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七十二章 骑虎难下,无功而返
    中平五年一月上旬,太史慈斩难楼先锋将,孔显破中军营,难楼纳降于崔季珪,上谷郡平叛。

    一月末,公孙瓒狭道伏击乌延部,斩两员乌丸将,乌延二降公孙瓒,奉还金银粮草。

    二月中旬,辽东公孙氏族招募乡勇,应张合大军,前后夹击苏仆延,苏仆延见大势已去,全兵纳降,与公孙氏族约法属地,自此不再相犯。

    三郡乌丸来势凶猛,如今却草草收场,归其原因张举并无领导力,乌丸蛮人只不过想趁乱为祸罢了,一旦汉家大军到来,无人会做死战硬拼,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话回肥如城,张安领兵又围城三日,时有贼寇窜逃出城,奔往他地。丘力居与张举势化水火,流言变成了实举,丘力居今朝派人给中郎将送来降书。

    汉营外,丘力居遣派蹋顿为使,求见都亭侯张安。卫觊将其引入帐内,张安与於夫罗主客分席而坐。

    蹋顿入帐施礼,先拜张安,后敬於夫罗:“将军,左贤王,末将奉大人之命前来和解,望将军念在辽西乌丸多年为汉出力的份上网开一面。”

    “手下败将哪有和解的道理?尔等开城投降再说!”徐晃与吕布立于张安右侧,一脸不屑表情,肆虐之时个个豺狼,如今怎么变了乖巧犬儿?

    蹋顿充耳不闻,又对张安说道:“将军此事皆因张举妖言蛊惑,我部大人一时不查入了圈套,随其驱使霍乱汉民,如今翻然醒悟,追悔莫及,望将军明查,我部大人愿献上张举,张纯人头,给予将军功绩。”

    蹋顿抛出了一个自认为汉将无法拒绝的理由,无论是公孙瓒,还是以前的乌恒校尉都不会拒绝的理由。

    “哈哈哈!好一番义正言辞的理论,安从未见过尔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张安由笑转怒大骂道。

    随即张安佩剑起身走至蹋顿面前,双目仔细观瞧这位蛮夷之人。

    “将军这是作何?汉之古礼: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蹋顿面色微微发青,连忙向后退了两步。

    “哼!本将不屑杀你,本将不是公孙瓒,也不求张举,张纯的人头,尔等扣幽,冀二州,杀我汉民,掠我汉土,所得之金银堆积成山,所抢之粮草如海之盛,致使两州百姓怨声载道,如今还想全身而退,且听好了,尔等要想走出肥如城也简单,送还金银粮草,再遣派三万辽西乌丸去冀州清河郡驻扎拱卫,为大汉臣民做些实事,本将便可放过你部大人!”张安甩袖转身,态度决绝。

    “将军莫要逼迫太甚,如此条件等同于灭族,恕我部不能答应。将军且想清楚,我部戴甲骑五万有余,双方厮杀只能落得两败俱伤的场面,一来损耗将军名望,二者削弱将军实力,如此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将军何故去做?”蹋顿想不通世间还有这种人,宽阔大道不选,偏选损人不利己的羊肠小道。

    “硕鼠不除,终是祸害。忍痛一时,总比一世强些。本将不屑做这一载功绩,贵使请回。”若放在平时,张安也许会考虑纳降的事宜,但今日於夫罗在场,杀鸡儆猴,也做立威,南匈奴可不是良善辈。

    “左贤王,这可都是你的族人兄弟,你可要想清楚了!”蹋顿差点儿脱口说出汉之气数将尽的言语。

    “无需尔等担心,王庭骑甲诛灭尔等不费吹灰之力。”於夫罗口上做强硬态度,神情却起了动摇变化,一切尽收张安眼底。

    “哼!告辞。”蹋顿知和解无果,退出汉营帐。

    张安返回席位,於夫罗则低头不言,似有怨念。

    “左贤王且放心,此行匈奴骑只需围城,不必力战,再有三五日功夫,丘力居自会开城受降。”张安好意安抚道。

    “是,将军。”

    ………………………………

    时二月末,崔琰与张合已返回涿县境内,而肥如城二军依旧在僵持,此番无奈,张安也无法与他人细说,只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三月初,公孙瓒领军入辽西郡,张安大喜,亲自在帐外相迎。

    “伯圭兄,一路辛苦,安备了酒食,请兄长同饮。”

    “好好,仲定有心了,同入帐吧!”公孙瓒一转主客身份,大步先行入帐,坐于正上方席,张安也不与他计较,命人端酒上菜。

    畅饮罢,公孙瓒率先开口:“仲定,这数月围城辛苦,瓒定会向朝廷表汝功绩,明日纳降之时,仲定一定要到场啊!”

    “你……”徐晃,吕布纷纷起身,就连於夫罗这个外族都有些看不过眼,很明显公孙瓒已经接了丘力居的降书,包揽了这份功绩。

    张安低头沉默不言,手指微微颤抖握紧,最终还是伸展如常,抬头对公孙瓒笑道:“伯圭兄真要纳降丘力居否?”

    “是,仲定可有异议?”

    “也罢,安与兄长约定不变,不过将士数月劳苦,应得一份功绩,望兄长将左贤王,徐晃,吕布同功表于朝廷。”张安懊悔的不是功绩,而是放这群肆虐蛮人一条活路。

    “应当的,瓒也会为仲定请功。”幽州战事将平,公孙瓒笑的开怀,他一人独揽了辽西,右北平两份大功。

    “如此便好,安明日便启程返回涿郡,一切拜托兄长了。”

    张安起身准备出帐,直至门口突然转身提醒公孙瓒:“伯圭兄,明日纳降人杂,莫要走了二张反贼,若不幸让二贼逃脱,请兄长切莫深追,当以稳固幽州为先。”

    “为兄定会谨慎,仲定一路注意安全。”公孙瓒神情一愣,继而化作平常,他还在思量张安是不是有诈取后招。

    张安观了一眼公孙瓒,摇头朗笑出门,此人不屑与之谋也。

    遂,翌日午前,张安领军离去,公孙瓒在城前接受丘力居降汉事宜,二张反贼趁乱向北逃窜,去往中部鲜卑,公孙瓒大怒,命将追击,后话因孤军深入被困,正中张安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