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软软坐在喧闹的街边,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目光死死落在手中捏着的简历上。

    她刚刚似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醒后,她就在这里。

    一切跟三年前一模一样。

    三年前,她刚刚从一个三流的演艺学院出来,这是她第一次出来找工作。

    所以她这是重生了

    极度的震撼之后,宋软软冷静下来,面色逐渐变得冰冷。

    如果这些是真的,那现在那些人应该会过来了。

    这个念头刚刚落下,她的身边就停下一辆黑色的奔驰,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走到她的面前,看了看手中的照片,而后微笑道“请问你,是江软软小姐吗”

    宋软软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内心涌动的情绪,抬起头,冲他露出一个灿然的笑意“是。”

    三年前,宋家人突然找到她,说她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要接她回去。

    因为她的哥哥宋飞泉得了重病,需要骨髓移植。

    坐在医院里,宋软软看着冰冷的走廊,内心竟然没有一丝波动。

    死过一次之后,再懦弱的人,好像也能够变得刚硬无惧了。

    迎面走过来一对中年雍容华贵的夫妇,宋天和徐茵茵,正是她的所谓的亲生父母。

    徐茵茵跟所有保养得体的贵妇人一样,但是眼睛红肿,面色也有些憔悴,当然不是因为认回了亲生女儿,而是因为她的儿子此刻正躺在病房中。

    “那个,软软,你身份的事,律师都跟你说了吧”

    夫妻二人看着宋软软,都有些惊讶。

    本以为在从小在乡下长大,模样会生的粗鄙,但是面前的女孩子面容白皙,模样娇艳,那双大眼睛里透着一股水灵灵的动人,竟有几分徐茵茵年轻时候的样子。

    徐茵茵一把握住她的手“从今天起,你就跟我们姓宋了,宋软软,好不好”

    三年前,面对这场认亲大戏,宋软软还感动得落了泪。

    现在她心中只有无尽的讥讽。

    “我知道了,我愿意捐骨髓”

    “那太好了,事不宜迟,现在就去”宋天惊喜的出声,还没说完,便被宋软软打断了。

    “但是我有两个条件。”

    望着愣住的二人,宋软软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合约“第一,这些年一直是江爷爷将我抚养长大,他知道我的遭遇之后,对他家人干的事很愧疚,爷爷现在重病在身,我希望宋家能给他最好的治疗;第二,听说宋鸣玉也走了演戏这条路,以后她有的资源,要同样给我一份。”

    宋天完全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土包子居然会跟他开口讲条件。

    徐茵茵脸色也有些难看,本来还有的一丝惭愧顿时烟消云散。

    “软软,你这是什么话,你是我们的亲生女儿,鸣玉有的,怎么会不给你呢”

    “这不是怕你们以后心软嘛,毕竟知道了她是个冒牌货之后,你们也没把她送走不是”

    宋软软淡淡笑了笑。

    宋天怒不可遏“你什么态度飞泉是你哥哥,你给他捐骨髓天经地义”

    宋软软将合约放在一旁的椅子上“爸,这事我不着急,您和妈先考虑一下,我去个卫生间,等会再过来。”    宋软软坐在喧闹的街边,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目光死死落在手中捏着的简历上。

    她刚刚似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醒后,她就在这里。

    一切跟三年前一模一样。

    三年前,她刚刚从一个三流的演艺学院出来,这是她第一次出来找工作。

    所以她这是重生了

    极度的震撼之后,宋软软冷静下来,面色逐渐变得冰冷。

    如果这些是真的,那现在那些人应该会过来了。

    这个念头刚刚落下,她的身边就停下一辆黑色的奔驰,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走到她的面前,看了看手中的照片,而后微笑道“请问你,是江软软小姐吗”

    宋软软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内心涌动的情绪,抬起头,冲他露出一个灿然的笑意“是。”

    三年前,宋家人突然找到她,说她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要接她回去。

    因为她的哥哥宋飞泉得了重病,需要骨髓移植。

    坐在医院里,宋软软看着冰冷的走廊,内心竟然没有一丝波动。

    死过一次之后,再懦弱的人,好像也能够变得刚硬无惧了。

    迎面走过来一对中年雍容华贵的夫妇,宋天和徐茵茵,正是她的所谓的亲生父母。

    徐茵茵跟所有保养得体的贵妇人一样,但是眼睛红肿,面色也有些憔悴,当然不是因为认回了亲生女儿,而是因为她的儿子此刻正躺在病房中。

    “那个,软软,你身份的事,律师都跟你说了吧”

    夫妻二人看着宋软软,都有些惊讶。

    本以为在从小在乡下长大,模样会生的粗鄙,但是面前的女孩子面容白皙,模样娇艳,那双大眼睛里透着一股水灵灵的动人,竟有几分徐茵茵年轻时候的样子。

    徐茵茵一把握住她的手“从今天起,你就跟我们姓宋了,宋软软,好不好”

    三年前,面对这场认亲大戏,宋软软还感动得落了泪。

    现在她心中只有无尽的讥讽。

    “我知道了,我愿意捐骨髓”

    “那太好了,事不宜迟,现在就去”宋天惊喜的出声,还没说完,便被宋软软打断了。

    “但是我有两个条件。”

    望着愣住的二人,宋软软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合约“第一,这些年一直是江爷爷将我抚养长大,他知道我的遭遇之后,对他家人干的事很愧疚,爷爷现在重病在身,我希望宋家能给他最好的治疗;第二,听说宋鸣玉也走了演戏这条路,以后她有的资源,要同样给我一份。”

    宋天完全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土包子居然会跟他开口讲条件。

    徐茵茵脸色也有些难看,本来还有的一丝惭愧顿时烟消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