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子寻没有说话,只是伸手突然摸向了她的腰间的口袋,他的手掌很大,带着一丝温热的暖意,宋软软瞪大眼睛,却见顾子寻微微蹙了蹙眉。

    没有录音笔。

    宋软软小小的身子被他圈在身体与墙壁之间,鼻翼间钻进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带着男性的有些霸道的气息,她有些别扭的别过了眼神。

    “手机。”

    宋软软抬起头,而后意识到,他是担心自己偷拍什么的。

    宋软软乖乖递上了自己用了三年的手机。

    在顾子寻黑沉沉的眸子下,她亲手打开了手机的相册和录音,给他检查了一遍。

    “我真的只是上个卫生间。”

    顾子寻捏着手中碎了一角的手机,目光落在面前女生水灵灵的眼睛上。

    那双眼纯净又漂亮,与他记忆中的某张脸逐渐重合,一时竟让他没了脾气。

    他站直身子,将手边的袖子挽了挽,露出一小截干净结实的小臂。

    “名字。”

    “宋软软。”

    男人要她的名字绝对是为了了解更多她的信息,万一她出去泄密了,他能更快的找到她。

    果然,男人寒潭般的眸子落在她的脸上,缓缓道“今天的事,不许对外面说一个字。”

    宋软软服软的点头。

    顾子寻将手机给她,靠在墙边,从口袋摸出了一根烟,修长的手指中间燃起一星火光,垂头的时候刘海落在两道墨眉上方,映着那双深邃的眸子,竟是说不出的性感好看。

    “顾盛医院只接待比较重要的病人,你是怎么过来的”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有身份的人家的女儿。

    闻言,宋软软却是露齿一笑。

    她长得本就漂亮,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起来,目光湛湛,嘴角边出现两个梨涡,,倒是添了几分甜美。

    “被迫认了个有钱的爸妈。”

    话音刚落,宋软软手中的手机适时响了起来。

    她将手机拿起来放到耳边,听到宋天有些不悦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你说的那两个条件,我同意了。”

    宋软软嘴角向上勾了勾。

    “谢谢爸。”

    她的语气欢快,但是眸子里却无半分笑意。

    顾子寻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他漂亮的凤目敛了敛,眼中情绪晦暗不明。

    捐骨髓对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影响,在床上躺了半天,宋软软就若无其事的去到了宋飞泉的病房。

    遥遥还有几十米的距离,就听见了宋鸣玉不满的声音。

    “爸,她怎么能这样,居然拿哥的性命威胁你”

    之后语气急转直下,透着一股可怜兮兮。

    “我知道,我不是爸的亲生女儿,可是,可是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为了你们豁出性命的”

    宋软软推门而入,宋鸣玉的声音戛然而止。

    宋飞泉已经醒了过来,脸色略有苍白,他转过眼瞥了一眼门边的女人,微微怔了怔。

    宋软软跟他,很像。

    最大的不同是那双眼睛,宋软软的眼睛很大,透着一股水灵劲,但是宋飞泉的眼睛却带着一股淡淡的疏离。

    宋软软移过目光,看见站在宋天旁边撒娇的那个粉色的身影,紧紧掐住自己的手掌。

    宋鸣玉,上一世害她进地狱的人。    顾子寻没有说话,只是伸手突然摸向了她的腰间的口袋,他的手掌很大,带着一丝温热的暖意,宋软软瞪大眼睛,却见顾子寻微微蹙了蹙眉。

    没有录音笔。

    宋软软小小的身子被他圈在身体与墙壁之间,鼻翼间钻进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带着男性的有些霸道的气息,她有些别扭的别过了眼神。

    “手机。”

    宋软软抬起头,而后意识到,他是担心自己偷拍什么的。

    宋软软乖乖递上了自己用了三年的手机。

    在顾子寻黑沉沉的眸子下,她亲手打开了手机的相册和录音,给他检查了一遍。

    “我真的只是上个卫生间。”

    顾子寻捏着手中碎了一角的手机,目光落在面前女生水灵灵的眼睛上。

    那双眼纯净又漂亮,与他记忆中的某张脸逐渐重合,一时竟让他没了脾气。

    他站直身子,将手边的袖子挽了挽,露出一小截干净结实的小臂。

    “名字。”

    “宋软软。”

    男人要她的名字绝对是为了了解更多她的信息,万一她出去泄密了,他能更快的找到她。

    果然,男人寒潭般的眸子落在她的脸上,缓缓道“今天的事,不许对外面说一个字。”

    宋软软服软的点头。

    顾子寻将手机给她,靠在墙边,从口袋摸出了一根烟,修长的手指中间燃起一星火光,垂头的时候刘海落在两道墨眉上方,映着那双深邃的眸子,竟是说不出的性感好看。

    “顾盛医院只接待比较重要的病人,你是怎么过来的”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有身份的人家的女儿。

    闻言,宋软软却是露齿一笑。

    她长得本就漂亮,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起来,目光湛湛,嘴角边出现两个梨涡,,倒是添了几分甜美。

    “被迫认了个有钱的爸妈。”

    话音刚落,宋软软手中的手机适时响了起来。

    她将手机拿起来放到耳边,听到宋天有些不悦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你说的那两个条件,我同意了。”

    宋软软嘴角向上勾了勾。

    “谢谢爸。”

    她的语气欢快,但是眸子里却无半分笑意。

    顾子寻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他漂亮的凤目敛了敛,眼中情绪晦暗不明。

    捐骨髓对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影响,在床上躺了半天,宋软软就若无其事的去到了宋飞泉的病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