千余人,后迁洛阳百姓三万九千余户,合计四十二万六千余人。

    另禀,京兆尹与左冯翊近日瘟疫盛行,每日至少减百余户,死上千百姓,且势头愈发扩散。”

    荀彧命侍者抬来一大箱竹卷,其中走访详情一一记录,做得严谨。

    “瘟疫如此棘手,众卿可有良策?”伤寒之病自汉安帝元初六年始,肆虐至今已有七十余年,致使各地人口锐减,牲畜灭绝,且无良策可依,演变汉朝第一大患。

    众人默然,唯有马腾起身:“陛下,元化先生可医此疾,右扶风多赖先生活命,陛下可派太医令去元化门下求教,定可遏制病势。”

    “允!朕立即派人去求教,定要遏制瘟疫之势!”三辅是刘协安生立命的资本,民生更是重中之重,小皇帝怎能不急?

    策定之后,张既继而发言:“陛下,三辅军旅之况如下:

    左冯翊有司隶精卒三万四千余人登记造册,各县杂兵有七千余人任职。

    京兆尹至潼关,有温侯曲部,宫廷禁卫,段煨曲部,潼关守卒等皆未上报,唯使匈奴中郎将营一万四千余人登记造册,各县服役者有七千余人。

    右扶风有征西将军营三万七千余人登记造册,胡人屯田卒达三万五千余众,各县杂役一万四千余人。

    另禀,各官员府邸私兵无法统计,凉州营外逃者不下万人,且山贼,流寇,黄巾余孽仍混杂各山林,时抄掠官道,抢杀行人商贾。”

    张既罗列的更多,侍者抬了整整三箱竹卷,民生军旅一结合,三辅纷乱的现况一一展现在众人面前。

    “二位卿家辛苦了,朕会一一查阅,届时再找二位卿家商议对策。”

    “是,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