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二十九章 此去不问归期
    秋竹庭院,夜饮宴,朗月照那微醺人。

    却说左丰已经酒桌乏力,被三五家侍抬入厢房卧榻,厅堂上只剩下张安兄弟二人。

    张世平今日也有些是吃醉,腮额通红,脸上的笑意裹夹不住。

    “兄长,安明日便要启程了,此后家中事宜只能由兄长担待了。”

    兄谦弟恭是张家的常态,张安没资格与兄长闹脾气,从襁褓至少年郎兄长从未亏待过他。

    “仲定,来!自今日往后为兄再也不会约束你了。”

    张伯宁举起酒樽,笑的开怀,忽而雄心万丈道:“张家传至你我兄弟已历六代,祖上无功勋,起于家徒四壁,父亲聪慧闻名乡里,只苦于无门路求学,半生劳死于田垄之上,母亲贤淑,供我成长,又为了育你,丢了性命。

    张伯宁这一生也算见识风浪了,今朝攒下万贯家财可为子孙谋福,而你张仲定此辰添为右扶风,以后就是张右辅了。

    张家入得士族,皆是你我兄弟的功劳啊!钟鸣鼎食不远矣!”

    张世平的确是喝醉了,平常时间他为人恭谦,从不在府高谈阔论,今日却也破了规矩。

    “兄长,仲定此去尚有忧虑。”张安临行之前要点醒兄长几句。

    “有何忧虑?但讲无妨。”

    “兄长,安此去为官,定秉承兄长教导,造福一方,不做贪渎之事,但兄长日后不可再去乌丸处购马,以免落人口实,坏了张家名声。

    此外,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乌丸连年侵犯幽州之地,安既为汉臣,怎可助纣为虐?”张安朗声说道。

    张世平双目一怔,之后捶胸顿足道:“是为兄疏忽了,张家日后不做贩马生意!”

    为官一任如履薄冰,宦官,党人都有险恶之徒,张家若是被人落了把柄,龙颜一怒便是万丈深渊。

    “兄长不必如此决绝,兄长可识得公孙瓒?”张安从怀中取出一封信简放于桌面。

    “此人好像是幽州将领?”张世平隐约记得去岁幽州广传此人的名号。

    “正是,公孙伯圭出于辽西公孙氏,现任中郎将之职,去岁乌丸一支首领归顺与他,朝廷拔其功勋,委任将领。”张安特地提了乌丸,表明公孙瓒手中有马。随即又说道:“此人早年间在子干公门下求学,仲定特去卢府求了一封子室兄的手书,兄长可在他处购马。”

    张世平微微点头:“还是仲定想的周全,我明日便北上与他会面,我张家现在也出了三辅要员,想必他会卖这份薄面。”

    “兄长,安不胜酒力,要回院休息了。”张安起身说道。

    “张仲定不胜酒力,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不去后院见一见她吗?”

    张安背影微微一顿:“不见了,仲定见不得嫂嫂眼泪,还望兄长莫怪。”

    “去吧!你家嫂嫂让我叮嘱你早日寻个娇妻。”张世平又饮了一杯酒说道…………

    张安出了正厅,直奔张行的别院。

    院中张孟衍一人独坐望月,眼神有几分惆怅。

    “孟衍。”张安大摇大摆的走进院中。

    “二叔,你来了。”张行见到张安后心中各种滋味难以言表,现在他感觉离张安越来越远了,有欣喜,有自豪,也不乏自责。

    “明日我便要走了,此去不问归期,也许这一生都要陷入淤泥之中。”张安从腰间解下酒袋递给张行。

    “不是不让我饮吗?”张行接过酒袋笑道。

    “今日可饮。”张安拍了拍张行的后背道。

    “二叔可有叮嘱?”

    “有三事要与你言明。

    其一,不可怠慢功课,张家的端人要由你来做。

    其二,田畴,温恢皆是好学之辈,张家不可轻慢。”

    张安说到此处突然停顿,接过张行递来的酒袋狂饮数口,酒水顺着他的嘴角打湿了胸膛衣衫。

    “咳咳,最后一事呢?”张行还不是太适应张安的烈酒。

    “若是我身死,不必来寻,不必报仇,张家遁走隐世,子孙后代不沾朝堂。”张安洒脱的说道。

    “二叔,你就不考虑孟衍也有出仕之心吗?”张行经年苦读,自然也想卖与帝王家。

    “也对,此事全当吾不曾说过。”张安只有触及家人才会变得自私,但人各有志,不可强压。

    张安将酒袋系于腰间,转身向院门走去。

    “二叔,若你一朝不测,孟衍定要活剐仇敌,生啖其血肉。”

    张行的声音悠悠从院中传来,张安人影已没了去向。

    ………………………………

    翌日五更天,张安去房中唤醒左丰,二人驾马,带着随从,出了城门,等到天大亮,他们已在?水下游。

    马蹄缓行,临河饮水,左丰与张安坐于山头小憩。

    “先生,你不回头望一眼,过了此地,可就再看不到涿县了。”

    左丰宣过很多次官职,有招摇过市的,有亲朋相送的,更甚者大宴数百,唯有张安这种简行的,他是头一次见。

    “不必看,吾已备足了美酒,了无牵挂。”张安闭目感受着山间风儿,惬意而舒适。

    “先生,奴婢还有一事需要告知。”

    “讲!”

    “先生此去先入司隶,叩谢天恩,后才能到右扶风,此间见了陛下,有一事需要纠个细则。”

    “嗯?”

    “便是先生的年岁,先生需称自己已加过冠了。”左丰让张安谎报自己的年龄。

    “这是为何?”

    “多年规矩罢了。”

    当年武帝君临朝时官官庇护之风甚浓,官员的岁龄多是年幼,朝堂上都是官家子嗣,故而传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那上次你家兄弟不是向陛下禀告过吾的年岁,如此只怕要落个欺君了。”

    “无妨,今时不同往日,先生只管如此说便可,奴婢自会为你打点。”左丰说的轻松,其中的意思有两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