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十七章 此子可信
    “锵!”

    蛇矛与那枪尖错出火花,豹额大汉一把勒住马缰,只见那匹黑马双前蹄腾空,健壮的马足上有一撮显眼的白毛,好一匹乌云踏雪。

    “嘿!”

    豹额大汉将蛇矛猛然下挥,其间千钧力道直击张合头颅。

    张合见状双手持枪杆举过头顶,只听一声马儿悲鸣,张合的坐骑受不了这般重压,双前蹄跪地将张合落下马背。

    双方交手十**,张合不敌豹额大汉。

    “汝可服?”豹额大汉用蛇矛指着张合的胸膛问道。

    “要杀便杀,莫要辱我,今日只不过是这贼马不吃力罢了。”张合心中明知武艺不如豹额大汉,但嘴间硬气不能落了男儿风采。

    “翼德兄,莫要伤人!”张安此时赶到了囚车旁。

    张飞一见张安立即欣喜,翻身下马双手扶住张安的臂膀:“仲定,你怎来了广宗,哥哥想你紧啊!”

    张飞与张安是一见投缘,平生就这一人将他喝吐于酒肆门前,若非桃园结义在先,张翼飞定与张仲定叩皇天拜后土。

    “兄长,这是张合张儁乂,与安有厚义相交,今日我怕兄长做了愚事,特让儁乂兄前来和解。”张安道出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是自家兄弟,翼德多有得罪。”张飞看在张安的颜面上扶起了张合,口中致了几句歉意。

    “将军好武艺,合甘拜下风。”张合面色有些沮丧,这世间闻山更有一山高。

    “哎呀!这位兄弟切莫自薄,翼德长你几岁,胜在气力,多了几分经验罢了。”张飞与张安一样是天生的自来熟,要不然也不会与刘,关二人见了一面就做了兄弟。

    “将军与仲定却是性情相投啊!”张合收了失落心笑道。

    “仲定,随我去拜会两位兄长。”张翼德拉住张安的右手,二人来到刘备马前。

    张安查视了一眼衣袍,随即向二人行礼:“玄德公,云长兄,几日未见,二位依旧神采斐然,安有礼了。”

    刘备也不托大,亲自下马扶起张安,笑容和善殷勤:“仲定,备也甚是想念你呀!你在清河郡的作为实乃仗义国士。”

    “扶墙君子,名誉冀州,关某也为你喜。”关羽拍了拍张安肩膀,此次不仅有了正眼,更是添了笑容。

    “仲定只是依靠季珪兄之势,不及三位兄长策马疆场,奋勇杀敌。玄德公,今日之事我可一问?”张安指了指那位脸色发白的宦官说道。

    刘备无奈摇头不愿多言,关羽则开口道出细情。

    “这囚车上所押的是北中郎将,兄长年少时拜在子干公门下,今日子干公被小人所害,一时情急动了刀兵。”

    “玄德公怎可如此糊涂?朝廷大事岂是吾辈可以左右?如今黄巾未平,吾辈应以剿贼为先,子干公名誉四海,乃是国之重器,陛下岂会加害于他?”张安话语一出,刘,关二人皆面色不喜。

    “张仲定,你怎可为这宦阉说话!”张飞指着张安鼻子说道。

    “翼德兄莫急。”张安快步走到崔琰身旁,二者交谈了两句,崔琰递给张安一袋银钱。

    张安随即走到那位瘦小的宦官面前:“敢问足下姓名?”

    “奴婢姓左名丰,多谢先生相救。”左丰今日差点丢了命,到现在额头虚汗不断。

    “吾欲化解今日局面,不知足下可否听从?”张安为左丰戴正官帽笑道。

    “先生若能出面,奴婢感激不尽,敢问先生姓名?”左丰此时已有些热泪盈眶,若非这家救星恐怕自己就要命落广宗了。

    “无名小辈,不足挂齿。今日我家三位兄长与足下起了冲突,其中定有误会,足下收了这包金银,权当无事发生如何?”

    “先生高义,奴婢定不敢挂怀。”左丰不敢收这银钱,却被张安强行塞入他的怀中。

    “足下,吾还有一事相求。”

    “先生,但讲无妨。”

    “这一路远去不可慢待子干公。咱们击掌为誓,只做君子。”张安伸出手掌放在左丰面前。

    “先生,此生只你一人与我说君子,此番高看,丰感激涕零。”

    左丰平生第一次自称用了名姓,人人看他都做狗,唯有张安当他是个人。

    “好,如此约定,足下稍等片刻。”

    张安大踏步走向囚车,车内端坐着一位老者,此人身高八尺有余,面方国正,双目炯炯有神,从这面貌中也能瞧出这老者年轻时的风采。

    “汝是何人?”

    卢植,字子干,一代名儒,时任北中郎将。

    “张家后辈见过子干公,几月前本家迁居涿县,安还去过府上拜会,只可惜未曾逢面。”张安持礼落拜。

    “张安?可是清河张仲定?”卢植双目一亮,如果是此人,他还有交谈的兴趣。

    “正是不才,子干公今日蒙冤,乃是国门不幸啊!”张安惋惜道。

    “你且上前,既然要立志做个竹节端人,为何要与那阉宦给银钱?买做军粮,资助国事岂不更好?”卢植一生教过很多学生,不由自主的便说起了正邪之道。

    “皆是世人缪赞,安只是一介凡俗酒徒,今日与公相谈,欲求一事。”张安不做辩解,圣贤非他所及。

    “讲。”

    “欲求子干公手书一份。”

    “用作何处?”

    “有备无患。”

    卢植双目微微一收:“吾为何信汝?”

    “为汉室,为天下。

    其一,张氏一族全在涿县,我若用此信为非作歹,公可驱赶我一家入绝境。

    其二,清河崔氏愿与我做保人,若是此信使用不当,卢氏可联合天下士族对崔氏口诛笔伐,崔氏绝无半点怨言。”张安用全家性命和士人最看重的名声来求一封北中郎将的信函。

    “好!我便依你。”

    卢植扯下衣物一角,咬破手指。

    “要写何文?”

    “只写四字,此子可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