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一百零六章 更朝杂事
    帝崩,满朝皆哀,遍城缟素,先帝在位二十二年,横征暴敛在先,名利搜刮在后,兴党锢之祸,宠幸阉宦,致使百姓疾苦,黄巾蛾匪遍地而起。虽立学府,刻石经,抗外辱,议度田,但惜叹顿悟过晚。宗正与朝臣议号为灵,意曰:乱而不损。

    即皇子辩临朝,改元为光熹,何后听政,独揽大权。何进辅政,引袁隗同录尚书事。

    帝棺设于嘉德殿,供朝臣祭拜,何太后,新帝着白服跪于堂前,王允一干老臣扶棺痛哭。

    何进主丧事,张让殿前接待,二者面上虽显哀,但目中藏红光,皆有雄起之愿。

    是夜,殿中有微风,吹明火倾斜,何太后与新帝同席简食。

    “母后,饭食过后早些去休息吧!朕为先帝守灵。”刘辩为帝气质突变,亦作成熟态。

    “皇帝有心了,如今皇帝临朝作何感想?”何太后关心的问道。

    “脑中空白,无从下手。”刘辩惭愧地说道。

    “帝王经营心术,纵横权柄,皇帝要记得即便以前最亲近的人,如今也要善加提防,孤家寡人四字亦是果断衡量。”何太后明示刘辩,帝王要做绝情,方才能公正待人,以前的蝇苟私怨,在江山社稷面前一文不值。

    “朕明白,舅父比之袁隗,张让同为臣子,不可偏私。”刘辩没有引路明灯,首先想到的就是刘宏那套制衡之术。

    “好!那母后问你,张安一党该如何处置?”何太后正襟危坐道。

    “尽数谪贬,换袁隗与舅父的人。”刘辩想先提拔外戚士族稳固朝堂。

    “皇帝,你要让母后说多少遍?张安可死于牢狱大火,但这个贤臣的名字亦有更大作用,百官需要一个榜样,你可明白?”何太后失望的说道。

    “朕不明白,既然张安如此有用,母后又何故杀他?让他葬身牢狱火海。”刘辩甩袖不屑,对付一个死人,哪有这么多的顾忌?

    “皇帝,注意仪态。有很多事不是你想的这般简单,张安一党还需重用,这个党首要皇帝亲自来当。”何太后面上也生了火气。

    “太后,所言甚是。”

    值此刻,殿外来了一位小黄门,手中持一书卷,一血帛。

    “大胆!汝是何人?竟敢偷听朕与太后私谈。”刘辩记不得这位小黄门,更恼怒他不知规矩。

    “奴婢是这宫中掌灯送水的微末,奴婢姓左名毅,有一兄长,前几日因病暴毙于嘉德门外。”左毅谈笑间走至帝王棺椁前躬身一拜。

    “你有何资格来这殿中祭拜,来人,给朕将这狗东西乱棍打死。”刘辩还没见过如此大胆的黄门,张让也不敢视新帝于无物。

    “不劳陛下费心,奴婢活不了几日,大长秋不会放过奴婢这个余孽,今日扣帝门,是为陛下送一物。”左毅抬手将竹卷血帛送至何太后面前。

    “此乃何物?”何太后倒不急躁,愿做细听。

    “昔日仲定先生与先帝的对答策,以及仲定先生死前血书。”这是左毅的最后一次机会,明日投井也好,杖毙也罢,了了兄长嘱托。

    何太后打开血帛,见绝笔。

    书曰:陛下莫急,且耐心一看,臣本佃户之后,贱商之弟,幸遇势拔于朝堂,欲力挽大厦之将倾,扶汉室之正统,虽好酒,亦不敢误事,每念先帝嘱托,故有下言。

    臣今日一死,陛下可大做文章,将臣之死推于阉宦,引朝臣百姓激愤,遂寻时机扫清阉党。

    二则重用先帝给臣的党羽,策定帝王宽容,使忠干感激涕零,往复三五年,朝堂少了张安一权臣,多了无数忠心拥汉之人,这样陛下也做放心。

    三来暂用袁隗一党士族制衡外戚独大,必要之时可调并州兵马入京杀何进,何苗,董重,幽禁太后。

    如此刘家天下可定,陛下切莫因私怨而厌弃臣之策,中山张安拜别。

    “幽禁本宫,张安啊张安,你可真是不藏一点儿私心,皇帝且看吧,这就是先帝如此器重酒徒的原因。”何太后一笑摇头,没有必要与死人置气。

    刘辩接过血帛作观,后又打开竹卷,面色时而阴沉,时而叹息,最终说了一句:“母后,张安是不是杀错了?”

    “无错,若让张安得了先帝遗诏,他对皇帝也不会心慈手软,只怕你我母子现在白绫毒酒加身。”何太后不敢留下这么大的隐患,她控制不了张安,即便是顶级忠贤也留不得。

    “那给他一个谥号如何?”

    “大善!这种忠臣良将死了亦有用。”

    “母后以为文忠侯如何?”刘辩提了一个。

    “不妥,先帝常言张安是他的冠军侯,那就赐景桓吧!”

    “张安比得了霍侯吗?”刘辩认为张安不及霍去病。

    “死后虚名罢了,即便赐王又有何用?只是表明皇帝一个态度,大辟忠贞之士。”何太后摇头笑道。

    翌日,新帝颁布临政第二诏,先是追思张安功绩,后而怪自己失责未查牢狱隐患,遂追封张安为骠骑大将军,谥号景桓侯。

    此诏一出,人人唏嘘,大汉四百载,少年英才,唯张安与霍去病尔。

    时曹府,曹子修跪于门外多次央求父亲进食,曹操沉于悲痛难以自拔。

    时西园校尉崔,张二人联名上书,引荀氏叔父,蒯家兄弟,欲辞官退隐,帝不允,加赐官爵。

    时并州徐,吕二将领全军着丧服,假祭先帝,实奠中郎将,退守上党郡,弃攻云中观望。

    时右扶风百姓家家哭诉,人人哀叹,那年许了承诺的人儿,此生难归矣。

    时幽州地,田畴接张家丧报,昏厥三日,刘虞令赵云亲自探望,二人树前摆酒,同作吊丧。

    桩桩件件不予细说,更有匈奴,鲜卑,乌恒所部传来言语:汉帝死非好事,喜在张安死。

    这些生前身后名,酒徒亦是不知,此刻纵马已出了京都地,南下诸州游山水,朝堂的乱事就留给忠心之人头疼吧,只要刘辩一日在朝,中山的景桓侯难归朝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