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汉臣 > 第九章 太守府
    却说微风拂月明,张仲定被张飞强行拉至了太守府,等三人到了地界,张孟衍站在一马车礼品旁与刘备扯些闲谈。

    “翼德,不可对先生无礼,快快放手。”刘备今日对张二爷更加热情了,不知是因为张世平的资助,还是听了某些人的谗言。

    “玄德公,有礼了。”

    张安上前一拜,身旁的张飞至此刻也不见撒手。

    “翼德!”刘备一声高喝,张飞忽而惊醒,随即松开了张安的手臂。

    “玄德公,不必责怪翼德兄,今日饮酒是安的提议。”张安暗自揉了揉酸麻的手臂,强颜欢笑的说道。

    “哎!我家三弟是个粗糙人,先生受苦了。”刘备满目疼惜的开口,这两句先生叫的亲热,其中怕是有诈数。

    “无妨,张门在此落户,理应前来拜会太守大人。玄德公,请!”张安暗自踹了一脚张行,怪他多嘴多舌。

    “先生,先请。”刘备脚下丝毫没有动意,让外人看起来是好礼节。

    张安摇头一笑,走到台阶前。

    “来者何人?”

    “涿郡刘玄德,中山张仲定特备薄礼,前来拜谒太守大人。”

    各家都是明白人,张府备着厚礼而来,而刘备空手而至,与人方便不过是举手之劳,更何况张安不爱斤斤计较,遂如了刘玄德的意愿。

    刘备听到此处略松了一口气,向张安投来感激目光,关羽也抚胡轻叹张安的良实。

    “且在门外等候。”

    侍者入门过了半柱香,后再引一众五人去了正厅。厅上端坐二人,为首者须发花白,次者中年模样。

    “汝等为何而来?”

    开口者姓刘名焉,字君朗,乃是大汉宗亲,鲁恭王刘余之后,性情唯诺,政绩平庸,行走官场靠的是一份老资格。

    “刘使君安好,吾乃中山客商张世平之弟张安,因蛾贼之乱逃来涿县,欲在此地落户,且请使君行个方便。”

    张安道明来意便立于一侧,不再言语。

    “原来如此,黄巾贼势大,流亡亦苦,你兄弟二人能来到涿县也是缘分,本官自当收留。”刘焉兴致平淡的说道。

    随即,刘备上前行礼:“使君安康,吾姓刘名备,字玄德,乃是中山靖王之后,少时师从卢公,郑公。今日闻蛾贼之乱,不忍生灵涂炭,自募义兵三百,特来投效刘使君。”

    刘备这套介绍大有深意,三言两语提高了自己的身价,闭口不谈织席贩履之事,与当日张安所听略有差异。

    刘焉一听,双目一明,招募义兵张榜多时今日终于有了成效,且投来的还是一位汉室宗亲,刘焉面色大喜道:“中山靖王之后,那本官应当道一句贤侄,你有这份报国之心,我心甚慰。来人,给列位设座。”

    “父亲,此人来路不明,不可轻信。”

    陪坐的中年男子是刘焉的儿子,刘君朗生有四子,长子刘范,次子刘诞,三子刘瑁,四子刘璋。

    范,诞,璋三个儿子都已举孝廉出仕,在朝中任官,唯有第三个儿子刘瑁才情实在拙劣,又无识时之明,刘焉怕这个儿子去了官场会被他人所害,所以一直留在身旁以侍孝道。

    “瑁儿,不可胡言,玄德贤侄是来助我等平乱,怎可拒人于千里之外?”刘焉其实对这身份根本不看重,他想要的是义兵,求的是平乱的人才,至于这重身份也就是套个亲近罢了。

    “父亲,汉室宗亲岂能由人冒领?皇家颜面何在?此人只是想攀附父亲,以求私欲罢了。”刘瑁自认为谏的是良言,开口便侃侃而谈。

    “你这厮敢侮辱我家兄长?今日若是在校场,定让你尝一尝某家新铸的蛇矛!”张飞可不管这是什么场合,直言袒护兄长。

    刘焉见到这莽人习性有些不喜,心道:汝还想杀吾儿不成?

    刘备千年不变的脸色这时也生了着急,张飞袒护自己无可厚非,但这场合怎可薄了刘焉的脸面,以后自家兄弟还要在他手下混吃食呢。

    “翼德,怎可乱言?我与兄长是同宗,又有长辈做主,你且退下。”刘备此时也气,但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己人微言轻呢?

    “嗯!玄德所言极是,本官绝对不会亏待尔等。”刘焉收了贤侄二字,全当收了一群不识礼数之徒。

    就在局面略微僵化之际,一位小吏冲入门庭,面色十万火急。

    “慌慌张张做甚,有何事慢慢道来!”

    “黄巾军来了,已经入了涿郡边境。”

    “什么?有多少人?”刘焉起身问道。

    “满林皆黄巾,沿河多浮尸。少说也有五六万人。”

    “大事不妙,这该如何是好?”刘焉一听来了这么多蛾贼,顿时心惊胆战。

    “使君莫慌,我兄弟三人愿出城迎敌,定破黄巾军,若有误差提头来见。”刘备一见机会来到,立即上前请战。

    “玄德贤侄高义,本官再给予你一千兵马,望你扫平贼寇。”刘焉身旁无良将,只能将这重宝压在刘玄德身上,至于刘瑁此时也不敢再多言一句。

    刘备领了军令,出城迎敌。而张安也很识趣地带着张行离开了太守府,叔侄二人走在街面上。

    “二叔,这五万大军刘玄德能否挡住?”

    “大军?没听说过揭竿而起的叫大军,充其量是些流寇亡民,只需破其头目,这帮大军便会不攻自散。”张安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今晚刘关张三兄弟要建功立业喽!

    “二叔,那……”

    “别问了,二叔累了,凡事要自己想,若你离了我岂不是成了痴呆儿?此外,以后莫要在外人面前夸耀吾,记住这是重点。”张安替张行整理了衣袍,温声说道。

    “二叔,为何不容人前夸耀啊?二叔的才情甘愿埋没吗?”

    “哼!早些归家吧!这世间不乏聪明人,谁也不是佼佼者,单单这一个刘玄德你可看的清楚吗?”

    “吾观刘玄德与那太守之子已经生了嫌隙,以后刘玄德得势定不会放过那太守之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