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都市言情 > 你的诺言 > 第6章 第 6 章
    “主子,程姑娘今天一天没吃过东西,也没出过房门,要去看看吗”碧舞端着没送出去的晚膳找到自家主子“早上的时候她说没睡醒,不吃,中午的时候说不饿不吃,刚才就说了不吃两个字,语气也不对,像是呼吸不畅的样子。”

    “走吧,去看看”徐谨言点头跟着碧舞往客房去,这无疑是个探究程笑颜秘密的好时候,不可见人的真容,以及那两杯不知从何而来的“解药”。

    “程姑娘,程姑娘你在吗”碧舞敲门,房里没有动静。

    “继续敲”徐谨言确定人在房内,屋内的人气息并不平稳。

    瓷器清脆的碰撞声从屋里想起,紧接着是啪嚓一声,跌落地面的声响伴随着女人一声闷哼,徐谨言皱眉,向前一脚踢开了房门。

    已是傍晚,天色微沉,但依稀可见屋里东倒西歪的桌椅和桌案边泛着白光的破碎花瓶以及倒在花瓶碎片周围,蜷缩成一团的女人。

    碧舞赶忙点上烛台,终于看清了屋内的场景,一片混乱,她有些迟疑的开口“程姑娘,这是怎么了”

    徐谨言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只觉得怀里的人除了呼吸声就只剩下压抑在喉咙里的痛苦,是的,痛苦,程笑颜蜷成一团,手背上是花瓶碎片划破的伤口,手腕上还缠着纱布,整个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全身青筋凸起显得狰狞不堪,她双目紧闭,死死的咬住嘴唇。

    “她这个样子该不是用药封住了自己的五感吧”外出归来的青山见状提出猜想。

    “那程姐姐得多疼才会用那种药,齐哥说那药的副作用比软筋散还厉害,得持续半个月。”清水咬着嘴唇,眼里满是不忍。

    徐谨言盯着她苍白的脸看了许久,汗水浸湿了易容的脸,露出白皙的肤色,纤长卷翘的睫毛以及小巧微挺的鼻子,五官组合在一起小巧精致,和平常看起来一样又不一样,这时才发现她是真的瘦弱,骨节明显,宽厚的被子搭在她身上反而衬的她更加单薄。

    “那就让她这样受着吗主子,昨天程姑娘见我续玉膏用完了还给了我一瓶,说女孩子手上留疤不好看。”碧舞望着自己主子斟酌开口“有什么办法让她好受一点”

    “是啊,主子,程姐姐看起来真的不太好。”清水跟着附和。

    徐谨言收回视线:”我试试吧,青山你明天按原计划回去,清水准备一辆马车,后天我们启程,碧舞你收拾屋子,打盆水来,然后都下去吧”

    随着温暖绵长的内力缓缓传入,程笑颜皱成一团的眉毛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暖流缓解了体内的痛感,随着时间推移,蜷缩的身子也逐渐展开。

    徐谨言就这样守了程笑颜一整夜,时不时给她渡些内力缓解疼痛,更多的时候是在打量这个才认识几天的女人,手腕上的纱布解开是明显还没有结痂的割伤,所以,那两杯所谓的解药,确实是你的血,对吗

    她穿着里衣,面料是上好的绸缎,可见白日里那些粗布外衣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之前无论是手还是脸,肤色都是暗淡平常,而现在无意间露出的手臂彰显了她真正的肤色,和被汗水浸湿后的脸蛋一样白皙细腻,可能她唯一没有伪装的就是头发了,枯黄干燥,一看就是营养不良又疏于打理的样子。

    还有给碧舞的续玉膏,和怀虚谷里特制出来的无甚差别,你,到底又和怀虚谷有没有关系    “主子,程姑娘今天一天没吃过东西,也没出过房门,要去看看吗”碧舞端着没送出去的晚膳找到自家主子“早上的时候她说没睡醒,不吃,中午的时候说不饿不吃,刚才就说了不吃两个字,语气也不对,像是呼吸不畅的样子。”

    “走吧,去看看”徐谨言点头跟着碧舞往客房去,这无疑是个探究程笑颜秘密的好时候,不可见人的真容,以及那两杯不知从何而来的“解药”。

    “程姑娘,程姑娘你在吗”碧舞敲门,房里没有动静。

    “继续敲”徐谨言确定人在房内,屋内的人气息并不平稳。

    瓷器清脆的碰撞声从屋里想起,紧接着是啪嚓一声,跌落地面的声响伴随着女人一声闷哼,徐谨言皱眉,向前一脚踢开了房门。

    已是傍晚,天色微沉,但依稀可见屋里东倒西歪的桌椅和桌案边泛着白光的破碎花瓶以及倒在花瓶碎片周围,蜷缩成一团的女人。

    碧舞赶忙点上烛台,终于看清了屋内的场景,一片混乱,她有些迟疑的开口“程姑娘,这是怎么了”

    徐谨言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只觉得怀里的人除了呼吸声就只剩下压抑在喉咙里的痛苦,是的,痛苦,程笑颜蜷成一团,手背上是花瓶碎片划破的伤口,手腕上还缠着纱布,整个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全身青筋凸起显得狰狞不堪,她双目紧闭,死死的咬住嘴唇。

    “她这个样子该不是用药封住了自己的五感吧”外出归来的青山见状提出猜想。

    “那程姐姐得多疼才会用那种药,齐哥说那药的副作用比软筋散还厉害,得持续半个月。”清水咬着嘴唇,眼里满是不忍。

    徐谨言盯着她苍白的脸看了许久,汗水浸湿了易容的脸,露出白皙的肤色,纤长卷翘的睫毛以及小巧微挺的鼻子,五官组合在一起小巧精致,和平常看起来一样又不一样,这时才发现她是真的瘦弱,骨节明显,宽厚的被子搭在她身上反而衬的她更加单薄。

    “那就让她这样受着吗主子,昨天程姑娘见我续玉膏用完了还给了我一瓶,说女孩子手上留疤不好看。”碧舞望着自己主子斟酌开口“有什么办法让她好受一点”

    “是啊,主子,程姐姐看起来真的不太好。”清水跟着附和。

    徐谨言收回视线:”我试试吧,青山你明天按原计划回去,清水准备一辆马车,后天我们启程,碧舞你收拾屋子,打盆水来,然后都下去吧”

    随着温暖绵长的内力缓缓传入,程笑颜皱成一团的眉毛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暖流缓解了体内的痛感,随着时间推移,蜷缩的身子也逐渐展开。

    徐谨言就这样守了程笑颜一整夜,时不时给她渡些内力缓解疼痛,更多的时候是在打量这个才认识几天的女人,手腕上的纱布解开是明显还没有结痂的割伤,所以,那两杯所谓的解药,确实是你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