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瑾和杀生丸脚程都很快。俩人干掉一伙正在打劫的土匪,私吞了土匪所有存粮离开,天上的太阳才要发红。

    “杀生丸你快看,前方有村落”王晓瑾站在一个石头上特别兴奋。

    “ 嗯。走吧”

    经过半天的组队,王晓瑾根据杀生丸已经顺利摸清了这个世界,一个人族妖族天天打架的世界,怎么看怎么都像升级流副本。

    唉,生活不易,少主叹气 “ 你可以变成人吗,我怕这样人家会把咱们俩个赶出去。如果不行,今天就露营吧。”

    “可以。”杀生丸知道人类生存环境需求很高,看了下王晓瑾比自己还要奇怪的服装,觉得她自己也很容易被认作是妖怪。

    “你其实也需要换一身。” 杀生丸已经改变了发色,尾巴也收起来了,穿着白色狩衣。

    “对哦”突然想起来,自己的衣服露着半拉小腿,虽然有个大斗篷,看着瞬间换型的杀生丸,充满了深深地羡慕。

    从系统里扒拉了黑色一条裤子,躲在石头后面穿上,怪就怪吧。别的衣服太华丽了,更加不对劲了。

    “你看我这样行吗”

    “可以。”虽然也很奇怪。

    “品味不错 ”臭美地整理了下自己,冲着杀生丸比了个大拇指  “ 杀生丸,你现在很帅哦。” 嘴甜永远不会有错。

    “” 没有理人继续前进。

    “别走那么快,你等等我。你是不是害羞了呀,哎呀,真可爱。你要不要吃点心啊,鹄羹手艺可好了。来呀来呀”

    走的更快了。

    相处虽然只有半天,王晓瑾发现可能因为是妖怪的原因,杀生丸对事情的容忍度和下限都太强了,口头稍微调戏下只会自己加快步伐,根本没有别的反应。

    是只纸老虎啊,话说,这妖会不会是只小白虎,想想就有点激动。

    踏进村落附近,杀生丸就感受到了巫女的结界的波动。

    不过王晓瑾以为自己受到了什么阻力,她认为是什么风。抬手挥了挥挡了下,遮住眼,土路,容易眯眼。

    “ 次啦 ”这个脆弱的结界,就被打碎了。

    “嗯你有没有听到什么碎裂的声音。” 罪魁祸首却毫不知情。

    杀生丸冲着她笑了下 “你把村里的结界损坏了。”

    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嗯嗯嗯闯祸了闯祸了。

    杀生丸感受到巫女的动作了 “在这里等一下吧,巫女马上就来了。”

    “啊啊啊,苦主来了,这种事不会很严重吧,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结界啊,护住人家村里的结界啊。

    王晓瑾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强的能力,她知道管家的武器在自己身边形成了个小保护罩,没想到这么强,叹口气 “ 我真的以为是什么要糊我眼的风,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

    “你可以再给他们做一个。” 真诚的提出建议。

    “ 我不会 ”理直气壮的回答。

    杀生丸的感觉太强了,巫女和村里人拿着武器赶到他们面前,花了小二十分钟。

    王晓瑾看着一群人来了,立马从树荫里跑出来,露出一个真诚刺眼的微笑。

    花子警惕的看着这两位破坏者,一个是拥有灵力的女孩,一个像是贵族的公子,村民们也非常警惕安静的等待巫女的命令。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破坏的,有什么我可以补偿的请尽管开口。”

    花子把手伸向王晓瑾 “你是一个强大的孩子,请告诉我,你有接受过巫女的指导吗。”

    “ 我 ” 想起自己的马甲 “或许您听说过阴阳师吗。 ”

    花子有些激动的看向王晓瑾 “ 如果这样的话,就先请和那位大人进村子里详谈吧。”

    王晓瑾也有点不好意思,“您,等我一会。”从背后拿出四只箭矢插在地上。

    杀生丸走向前,抬手一挥,三只箭矢向另外三个方向飞去,一个新的结界形成。

    结界形成的时候,连村民们都能看到一点细微的彩色,气氛瞬间暖下来。

    王晓瑾热呵呵的跟着花子走在前面,悄咪咪的背过手给杀生丸比了个大拇指。

    在花子家里等待用饭,不少小孩子都好奇的跑过来瞧他们俩。

    “哥哥姐姐,你们是仙人吗。”  “笨蛋,这么好看,一定是仙人了,要不就是城里的大人物。”  “我第一次见这么好看的哥哥。”  “这个姐姐也很好看的。”

    真可爱啊,一群小孩在叽叽喳喳,却不敢上前。王晓瑾朝他们招招手 “小孩,你们过来呀。 ”

    大家还是不敢上前,大部分都在看站在屋角的杀生丸反应。

    小孩子们直觉真准啊,一眼就知道大佬是谁。

    “没事没事 ” 站起来像小孩子走去,从背包掏出鹄羹给的小甜点。 “一人一个拿好了。”

    大部分孩子拿着吃的都只吃了一小口,就开心的叫起来“太好吃了,我要拿给妹妹吃。” “我要拿给妈妈吃。”  “谢谢姐姐。”

    王晓瑾觉得有些难过,小孩子其实都穿的灰扑扑很简单。比起她这个享受了二十四年和平的女生来说,这些几岁的小孩,可能受过的苦比她都多,穿越的现实感更强了。

    “快回家去吧。”花子端着一口锅出来 “你们也该吃饭了。”

    “姐姐再见 ” “哥哥再见 ”

    “再见 ” 笑着摆摆手,哥哥还是在当木头人。

    王晓瑾小口小口喝着粥,听着花子巫女的安排。听到村里原来富绅的房子可以整理下给他们俩人歇脚的时候,立马答应在这里帮助花子巫女的请求。

    饭后跟着巫女来到住所,其实比起村里土屋,这套房子只是稍微好了一点,房屋也只大一点。

    但骗吃骗住的王晓瑾很满意,花子离开后,她就迫不及待的四处转悠,冲着杀生丸露出一个满意又猥琐的笑容 。

    “从现在开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