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九十九章 拔剑自刎
    话转长秋宫。

    长秋宫殿,皇后居所,陈茶一盏,糕点两盘。何氏与皇子辩相坐对弈,时殿外有黄门通禀。

    “禀皇后,光禄大夫又杀段常侍,嘉德殿前已落五人头颅。”小黄门谈之瑟抖,如此逆贼竟无一人约束。

    何氏闻言,心情略显烦躁,弃子饮茶,不言善恶。

    “母后,父皇怎会放任此獠胡作非为。”刘辩也停了棋局,抬头相问。

    “此獠?”何氏虽是小户出身,但久居中宫,不怒自威。

    “是先生。”刘辩平素里不注重宫廷礼节,行事作风轻佻浮躁,招致汉帝不喜,却自作不知,屡不悔改,没少吃何氏的训教。

    “辩儿切记,此处不是史道人居所,行事作风需自敛庄重。”何皇后当年心虚,将皇子寄养在宫外,少了调教,如今难比在太后宫中长大的刘协,每念及此处,颇为懊悔。

    “是,儿臣记下了。”刘辩低头道。

    “辩儿为何不喜张仲定?”何皇后本以为刘辩会与张安性情相投,不承想会落厌恶局面。

    “仲定先生孤高自傲,不尊皇家君上。”刘辩还记得山亭那日,这就是皇宫内外成长的区别,刘协长在宫中,自小有规矩约束,即便心中不喜,也不会显露于面。而刘辩在野成长,一时间接触皇家权力难以自拔,时时觉得应高人一等,与当年刚入宫的刘宏如出一辙。

    “本宫就想不明白了,辩儿为何如此狭隘?一时间的意气之争,赢了又有何用?且记住,即便是天纵奇才,最终也作刘家鹰犬。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将其玩弄于鼓掌之中,还落礼贤下士的高雅之名,岂不比那意气之争好上千百倍?”何皇后稳居淑房多年,经历过最阴暗的宫中内斗,对人心尺度把握极佳,只叹不能尽数传授给轻浮儿郎。

    “母后教导,辩谨记于心。”

    何皇后无奈的看着刘辩,随即哀叹道:“若能记一二,本宫也就放心了,至于中山酒徒,你父皇现在更见不得。”

    “这是为何?”刘辩弓腰求解。

    “若这狂徒无闯宫之举,无杀人之行自然都好说,你父皇若不想保他也好办,但难就难在你父皇想保全他的冠军侯,今日不见,可做不知,闯宫之举不过一二毛贼,阉宦身亡,摔死也好,病卒也罢,都有推脱说辞。你可明白?”何皇后有颗玲珑心,说的也委婉。

    “但仲定先生杀人闯宫是事实,岂能堵住悠悠之口?”刘辩说出了最为浅显的道理。

    “无可争辩,张安必死,只是他自己还在装作不知,试图寻找挽回之策。”何皇后摇头唏嘘,张安挑衅的是国法,践踏的是天威,刘宏不杀他,日后如何自处?此间两难,尤见帝心。

    “仲定先生真的是喝醉了,可惜了如此人物。”

    何皇后抬手冷笑道:“哼!喝醉?他比谁都清醒,他在用一己之躯点醒世人,点醒君王,试图换得十年朝政清明,但他忘了在忠君爱国的时候,也削了君王之权。”

    宦官一弱,外戚士族并起,散权于众人,如此真的有利于帝王,有利于家国吗?何皇后不知,也不敢做评价。

    “那父皇与仲定先生就这般僵着吗?”

    “且看吧!总有终端。汉朝上下近四百载,史书青松层出不穷,但更多的是泥河藏浊,朝堂大流往复终归平庸,但那一二点坠星河的璀璨是延朝续命的关键。若真有十年士人缅怀这狂徒,为政以德,为官以清,可保大汉百年无虞。”能久站在这汉宫之中的人物怎会庸碌,只是天威之下多少奇才变成了哑巴,左右利益勾连失了赤子之心,夏没于桀,岂是桀一人之错否?不羡一时圣贤君,旦求庙堂常鸣钟。

    ………………………………

    话表嘉德殿。

    殿门前跪了一列中常侍,个个高呼圣上开门,即便是张让也不敢怠慢,急得挠门拍板,血水浸染膝袍也不知。且无一人敢回头看那尸山落座的光禄大夫。

    “大长秋,声音小了。”张安高喝一声,抬起屠刀,跃跃欲试。

    “陛下,光禄大夫张安求见。”张让立刻加高音量,尖细刺耳。他何曾想过会落到今日这步田地,即便是当初帝心旁落,他也能结交车骑将军何苗,如今扯何人都止不住张家酒徒的杀心,只叹时也命也。

    一众甲士看着这些平素高高在上的人物心中也起了笑话,看来锦衣玉袍者,也怕这三尺铁片。

    约过了半个时辰,嘉德殿门缓缓打开,一位小黄门迎上前来,张让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总算活了性命。

    张安见状起身,置刀于乱尸之上,整理血色衣袍,准备进门面圣。

    “光禄大夫且慢,陛下并未召见汝,奴婢是来寻左常侍的。”

    小黄门一句话让张安面色作阴,转而指向那些爬入殿门的中常侍:“都滚出来,继续应门通禀。”

    中常侍一众看像咫尺之遥的帝王卧榻,都不愿出门送死。

    “张让,莫要逼本将,殿内殿外一样可杀,本将既已走上这三丈白玉阶,还会怕那不足一尺的红木门槛吗?”张安再次提刀,言语不做玩笑。

    张让等人惧怕,纷纷又爬回殿外,对着大开的嘉德殿朗声跪拜。

    张安再次坐回原位,盯着殿内来往的小黄门,默不作声,周遭煞气越发浓郁。

    遂,左丰入殿,又过两刻。

    “踏踏。”

    左丰急走出门,看了一眼伏地跪拜的张让等人后,凑到张安耳侧说了几句话。

    “仲定先生,陛下明日会召先生入宫,先生今日且回吧!这是陛下的一片苦心,只为保全先生。”

    刘宏最终还是决定顶着满朝压力,皇家威严,力保张仲定,可见帝心所归。

    “不必,张安今日之举国法难容,只求最后见陛下一面,望左常侍通传。”张安朗声说道。

    此言一出,自绝后路,周遭做静默。只听殿内传来歇斯底里的一声:“滚!”

    “不滚!陛下今日不见安,安便自刎于殿前。”说罢,张安提刀架至自家脖颈,已拉开了一道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