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江山北顾 > 第24章 最后一课
    对于丰王说自己是“逆子”,楚泰表示无所谓。

    反正,老头子看上去,也时日无多了。

    “父王,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那儿臣就告退了,您好好在这里养病就好。”

    说完这话之后,楚泰作了个揖,转身就准备离开。

    反正能从老头子嘴里听到当年宣武门的一些事情,今天也算没白来。

    而且,自己也没有必要在这里花太多时间,现在的朝堂,自己也掌控得也差不多了。

    “咳咳咳,小泰,你,你能不能答应父王一件事情。”

    楚泰航转身,身后又传来了他父王的声音。

    “父王,您想说什么”

    楚泰停下脚步,并没有回头。

    “不要伤害你的其他兄弟,特别是小九,他可是你的亲弟弟啊而且还那么小”

    “父王说笑了,您才是丰国的王,我连太子都不是呢,怎么能伤害他们呢”

    “我马上就会下旨,只要你答应不伤害你的弟弟们”

    丰王颤颤巍巍地说出了自己最后的条件。

    “父王,当年您没有放过父亲四叔他们一家,现在您有什么立场要求我放过其他兄弟呢”

    楚泰感觉有些好笑,自己的父王,到了生命最后的时刻,居然开始忏悔,这是准备干什么要以一个慈父的形象离开这个世界么

    “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你难道也不愿意答应么”

    丰王语气中充满了恳求,那一脸可怜的模样,让楚泰实在是没有办法当面拒绝。

    毕竟,再怎么说,丰王也是他的亲爹,他已经是杀了自己兄弟的人,可不想再把父亲给气死。

    杀兄和弑父,背一个锅就可以了。

    “父王,因为他们不愿意听我的,所以我把他们赶出了王都,只要他们不自己找死,我会留他们一条性命。”

    楚泰妥协了一下,其实也是因为在楚恪那边出了意外,本来可以偷偷摸摸暗中行事的,结果楚恪这边却出了乱子。

    还好楚泰听了手下谋臣的建议,及时给楚恪追封王位,把舆论主动权控制在自己手里,不然的话,残害兄弟的名头传出去,楚泰的形象就要大打折扣了。

    “咳咳咳,好你要说道做道否则,否则为父在九泉下是不会放过你的拿文房四宝来,我现在就写传位诏书。”

    丰王看到楚泰让步了,也松了一口气,当下表示,可以马上写传位诏书。

    楚泰面露惊奇,这样子就满意了父王是不是病傻了

    不过他也没有深究,招手示意门口的小宦官拿御宝过来,看着自己的父王艰难地在床上完成传位诏书。

    “啪”

    伴随着传国大印的盖章声,楚泰亲眼见证了这封传位诏书的诞生,这让他也有些激动,不容易啊,努力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个可以让自己名正言顺继承王位的东西了

    “咳咳你还愣着干什么过来拿啊。”

    丰王写完诏书盖章之后,似乎也用光了全身的力气,扔开传国大印,右手抓着笔,半靠在床头,冲着楚泰点了点下巴。

    楚泰点了点头,他是看着丰王亲手写完诏书并且盖印的,中途没有任何问题。

    所以,他上前几步,来到床边,伸手准备把诏书拿走。

    “啪”

    可谁能想到,就在楚泰手刚刚伸出去的瞬间,一直病入膏肓模样的丰王,突然闪电般伸出自己的左手,稳稳抓住了楚泰的手腕,用力把他拉向自己

    而同时,他持笔的右手猛地一转,也不知道摁了哪个机关,笔尾弹出一截闪着寒光的尖刺,就直直抵在了楚泰的脖子上

    这一瞬间的动作行云流水,楚泰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不敢动了。

    “父,父王,您,您这是,做,做什么”

    楚泰脸上的表情变了,说话也有点儿不利索,脖子上传来的凉意提醒他,下一个瞬间,自己很可能会没命。

    “小泰,你还是大意了,难道你忘了,父王也是有修为在身的,哪怕现在病了,也不会比你差”

    丰王微微喘气,但两眼死死盯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儿子。

    “父王,您是打算杀了我么”

    楚泰的修为并不高,他更喜欢和文臣凑到一起,这一下被擒住,他也就认了。

    更可况,他并不认为自己的父王,会在这时候,杀了自己。

    毕竟老大和老三都死了,除了自己之外,剩下的人的资质很垃圾,哦,小九或许还可以,但他现在还只是个孩子。

    也就是说,自己是目前唯一可以继位的人,父王时日无多,为了丰国,他是不会杀自己的。

    “呼,呼,你知道我不会,虎毒不食子。”

    丰王身体确实不行了,这才一会儿,就喘得不行。

    “那父王这是要做什么”

    “给你上最后一课”

    丰王持笔的右手再次紧了紧,楚泰感觉自己的脖子微微一疼,有什么的东西,似乎正准备流出来。

    “呼,呼,作为帝王,不到最后时刻,千万不要认为一切都已经胜券在握就像现在这样”

    丰王的语气很严肃,两眼也死死盯住楚泰的眼睛。

    “多谢父王,我记住了。”

    楚泰没有逃避丰王的注视,都到了这一步了,他如果退缩了,那就真得太让人看不起了。

    “呼,呼很好,你,走吧。”

    两人就这样子对视,许久之后,丰王突然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放开了对楚泰的束缚。

    楚泰拿起传位诏书,后退几步重新回到床榻前,看着自己的父王,双膝跪下,再次郑重地行了一个礼。

    这个礼的时间比平时更长,因为他预感,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给自己的父王行礼了。

    “谢父王,儿臣,告退”

    重重磕了九个响头之后,楚泰缓缓起身,没有再和自己的父王对视,转头直接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