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冲冲的抱着鱼去了厨房,还好独居几年,收拾这些东西都不在话下。

    从厨房面板里拿出一套菜刀和要用的调料,杀生丸对她隔空取物的事见怪不怪了。

    看着桶里的大肥鱼,抬头问杀生丸 “全都做掉吗 ”比划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她也不知道杀生丸会吃多少。

    “可以。”

    “好。” 飞快的剁掉鱼头,用剪子剪开鱼腹,掏出内脏,刮鳞片切花刀。唉,好想念现代的超市里都调味好的鱼啊。

    “能请你生火吗。我不会。”

    杀生丸穿着白色狩衣,老老实实的蹲在炉灶前生火。果然啊,像参加变形记的少年,不过动作到是很熟练。

    “你往两个锅里都添点水。” 拿出从巫女那里顺的葱姜,切丝塞进鱼肚子里。撒上盐,糖,从土匪窝得的清酒来一点,路边摘得酸野果汁来点。

    再给鱼头来个均分,做个完美的调料马杀鸡。最后注入灵魂,从系统里拿出品级为“良”的剁椒罐头。一打开,酸辣的香味扑鼻。

    连瘴气都可免疫的杀生丸,灵敏的嗅觉突然被袭击,一股不可言说的杀伤力直冲脑门。

    王晓瑾看着安稳站着的杀生丸,突然冲了出去,速度快到自己只能看到残影。

    “啊,对了,日本这时候辣椒还没传过来。” 但是能怎么办呢,当然是继续啊。剁椒鱼头不仅好吃,食魂的技能自己也要得到啊。

    杀生丸整理好自己回来,王晓瑾已经把饭菜准备好放在桌子上了。那股酸辣味,也已经变得非常柔和。

    “你回来了,快来吃饭。” 冲他招招手。

    妖界长大的杀生丸对这一幕感到很新奇,一言不发的接过碗,甚至破天荒的说了句 “我开动了。 ”

    你那种感动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好吃吗好吃吗”星星眼。

    “好吃。”受不了这种眼神只能回答,其实杀生丸对口腹之欲没有那没强,以前的吃食,是自己在修炼路上杀完妖怪,随手就交给邪见处理,再小一点是在西国的宫殿的精美食物,他已经忘了。

    眼前的饭菜,的确比邪见手艺好太多了,那个鱼头味道比闻起来甚至更好一些。

    王晓瑾看着杀生丸跪着优雅的用餐,咀嚼速度飞快,但是却没有大动作,夹菜像是在挥笔写字。

    不愧是日本的妖怪,“杀生丸,你是贵族出身吗” 好奇问出来。

    “严格来说,是。” 西国现任继承人。

    “怪不得这么优雅,嘿嘿嘿。 ”

    王晓瑾只干掉了一条鱼,鱼头只吃了个剁椒,剩下的都被杀生丸吃了,连个骨头都没留。

    感觉这个大佬也不会伺候人,王晓瑾做完打扫工作,就跑到房间里躺下了。

    悄咪咪打开面板,收获颇丰,涨到了十四级。点亮了剁椒鱼头的食魂技能,美滋滋给自己按上被动 [闲人勿进]谁打我谁中毒。

    等级靠着杀生丸给的名气点蹭蹭点上去,太开心了。自己终于不是废柴了,现在我也是有技能的女人了。

    好想试试,打开门,发现杀生丸正在墙角调息。

    “杀生丸,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笑眯眯的坐在他身边,就怕杀生丸不能打她 “我有毒。”

    “这么巧啊,我也有毒。” 杀生丸用手撑着自己头,歪着头看她。

    “真的吗真的吗那你一定很强了。”正好可以测试自己的能力“你能帮我测一下吗,你会中毒吗。”

    杀生丸好奇的点点头,“不会中毒” 能够毒杀他杀生丸的毒药,还没有遇见过。

    “那你打我一下试试。” 唉,怎么就是个被动技能呢。

    杀生丸露出和善的看傻子目光,“哈,你吃鱼吃傻了吗”

    “唉,没办法,我这是个被动技能。被动技能你懂吧,需要条件触发的,这个毒就是有人打我,才能发挥。” 王晓瑾叹口气“你轻点打我哦记得。”

    杀生丸并不想动手,说实话,敏捷度连鱼都赶不上,他一巴掌下去她可能会死。

    但是被动有毒他也很好奇,跃跃欲试拍了她一巴掌。

    “我靠`Δ”王晓瑾被打到在地,“怎么这么疼。疼死了疼死了,不是说好的轻点。”

    “还挺耐打。” 杀生丸看着她,普通人可能早就被打死了,她只是被打到喊疼,啊,本来还想可以用来试试天生牙呢,毒没有感受到,天生牙也没机会用到,真是可惜。

    “你的被动毒呢。”

    “对啊,没道理你打我这么疼,被动还不能触发啊,你可以闻到毒吗 。”王晓瑾跃跃欲试。

    “可以啊 ” 这是要放血吗,这么狠

    “那好 ”王晓瑾掏出一根绣花针,闭着眼轻轻扎了一下,嘴里喊着好疼啊好疼啊,努力挤出了一滴血。

    “怎么样闻到毒气了吗。”

    腥甜夹杂浓郁的灵气,闻着就像成精的人参,偏偏眼前这个人还不自知,杀生丸无奈道 “你现在就像一个移动的妖怪补品,以后不要随便放血。”

    “那我的毒呢。”

    “坦白讲,我也不清楚,是不是我打的太轻了”

    王晓瑾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打那么疼了,还不能触发,“算了算了,我能看看你的毒吗。” 自己没有,看看别人的解解馋。

    杀生丸起身走到院子里“你就站那离远点看。”

    抬手,一滴绿色的毒液从雪白的指尖滴下来,地上慢慢被腐蚀了一个坑。

    “这么酷你太强了吧” 王晓瑾直接惊呆,人与妖的差距这么大吗。

    “这就很强吗。”有点骄傲的看着她。

    “你这还能腐蚀哦,”王晓瑾跑过来看小坑,“你能控制腐蚀形状吗。” 一脸激动的看着。

    糟糕,总感觉要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终于,王晓瑾被打击的心灵,在杀生丸用毒液在中间做出两个放腿坑平复了。

    杀生丸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