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一百零四章 有心无力矣
    中平六年,夏四月。

    洛阳朝堂的风气变得十分古怪,度田令依旧在实行,荀彧一干车马未歇,且士族各家态度积极,迎合帝王之志。

    嘉德殿内作幽静,一月未开朝议,帝王时睡时醒,起初还做强硬,后而暴躁,继而也默然接受。

    “咳咳!左丰。”

    微弱的呼喊从龙榻传来,病来如山倒,一月体质折磨,刘宏已然瘦若包骨,抬臂都显吃力。

    “陛下,奴婢在,奴婢一直都在。”左丰急忙迎上前去,殷勤照管帝王也让他瘦了不少。

    “朕想起来走走!”刘宏双颊已凹陷,看不出表情。

    “奴婢背陛下。”左丰伏地低头,泪作泉涌。

    “为何哭泣?”

    “奴婢心疼陛下。”左丰不敢抬头,只作弓腰递近。

    “唉!算了。”刘宏见左丰态度略显烦躁道。

    时刘宏盯着嘉德殿外,不知过了多久,才悠悠开口:“左丰,朕快死了吧?”

    左丰不敢搭言,只做听不见。

    刘宏继而又说道:“左丰,朕是昏君吗?”

    “陛下乃千古圣君,这是仲定先生说的。”左丰强忍着情绪波动。

    “哈!咳咳咳,张安说的是十年,二十年后的刘宏,只可惜朕活不到那天了。”刘宏亦有自知之明,继而再道:“若是五年前,朕将张安留在朝中就好了。”

    刘宏只叹幡然醒悟过迟,早时未遇到如此警钟,但世事无常,若五年前张安在朝任官,也许就没有中山酒徒了。

    大约又过了一炷香,左丰再次听到刘宏吩咐:“你替朕去问他,大汉江山应交在谁手上?”

    “是。”

    左丰转身欲出殿。刘宏此时却又道:“不必了,你问他,他也不会说,朕自己想吧。”

    “是。”

    遂无话。

    翌日,何后在长秋宫家宴车骑将军何苗,皇子辩作陪,张让等立侍。

    “数日未见兄长,着实想念,遂今日召兄长前来一聚。”何后与何氏兄弟都有血亲,却更亲近于何苗。

    “皇后近日瘦了,要多加饭食,保重身体啊。”

    何氏一族出身微末,荣登权贵,士族皆作鄙夷,为此何进卖力讨好各家大户,以求得个位正,但多年经营收效甚微。何苗则另辟蹊径,与权宦交好,几年下来得了车骑将军,更加亲信阉宦。

    “兄长也知宫中之事,近来太后多次探望陛下,每次见面相谈甚久,妹恐生了变故,日后孤儿寡母只怕要受人欺凌。”何后在自家宫中不做言语顾忌,且落泪示弱,表个可怜。

    “皇后放心,辩儿叫我一声舅父,我岂能置辩儿不顾,兄长已在宫外谋定,至于宫中张让等可做效力。若有人横加阻拦,本将岂能容他!”何苗饮酒间放出豪言,示意刘辩坐定帝位。

    “兄长之言,本宫甚喜,但那董重手握重兵,又该作何?”何后问道。

    “区区董重,也配与我何氏争雄,谅他也不敢兵逼宫庭。”何苗知此人胆小怕事,难成大业,故而断言。

    “皇后,将军,切莫忘了一人,中山酒徒虽在牢狱,但势力遍布朝野,若陛下心私,只恐会再启用此人。”张让看中时机上前进言,何进虽然厌恶宦官,但也会循规行事。而那狂徒一言不合就会杀上宫门,嘉德殿外的血味尚未消散,张让是真的怕了,他宁愿和何进日后争权,也不愿留这莽夫在世,此獠没人性的!

    “张让!张仲定是陛下留给新帝的忠干之臣,如此人物,你怎可玷污?”何后面色不喜,她可不像何进将张安视为政敌,她一直认为张安是大汉的股肱之臣,皇子辩继位后还需大力倚仗此人,至于换代风云,何须牵连贤士?

    “皇后容禀,仲定先生的确是汉之忠臣,老奴也对他佩服至极,但此人只忠汉,只忠君,非依附之蝇狗,非贪权好色之鹰犬,且此人性格执拗,刚正不阿。若陛下传位于皇子协,张安必定第一个站出来清肃外戚,尽杀阉宦。”张让好一手欲抑先扬,将张安的名望捧至极点,后而重重摔下,让上位者心生忌惮,这种不稳定的人物万般留不得。

    “这……”何后一时哑语,张安的确不是随风倒的墙头草,一旦让他拥立刘协,后果不堪设想,何后对刘辩没有自信,那张安能留吗?

    “那就杀了,一切干净。”何苗不以为然的说道。

    “唉!可惜了如此大忠大贤之人。”何后此刻也定了决心,只能怪刘辩不得帝心,只能怪刘家朝堂向来无情。

    中平六年,五月十三。

    汉帝三日来第一次饮粥汤,之后呕吐不止,裹杂血水,眼看大限将至。

    “左丰,左丰!”刘宏趴在龙榻之上,已动弹不得,气息若虚若断。

    “奴婢在,陛下请吩咐。”

    “执笔,写……诏。”刘宏几欲翻身,却做无力,左丰取来黄卷,持笔静听。

    “立刘协为帝。”刘宏停顿了片刻后道:“咳咳咳!拔张安为太尉,领并州牧,节制幽,冀,并,凉四州兵马,提冠军侯爵,定为托孤重臣。盖玉玺!”

    左丰即书成诏,加盖玉玺。

    “对张安说:若有人阻拦,可携兵拥帝,朝中重臣,宫廷宦官皆可杀之,不必顾忌。”刘宏目色迷离,声若悬丝。

    “是,陛下。”

    “对张安说:他期许的朕给不了他,协儿定可以,望他替朕前行,托起汉室,宏拜谢了。”

    刘宏至此刻脑中已然模糊,唯记得张安那张时常酒醉的脸,那句恭谦的陛下。

    “有心无力矣!子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

    刘宏未能说完这句话,便已咽气于嘉德殿。其后半句是: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帝崩,左丰急出殿,持诏欲去见托孤重臣,行至嘉德门外,见一人。

    左丰一喜迎上前去,那老者却解下背负双剑,将其中一柄置于左丰手中。

    “先生,你这是作何?”左丰神情一变,护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