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四十一章 拱手送粮
    夜风袭庭院,黄竹成对影。

    郡丞府上,家侍添酒加菜,法衍等一众右扶风士族入席落座,唯有马校在厅前踱步,面露焦急神情。

    “叔生,你认为此事可信否?”马校是右扶风士族首席,家财雄厚,若凉州铁骑踏境,马氏首当其冲。

    “张使君城前杀马是做给我等看,音容相貌不像作假。但衍隐约感觉有些蹊跷。”法衍半信半疑道。

    “今鲍鸿已经被逐出破虏将军部,我们与董卓也断了联系,要不遣人入营一问。”一位长吏道。

    “要不你遣人去问?如此愚蠢话语你也说的出口,汝这一问倒落了董卓口实,届时强征,入你门户,看凉州铁骑会不会杀人?”马校脾气火爆,瞬间怼了回去。

    “这是张使君聪明的地方,谋为阳,为大势,借虎敛财也未可知啊!”法衍闭目思虑,悠悠开口。

    “那便凑二十万石给他,也可借财免灾,张使君又立新功,变成了炽热人物,不好得罪呀!”有人胆怯了,反正二十万石分摊下来也可凑足。

    “他一毛头小儿,你和故怕他?粮草我等有的是,但不可轻易给他。”马校为官资历颇老,且其父又是一代名儒,四海之内有些声望,不愿任人摆布。

    “公考,我等不可逆势而为,若平日里细枝末节可为难与他,但今日粮草不可贪私。”法衍开口劝阻马校,日后他们还要和张安同府为官,不能做的太绝情。

    “罢了,叔生你且定个主意吧!”马校是可以制约张安,但朝中关系用一次弱一分,不可强硬惹人嫌,不然日后送钱都没有门路。

    “此事倒也好办,吾有一石二鸟之计,粮草我等尽数奉上,给张使君一个交代,但要以右扶风士族的名义亲自奉送给董卓,这样也能落得凉州铁骑的好处。”法衍想越过张安,直接将粮食送给董卓,也不问他缺不缺粮,就是一份心意直送,届时张安也落不下好处。

    “此计妙哉!”

    “我等回去筹粮,明日送至太守府前。”

    “叔生公,乃右扶风之福也。”

    翌日午后,太守府前主街,如云车马停靠,驾上满压粮草,车轴咯吱作响。上千位士族曲部手持刀兵,做看管之事。

    马校与法衍引一众官吏入府门,却被几位羌兵拦了下来。

    “诸公且入厅稍等片刻,使君正在写信通文。”李文侯躬身说道。

    “哼!你便是那羌奴叛军?”马校不屑的说道。

    “马郡丞不必言语讥讽,既知我是叛军,也当知某家杀人如麻,屠城掠地不在话下,请!”

    李文侯一席话让这几位羌兵起了肃杀之气,马校立即示弱,不再言语,与众人入厅闲坐。

    众人一直等到晚间,二十万石粮食皆已备齐,张安这才走出内院,面见众人。

    今日张安的神情不再低迷,笑声朗朗,眉目扬彩。

    “哈哈哈!诸公救了本使君一条性命啊!”张安撩袍跪坐在席位上,风采卓绝。

    “使君,今我等已凑足粮草,衍愿亲自给破虏将军送去,以平右扶风征粮之事。”法衍上前递出书简。

    张安打开信文细细一观,其间言语多是称赞士族慷慨解囊,以资凉州铁骑。

    “使君,这份书信可有不妥?”马校得意的大笑,士族出的粮自然是士族的功劳,以后朝廷的赞誉可落不到张安身上。

    “大善也!诸公真乃国之忠良。”张安合上书信,放于手侧。

    “那下官即刻启程。”法衍准备上前拿回书信。

    “且慢!”张安突然将书信放于身后。

    众官吏皆惊,马校更是起身上前:“张使君,你怎可言而无信?还有没有一点士林风彩!”

    “马郡丞,安出生微末,不入士族,不知个中礼仪,但安知养虎为患,今日诸公若是将粮草送于董卓,日后他定会贪得无厌,无度索取,安岂能害了诸公?”张安正襟危坐道。

    “张仲定,是你让我等征粮送给破虏将军,今日怎可耍起无赖?”马校刚抬手,李文侯已经站在他的身后,目光中尽是杀气。

    “你,你……你要作甚?”马校连忙退回席侧,这种粗鄙蛮人可不会与他理论。

    “文侯,退下!”

    “是,使君。”

    张安起身走下席位,双手扶起马校:“公考兄见谅,蛮夷之人不懂礼节,可有吓到兄长?”

    “未,未曾。”马校有些呆滞的说道。

    “诸公,仲定从未说过让尔等极速筹粮,这一切都是尔等殷勤为公,安甚幸也。”张安的确从未说过要粮之事,只不过是聪明人想的多,反被聪明误。

    “哈哈哈!使君既然未曾言语筹粮,各家把粮草拉回去便是。”法衍起身准备出厅。

    “慢!尔等一片为民之心,仲定岂可推辞,粮草且留下吧。”

    张安微微抬手,府门外响起了冲杀声,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兵甲入门,士族曲部全员被扣。

    “张使君如此失信于天下,只怕日后也难得民心,惹来祸水,及早回头啊!”法衍出言劝阻道。

    “无妨,破虏将军要来,本使君自有说辞,至于诸公今日所举定会名列史册,千古流芳。”张安一出手便惹怒了右扶风所有士族,做了一次失信之人。

    “唉!使君要粮尽管拿去,可放我等回府否?”法衍所有的计策都在台面,但偏偏遇到了不按规矩行事之人,也只能自叹一声倒霉,日后再给张小儿添些麻烦。

    “当然,诸公请回。”张安转身落座席位。

    法衍躬身行礼后,扶住马校率一众官员向府门外而去,在他们刚出厅堂之时,堂内便传来了声音。

    “军司马何在?”

    “末将在。”

    “将粮草收入府库,即日颁布太守令,开仓赈灾,凡三辅之民皆可来取,各家粮食写上姓名,让每一位受益者都知道是何人给他的粮食。”

    “末将领命。”

    法衍等人闻言微微一顿,这位右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