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都市言情 > 良缘绝配小医妃 > 011章,你可看清楚了!
    不但是太后娘娘的情绪渐渐平和了下来,就连在座的人脸上表情也是越来越丰富,简直可说是变幻莫测。目中原先面含鄙夷之色的那些人也因为这对新人的相貌和仪态实在是风华绝代,怎么看都稍胜刚才的一对而被震慑得成了惊艳之色。

    而这一切的一切,在眼睛看不见的北冥昱面前,自然是没有任何反响的。他一只手轻轻执着吕白鸯的一只手,高姿华态地走着,缓缓走到了皇上,太后等的面前,踏步准确地拉着吕白鸯跪下,就跪在了北冥渊和吕锦瑟的左边,刚刚好这边靠近太后皇祖母。

    北冥昱宽袖横里摆开,作礼熟练,姿态优雅,柔和的声音在整个大殿里清淅响起“儿臣携臣媳叩见太后,给太后皇祖母请安皇祖母千岁千千岁儿臣叩见父王,父皇万岁万万岁儿臣叩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吕白鸯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种帝王之家的奢华家宴,但这一路上她已经作好了既来之,则安之的心里准备。又,在电视剧中看多了这种宫廷大戏,面对这大殿中个个权倾天下的人物倒也没有手忙脚乱。

    她按照规矩,效仿着北冥昱做出恰如其分的宫廷大礼,也跟着北冥昱清声地说道“儿臣叩见太后,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千岁千千岁儿臣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叩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你不是个哑巴”

    在吕白鸯的声音甫落之时,这句话非常突兀地在整个大殿中响起。这又是十公主北冥昭的娇脆声音,她象发现新大陆一样,比任何人都快嘴,又比任何人都大胆敢言,脱口而出地大声恣意问了出来。

    吕白鸯从容地解释道“臣女从八岁那年开始就一直无法开口说话。但在昨天出嫁的途中,突然被一支银针射中后颈椎部位昏了过去。新婚之夜幽幽醒转时,却神奇地能开口说话了。”这是吕白鸯一路上想好的说辞。她既然能说话,当然不想做一个小哑巴。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她可不想受这种委曲。

    她这样一说,大家心里也更加雪亮,昨天的“阴差阳错”绝对不是所谓的“天意”,而是有人蓄谋已久。

    但是,她话音刚落,皇后娘娘就阴测测地看着她说道“三王妃,你可看清楚了这真的是你们吕家那个庶出的三千金吕白鸯吗昨天大婚之日,谁能在花桥中给她的后脖子射一支银针这银针射在脖子上,怎么就能让哑巴开口说话了”

    皇后这话瞬间让整个大殿的人都用怀疑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吕白鸯。而吕锦瑟打从听到吕白鸯那娇美如天籁般动听的声音时,就震惊得半天张着嘴巴合不拢来。吕白鸯怎么会说话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而且,她款款走来时,那自信的步履和风华绝代的丽影刺激得吕锦瑟眼球都要突出来了。

    听到皇后的问话后,吕锦瑟马上作出了反应,将所有的妒火中烧收敛起来,声音娇柔楚楚道“这这怎么可能她一定不是臣妾的三妹妹。臣妾那可怜见儿的三妹妹打从八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就再也无法开口说话。爹娘为她请遍了天下名医也无济于事。因此之故,三妹妹武功尽失,一直被世人讥笑为废柴。我们吕家因此而蒙羞,成为帝都一笑柄。”    不但是太后娘娘的情绪渐渐平和了下来,就连在座的人脸上表情也是越来越丰富,简直可说是变幻莫测。目中原先面含鄙夷之色的那些人也因为这对新人的相貌和仪态实在是风华绝代,怎么看都稍胜刚才的一对而被震慑得成了惊艳之色。

    而这一切的一切,在眼睛看不见的北冥昱面前,自然是没有任何反响的。他一只手轻轻执着吕白鸯的一只手,高姿华态地走着,缓缓走到了皇上,太后等的面前,踏步准确地拉着吕白鸯跪下,就跪在了北冥渊和吕锦瑟的左边,刚刚好这边靠近太后皇祖母。

    北冥昱宽袖横里摆开,作礼熟练,姿态优雅,柔和的声音在整个大殿里清淅响起“儿臣携臣媳叩见太后,给太后皇祖母请安皇祖母千岁千千岁儿臣叩见父王,父皇万岁万万岁儿臣叩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吕白鸯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种帝王之家的奢华家宴,但这一路上她已经作好了既来之,则安之的心里准备。又,在电视剧中看多了这种宫廷大戏,面对这大殿中个个权倾天下的人物倒也没有手忙脚乱。

    她按照规矩,效仿着北冥昱做出恰如其分的宫廷大礼,也跟着北冥昱清声地说道“儿臣叩见太后,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千岁千千岁儿臣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叩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你不是个哑巴”

    在吕白鸯的声音甫落之时,这句话非常突兀地在整个大殿中响起。这又是十公主北冥昭的娇脆声音,她象发现新大陆一样,比任何人都快嘴,又比任何人都大胆敢言,脱口而出地大声恣意问了出来。

    吕白鸯从容地解释道“臣女从八岁那年开始就一直无法开口说话。但在昨天出嫁的途中,突然被一支银针射中后颈椎部位昏了过去。新婚之夜幽幽醒转时,却神奇地能开口说话了。”这是吕白鸯一路上想好的说辞。她既然能说话,当然不想做一个小哑巴。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她可不想受这种委曲。

    她这样一说,大家心里也更加雪亮,昨天的“阴差阳错”绝对不是所谓的“天意”,而是有人蓄谋已久。

    但是,她话音刚落,皇后娘娘就阴测测地看着她说道“三王妃,你可看清楚了这真的是你们吕家那个庶出的三千金吕白鸯吗昨天大婚之日,谁能在花桥中给她的后脖子射一支银针这银针射在脖子上,怎么就能让哑巴开口说话了”

    皇后这话瞬间让整个大殿的人都用怀疑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吕白鸯。而吕锦瑟打从听到吕白鸯那娇美如天籁般动听的声音时,就震惊得半天张着嘴巴合不拢来。吕白鸯怎么会说话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而且,她款款走来时,那自信的步履和风华绝代的丽影刺激得吕锦瑟眼球都要突出来了。

    听到皇后的问话后,吕锦瑟马上作出了反应,将所有的妒火中烧收敛起来,声音娇柔楚楚道“这这怎么可能她一定不是臣妾的三妹妹。臣妾那可怜见儿的三妹妹打从八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就再也无法开口说话。爹娘为她请遍了天下名医也无济于事。因此之故,三妹妹武功尽失,一直被世人讥笑为废柴。我们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