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都市言情 > 良缘绝配小医妃 > 003章,伺侯我沐浴更衣
    北冥昱声音如轻烟漠雪般飘进吕白鸯的耳朵里“你不是哑巴”

    吕白鸯心头微微震颤,这才想到,真正的吕白鸯是个哑巴,而她却会说话。所以,现在北冥昱是在怀疑她不是真正的吕白鸯可是,她这副身子是真正的吕白鸯,就算他怀疑,那又如何更何况,做不做这个北冥昱的王妃,对她来说,也没那么重要。她初来乍到的,对这个玄幻王朝的了解还仅仅是旧主的一点记忆。

    而这个旧主八岁以前是一个练武的天才。年仅八岁,她已经有了五级的灵力修为,是五行金木火水土中极少能御金,水,木三栖的天才。可八岁那一年,一场变故彻底改变了她。她突然一夜醒来后发不出声音而成了哑巴,而且,灵力修为也突然莫名其妙地失去,一切灵力归零。

    从此之后,她居然失去了修练的天赋,再怎么努力,在这个尚武,以武为尊的玄幻大周朝里,她无法修练,那就是一个废人。于是,她心里自卑,人也变得胆小,懦弱,一直就呆在家里不敢出门。就算她是东沧王殿下北冥渊的准王妃,她也一直抬不起头来,被人暗地里称之为“废物”。东沧王殿下因为吕国公爷吕君庭在朝野威名赫赫,手掌兵权虎符,自然不敢轻易退掉这门圣上御赐的婚事。

    总而言之,在原主不多的记忆中,她只见过东沧王殿下北冥渊一眼,心中便对北冥渊这个准夫婿念念不忘,但却又觉得自己成了废物配不上他。对于北野王北冥昱,在她的记忆中,好象是八岁之前见过一次,但记忆很模糊,八岁之后,那是一次都没有见过。

    此时此刻,吕白鸯对于这个玄幻大周朝的了解也就仅仅限于旧主这么一点可怜的记忆了。她转身向着北冥昱,因为他看不见,她的目光大胆地看着他道“我都说了这么多话,当然已经不是哑吧。不过,我就奇怪了。你眼睛既然看不见,又怎么会知道,我是吕白鸯,而不是吕锦瑟你要是知道我不是吕锦瑟而是吕白鸯,那昨天晚上的洞房花烛,你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禽兽之事”

    一看这些被撕破了一地的衣裳,吕白鸯心里就油然而生出大片的阴影面积。她昨天可是晕过去了,为什么他还如此残暴这得有多变态啊想到这里,吕白鸯看着他那天神般的俊容便开始大打折扣了。

    “这不是你自己刚刚说你是吕白鸯吗昨天晚上,我被人在酒里下了药。”北冥昱嘴角邪了邪,有些冷嗤,好象吕白鸯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你真的看不见我”吕白鸯穿好了衣服,犹自不太相信这男人当真看不见。果然啊,人无完人,这么好的花容月貌,犹如天神降世,瞧着风华绝代的男子,却偏偏是一个盲的,这个缺陷也太令人扼腕了。

    “嗯。”北冥昱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你穿好衣服了”

    “穿好了。”

    “那你过来,伺候我去沐浴更衣。”北冥昱理所当然地说着。

    “我伺候你沐浴更衣”吕白鸯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

    “有问题吗”北冥昱看着吕白鸯,面无表情,好象,这是一个极简单的问题。    北冥昱声音如轻烟漠雪般飘进吕白鸯的耳朵里“你不是哑巴”

    吕白鸯心头微微震颤,这才想到,真正的吕白鸯是个哑巴,而她却会说话。所以,现在北冥昱是在怀疑她不是真正的吕白鸯可是,她这副身子是真正的吕白鸯,就算他怀疑,那又如何更何况,做不做这个北冥昱的王妃,对她来说,也没那么重要。她初来乍到的,对这个玄幻王朝的了解还仅仅是旧主的一点记忆。

    而这个旧主八岁以前是一个练武的天才。年仅八岁,她已经有了五级的灵力修为,是五行金木火水土中极少能御金,水,木三栖的天才。可八岁那一年,一场变故彻底改变了她。她突然一夜醒来后发不出声音而成了哑巴,而且,灵力修为也突然莫名其妙地失去,一切灵力归零。

    从此之后,她居然失去了修练的天赋,再怎么努力,在这个尚武,以武为尊的玄幻大周朝里,她无法修练,那就是一个废人。于是,她心里自卑,人也变得胆小,懦弱,一直就呆在家里不敢出门。就算她是东沧王殿下北冥渊的准王妃,她也一直抬不起头来,被人暗地里称之为“废物”。东沧王殿下因为吕国公爷吕君庭在朝野威名赫赫,手掌兵权虎符,自然不敢轻易退掉这门圣上御赐的婚事。

    总而言之,在原主不多的记忆中,她只见过东沧王殿下北冥渊一眼,心中便对北冥渊这个准夫婿念念不忘,但却又觉得自己成了废物配不上他。对于北野王北冥昱,在她的记忆中,好象是八岁之前见过一次,但记忆很模糊,八岁之后,那是一次都没有见过。

    此时此刻,吕白鸯对于这个玄幻大周朝的了解也就仅仅限于旧主这么一点可怜的记忆了。她转身向着北冥昱,因为他看不见,她的目光大胆地看着他道“我都说了这么多话,当然已经不是哑吧。不过,我就奇怪了。你眼睛既然看不见,又怎么会知道,我是吕白鸯,而不是吕锦瑟你要是知道我不是吕锦瑟而是吕白鸯,那昨天晚上的洞房花烛,你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禽兽之事”

    一看这些被撕破了一地的衣裳,吕白鸯心里就油然而生出大片的阴影面积。她昨天可是晕过去了,为什么他还如此残暴这得有多变态啊想到这里,吕白鸯看着他那天神般的俊容便开始大打折扣了。

    “这不是你自己刚刚说你是吕白鸯吗昨天晚上,我被人在酒里下了药。”北冥昱嘴角邪了邪,有些冷嗤,好象吕白鸯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你真的看不见我”吕白鸯穿好了衣服,犹自不太相信这男人当真看不见。果然啊,人无完人,这么好的花容月貌,犹如天神降世,瞧着风华绝代的男子,却偏偏是一个盲的,这个缺陷也太令人扼腕了。

    “嗯。”北冥昱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你穿好衣服了”

    “穿好了。”

    “那你过来,伺候我去沐浴更衣。”北冥昱理所当然地说着。

    “我伺候你沐浴更衣”吕白鸯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

    “有问题吗”北冥昱看着吕白鸯,面无表情,好象,这是一个极简单的问题。    北冥昱声音如轻烟漠雪般飘进吕白鸯的耳朵里“你不是哑巴”

    吕白鸯心头微微震颤,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