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都市言情 > 良缘绝配小医妃 > 005章,伺候王爷沐浴更衣
    这么一想,吕白鸯走到门口,打开门,入目便是站着的丫环,婆子,小厮,侍卫一大堆。她声音不高不低,颇有主子威严,虽穿着古怪,却俨然便是一个地道的古代王妃道“进来吧,伺候王爷沐浴更衣。”

    一个穿着红色衣裙,年约十六,七岁,鬓发梳得比较好看些,模样儿也长得极是俏丽的大丫环带着两个蓝衣小厮,两个青衣丫环,两个灰衣老嬷嬷,一共七个人依次走进来,中规中矩地走进屋子后,跪下叩伏于地,一起向王爷和王妃行礼“叩见四爷殿下晨早金安叩见四王妃晨早金安”

    “起来吧”北冥昱寒烟漠漠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道,“王妃初来乍到,你们自报名字。”

    “是。”

    穿红色衣裙的大丫环起来之后,又向着吕白鸯屈膝福了一福“奴婢见过四王妃。奴婢是府上的大丫环红叶。这府上的小丫环都归奴婢管教,日后如有丫环伺候主子不周的,请王妃责罚。”

    两个年约十四,五岁的青衣小丫环也自报了名字。身材苗条,略显细瘦,长着一张瓜子脸,眼睛大大的那个叫绿衣“奴婢叫绿衣。”身材微胖,脸圆圆,皮肤白皙,眯着一双单眼皮长眸的叫卷珠“奴婢叫卷珠。”

    两个蓝衣小厮身材差不多,年纪也差不多,大约十六,七岁,模样生得极为周正。高一点的叫唐琅;矮一点的叫黄雀。

    唐琅“奴才见过四王妃,奴才叫唐琅,四爷习惯叫奴才小螳螂。”

    黄雀“奴才见过四王妃,奴才叫黄雀,四爷习惯叫奴才小黄雀。”

    唐琅黄雀,这两个名字也太好记了。

    两个老嬷嬷一个是张嬷嬷;一个是李嬷嬷。

    报了名字之后,两个老嬷嬷负责换洗被单,将被单收了出去。

    两个小厮伺候北野王的晨起梳洗更衣。

    三个丫环伺候吕白鸯沐浴后梳妆打扮。她们想必是没见过吕白鸯和吕锦瑟,主子被调包,她们自然也不知道。红叶一边伺候她一边赞叹“王妃真美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

    吕白鸯因为不用伺候北野王沐浴更衣而松了一口气。但这天下第一美人的封号是她的大姐吕锦瑟。她不动声色地问道“昨天陪我过来的丫环呢”

    红叶“王妃是说碧玉吗她今儿个早上起不来了,说是昨天晚上贪吃,吃坏了肚子,这会儿还让人请大夫去呢。”

    吕白鸯这下心里更加雪亮。原主的记忆中,吕白鸯的陪嫁丫环是秋诗。而碧玉则是大姐吕锦瑟的丫环。这会儿,碧玉只怕是因为不敢来才装病的话这更加证明了,这出新娘调包计不是巧合而是设计。

    可如今就算知道也已经既成事实,就如北野王所说,不可逆天了。

    因为要进宫给皇上皇后和太后奉茶,吕白鸯今天的打扮比较喜庆,穿着的仍然是大红色的衣裙。红叶给她梳了一个很飘亮又非常复杂的发鬓,发鬓上插了一些金饰和珠钗。她在镜子里看到盛装打扮的自己时,也不禁万分惊艳。    这么一想,吕白鸯走到门口,打开门,入目便是站着的丫环,婆子,小厮,侍卫一大堆。她声音不高不低,颇有主子威严,虽穿着古怪,却俨然便是一个地道的古代王妃道“进来吧,伺候王爷沐浴更衣。”

    一个穿着红色衣裙,年约十六,七岁,鬓发梳得比较好看些,模样儿也长得极是俏丽的大丫环带着两个蓝衣小厮,两个青衣丫环,两个灰衣老嬷嬷,一共七个人依次走进来,中规中矩地走进屋子后,跪下叩伏于地,一起向王爷和王妃行礼“叩见四爷殿下晨早金安叩见四王妃晨早金安”

    “起来吧”北冥昱寒烟漠漠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道,“王妃初来乍到,你们自报名字。”

    “是。”

    穿红色衣裙的大丫环起来之后,又向着吕白鸯屈膝福了一福“奴婢见过四王妃。奴婢是府上的大丫环红叶。这府上的小丫环都归奴婢管教,日后如有丫环伺候主子不周的,请王妃责罚。”

    两个年约十四,五岁的青衣小丫环也自报了名字。身材苗条,略显细瘦,长着一张瓜子脸,眼睛大大的那个叫绿衣“奴婢叫绿衣。”身材微胖,脸圆圆,皮肤白皙,眯着一双单眼皮长眸的叫卷珠“奴婢叫卷珠。”

    两个蓝衣小厮身材差不多,年纪也差不多,大约十六,七岁,模样生得极为周正。高一点的叫唐琅;矮一点的叫黄雀。

    唐琅“奴才见过四王妃,奴才叫唐琅,四爷习惯叫奴才小螳螂。”

    黄雀“奴才见过四王妃,奴才叫黄雀,四爷习惯叫奴才小黄雀。”

    唐琅黄雀,这两个名字也太好记了。

    两个老嬷嬷一个是张嬷嬷;一个是李嬷嬷。

    报了名字之后,两个老嬷嬷负责换洗被单,将被单收了出去。

    两个小厮伺候北野王的晨起梳洗更衣。

    三个丫环伺候吕白鸯沐浴后梳妆打扮。她们想必是没见过吕白鸯和吕锦瑟,主子被调包,她们自然也不知道。红叶一边伺候她一边赞叹“王妃真美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美人。”

    吕白鸯因为不用伺候北野王沐浴更衣而松了一口气。但这天下第一美人的封号是她的大姐吕锦瑟。她不动声色地问道“昨天陪我过来的丫环呢”

    红叶“王妃是说碧玉吗她今儿个早上起不来了,说是昨天晚上贪吃,吃坏了肚子,这会儿还让人请大夫去呢。”

    吕白鸯这下心里更加雪亮。原主的记忆中,吕白鸯的陪嫁丫环是秋诗。而碧玉则是大姐吕锦瑟的丫环。这会儿,碧玉只怕是因为不敢来才装病的话这更加证明了,这出新娘调包计不是巧合而是设计。

    可如今就算知道也已经既成事实,就如北野王所说,不可逆天了。

    因为要进宫给皇上皇后和太后奉茶,吕白鸯今天的打扮比较喜庆,穿着的仍然是大红色的衣裙。红叶给她梳了一个很飘亮又非常复杂的发鬓,发鬓上插了一些金饰和珠钗。她在镜子里看到盛装打扮的自己时,也不禁万分惊艳。    这么一想,吕白鸯走到门口,打开门,入目便是站着的丫环,婆子,小厮,侍卫一大堆。她声音不高不低,颇有主子威严,虽穿着古怪,却俨然便是一个地道的古代王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