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一百二十章 贫道要回洛阳
    太守府,落薄雪,正厅院前跪一儿郎,立一小童做嬉戏。

    此童形貌显奇,骨体不恒,方颐大口,碧眼精光,乃孙坚二子权,字仲谋。

    “权儿去别处嬉戏,为兄正苦恼呢!”孙策万般没想到那衣衫褴褛的道人便是张安,方才一拳打将过去,给张叔父留了个印记,故被孙坚罚跪于院。

    “兄长,今日来客是哪位啊?”孙权年幼,不听劝阻,依在兄长身旁玩雪。

    “陈道陈为公,父亲的至交好友。”孙策望了一眼正厅,也想去那堂中听父亲与汉之大将军叙旧情。

    “父亲从未提及此人啊!”孙权歪头做不解。

    “不知道今日就记下,日后对陈叔父定要恭敬,待如父亲。”孙策明大义,性豪杰。此点随孙坚,不会记挂私怨。

    值此刻,门外来了黑甲一将,正是孙坚麾下校尉太史慈。

    孙权行了一礼:“太史叔父。”

    孙策则道了一句:“子义兄。”

    太史慈本是张安推荐于孙坚,是孙策的尊长,但二人常在营中校力,引为好友,故有此称。

    “伯符,为何跪于此处?”太史慈接到孙坚军令,过府一叙,不明现况。

    “子义兄入厅便知。”孙策讪笑摇头。

    “明公一向豁达,伯符且随我来,慈为伯符说情。”太史慈是后随孙坚,与程普,黄盖等人自生疏远隔阂,起初诸将多有为难,孙策力挺之,遂融入少将军一系。

    “策不敢,还是兄长一人进去吧。”

    “哈哈!还有伯符不敢之事,无妨,走!”下方派系不谈,单说孙坚十分倚重太史慈,入帐无需通禀,进门可得衣食。太史慈也时常感慨张安给他推荐了个好去处。

    遂太史慈强拉孙策入了厅堂,堂中孙坚与陈道相对而坐,不分主次,见了孙策后,便是满脸黑线。

    “子义,莫要过于宠溺这逆子。孙伯符,还不滚出去,给为父跪着,今晚饭时前不得起来。”

    “是,父亲。”孙策自小便怕这江东虎将,只顾低头弓腰后退。

    “文台兄,贫道并无大碍,伯符,且来贫道身旁坐着。”陈道是出了名的散漫客,肚量更不必说。

    孙策见状,左右为难。

    “还在那杵着干嘛!没听见陈叔父叫你吗?”孙坚自幼对孙策严厉,也是盼子成才。

    孙策一喜,急忙跑去与周瑜同坐于陈道身后,为二位尊长侍酒。

    “子义,快快入席呀!是不愿意与贫道座谈吗?”陈道再出言邀太史慈并坐一列。

    “明……先生,子义着实想念先生。”太史慈不能再说出明公二字,因为孙坚坐于对列。

    “孙文台可曾怠慢子义?”陈道执太史慈之手,一叙旧情。

    “不曾,明公待慈极好。”太史慈感而落泪,忆起昔年随张安征战之景。

    “哼!陈为公,你这是什么意思?坚岂会亏待汝所荐之人,况且子义武略超群,坚岂能没有识人之明?”孙坚笑骂道。

    “哈哈!不知是何人在槐里城哭哭啼啼?此刻怎又如此强硬?”

    陈道说了孙坚旧事,引得孙策,周瑜发笑。

    “陈道,我可上手了。”孙坚在好友面前不掩性情,可受不了这闲气。

    “罢了,罢了,来一趟临湘城,儿子打了老子还要锤,贫道右眼仍觉酸麻,烧痛难忍。”陈道向来不以名士自居,服软也要嗔怪。

    “咳!陈道人可知朝堂巨变?”孙坚正襟危坐,引话入正题。

    “听了一二,董卓更立新帝,似有大展拳脚之意。”陈道这两月来闲居鱼梁洲,对朝中之事知之甚少。

    “董卓这老贼,驱逐卢公,鸠杀何太后,逼死万年公主,夜宿龙床,使兵杀民,倒行逆施,暴虐无度啊!”孙坚将所得一切消息告知陈道。

    陈道目色渐而转沉,尤是万年公主之死,手中羽觞微微做抖:“徐晃,吕布未入京吗?”

    “吕布叛投董卓,徐晃负伤回上党,日前还给末将来过书信。”太史慈摇头说道。

    “袁隗怎会如此糊涂?怎不见对付贫道那时的精明。”陈道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兵权当道,世族贵胄又有何用?董卓一言不合便会杀人,人人惧之,唯恐引火烧身。”孙坚拍案说道。

    “洛阳已成民生火海,西凉胡兵烧杀抢掠,并州白波军又起,朝局悬停,多有外逃者,袁绍,袁术等都在其列。”太史慈从张让被诛到董卓拜相,一一细说给陈道,仅仅这几月功夫,董卓已经将大汉的根基抽了三五分。

    “义真公呢?若他领兵回京,董卓岂有如此嚣张气焰?”陈道心有不解,他明明事先安排好了一切,却没有一件事能如他所愿。

    “不知,应该还在京兆尹驻兵观望形势。”孙坚尽饮觞中酒,再道:“仲定,不如你振臂高呼,集结天下兵力,入京勤王如何?”

    “文台兄,张安已经死了,若他还活着,佐证了何太后与少帝篡位之事实,谁人还会相信刘家汉室。且张安的官衔都是死后追封,天下甲士不是阴兵,不会尊其号令。再者世人只是吹捧张安,真到了利益关头,眼红者不在少数,届时又多出多少王莽。”

    陈道深知勤王的先河绝不能开,一旦诸侯并起,法度荒废,人人都不畏天子,皆想列土封王,到那时,征兵埋枯骨,越岁无余粮。伤病从中起,外虏环视望。那种场面才是真正的天下大乱。

    “先生,你若不愿做,仍有他人会去做,到那时领军者非忠干,各家人马心怀鬼胎,局面更难收拾。”周瑜起身为三人添酒,且出言点醒陈道,董卓如此暴虐下去,诸侯并起是难免之势。

    “公瑾所言甚是。”陈道幽幽开口。

    “叔父,策愿领先锋!”孙策见陈道动摇,立即开口请缨。

    陈道起身拍了拍孙策肩膀:“伯符英勇,叔父已经领教过了,不过兴兵实属下下策,贫道这次闲游也该结束了。”

    “叔父之意是?”

    “道人要回洛阳了,希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