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六十九章 诏发三郡一属国
    接上话,张纯领兵偷袭失利,败归肥如城,天子举大怒。

    “定安王不是说有十成把握吗?如今吃了败仗,锉了锐气,军心不稳,何人之罪?”张举猛力拍打木案,口舌嘴脸肆戾。

    “张天子,此次我部折损两员大将,近千士卒,如此损失,又该何人赔偿?”丘力居可不接着祸端,反以兵甲伤亡为要挟,丝毫不怕这利益联盟的汉家反贼。

    “二公且消火气,听吾一言。”

    张纯左臂带伤,却坚持列席,他这人有思虑,只叹气量狭小:“如今局势与本朝不利,若是固城拼杀,也是俱亡场面,不如将这动静闹得更大些。”

    张举平复片刻后,端坐于正席:“定安王可直言!”

    “汉家即已起兵,必不会草率了事,幽州战局焦灼,我等也可请些外援,乌丸可不止辽西一地。”张纯心比蛇蝎,欲大乱天下。

    “此事不可,我部竭力拼杀,怎可给予他人好处?张天子尽管放心,汉家兵马不足为惧。”丘力居不想与别部乌丸分食幽冀二州,此刻做的强硬态度。

    “兄长且听我言明,兄长随天子起势也是因为朝廷多年未供养辽西乌丸骑甲钱粮,故而寻求一条活路,那其余乌丸部光景定是破败,只需煽风点火,便可与我朝不谋而合,再助本朝声势。”

    张纯向前踱两步,又说道:“纯知兄长忧心,但汉天下不止幽冀二州,陛下可诏令他部乌丸南下徐,青二州,掠地钱粮皆归乌丸所有,如此诱惑他们岂不动心?”

    “扣四州之土,尔等想让乌恒灭族吗?”丘力居大惊失色道。

    “好好好!定安王好计策。朕立即下诏,令上谷郡乌桓大人难楼、辽东属国乌桓大人苏仆延、右北平郡乌桓大人乌延携兵匡朝,共商大计。”张举朗声大笑道。

    “尔等愿意招募他部是尔等的事,但本大人绝不再出幽州,只应幽州战事。”丘力居一部已经吃的膘肥体壮,他不想彻底惹怒汉王朝,且为自己留一条归降的后路。

    二张目送丘力居出了殿宇,各怀心思,久久不言,正当张纯想请退之时,张举才悠悠开口:“贤弟,这别郡乌丸会来吗?”

    “会,丘力居如今得到的钱粮可使不少人眼红,蛮人求活命的方式更为直接。”张纯兴致平淡的说道。

    “定安王,朕……”张举欲言又止。

    “陛下,臣告退。”张纯躬身退出宫殿,都知这是一条死路,也许是一时兴起,但终归还是想见一丝希望。

    “朕想渔阳了。”

    “臣也想中山。”

    “哈哈哈!”

    ………………………………

    时年末,南匈奴左贤王於夫罗入辽西,整军五万,归调使匈奴中郎将帐下,卫觊随行,留军司马史阿防卫美稷城。

    卫觊引於夫罗入张安中军帐前。

    “左贤王远来辛苦,快请入帐!”张安亲身迎出帐外,做的好招待。

    “幽州雄兵健硕有力,实乃汉朝廷之福。”於夫罗腰配金刀,头戴狼绒盔,笑声朗朗。

    张安点头默认,在外族面前谦让过度并非好事,强汉之风自有盛名。

    “左贤王此次相助朝廷,陛下定会记挂恩情,来日单于之位已是左贤王囊中之物。”张安再道客气,引几人入帐。

    帐内分席落座,於夫罗细问战况。

    “唉!情形不佳,张举诏令三郡乌丸,幽州多地已成乱局。”

    局势并未按照张举料想而行,乌丸蛮族得诏令后,并未赶赴辽西郡,而是在部落本郡大肆抢掠,以张举之名行肆虐之势。

    “伯圭将军似有回防右北平之意,多次提议分兵破敌。如今左贤王到来,本将也不必受人制约。”

    张安之前手下无直属兵马,只得谏言崔,张二人强留公孙瓒,维系讨虏同盟。如今南匈奴大军已至,公孙瓒是去是留已不再重要。

    “单于有令,五万铁骑皆归中郎将驱使,本王也在其列。”於夫罗多年为汉朝征战,其中规矩一点就通。

    “好,左贤王且随本将面见伯圭将军。”

    遂,张安二人至幽州兵军营,其间又唤来崔琰,张合二人同议事。

    帐内公孙瓒脸色不佳,他自领幽州兵三次攻城未果,伤亡达数千余,打的如意算盘本想独揽战绩,但三郡乌丸同时反叛,让他应对乏力。

    “这位便是左贤王於夫罗否?”公孙瓒起身行了一礼,匈奴王不是本朝将,周全礼节不失大国威仪。

    “见过将军。”於夫罗站的笔直,不认这位大汉都亭侯。

    公孙瓒见状也不讨没趣,对张安道:“仲定,瓒有愧矣!”

    公孙瓒虽口上承认同盟,但私下却生了独心,以幽州本部兵压制冀州卒,让他们侧翼闲置,才造成了今日肥如城未破,幽州四乱的局面。

    “伯圭兄不必如此,冀州卒兵员未减,到闲吃了兄长几月军粮,如今正是出力的时候。”张安摇头一笑,张合,崔琰二人却看了公孙瓒的笑话,此獠好大喜功,落个竹篮打水的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唉!那瓒便领兵回右北平制衡乌延,挫其锐气,破其嚣张。”公孙瓒此刻也无多言语,只得自咽苦水,但若让他再选一次,他定会再独揽其功,他从庶族走到今日,一直用的此法,屡试不爽。

    “右北平之事便拜托兄长了,自今日起兄长也不必为我部供应粮草。”张安侧面宣告同盟解散,各自为战。

    继,众人出帐,入冀州卒营,

    “季珪兄,儁乂兄,你我兄弟不必多言,各自挑选一处吧!”张安立于地图前说道。

    “某家去辽东,会一会苏仆延”张合自观手中宝剑道。

    “子泰,你随兄长前去。”

    “是,先生。”田畴平静答道。

    “琰去上谷。”

    “子义,立名,同行。”

    “是,明公。”太史慈,孔显二人出列立于崔琰身后。

    “肥如城便由安与左贤王来破,约定来岁三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