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都市言情 > 最强驭符者 > 第二十七章 迷雾中的红“灯笼”!
    “呼我我这怎么了啊,头好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昏过去的白子墨终于睁开了双眼。

    可他坐起身来这么一看,禁不住地心头一惊。

    只见他的周围此刻已经躺满了人,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都昏了过去。

    他也不知道这里是死亡峡谷的什么位置,但周围已经没了雾气,甚至有几缕温暖的阳光从茂密的枝叶缝隙中照了下来。可这里仍旧阴冷,仍旧随处可见那些体型庞大的奇怪植物。

    “怎么都昏倒了莫非那雾气中含有令人眩晕的毒素”

    不再多想,他赶忙找到季小虎和秦若寒,还好两人身上都没有伤势,只是睡着了而已。

    但当白子墨仔细地查看了众人之后,一个发现,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躺在这里的都是准弟子,箓竹符院的那些师兄竟没有一人。

    那些师兄都去哪儿了总不可能是看这里危险,扔下他们先跑了吧

    白子墨虽然不愿意往这方面想,可这种可能性不是不存在。

    确定了一下周围目前还算安全,他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候季小虎和秦若寒醒来。

    就这样过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秦若寒率先睁开了双眼。

    “二表哥,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秦若寒用手拍了拍脑袋,这才缓过神道“没事儿,就是头有点儿晕。子墨,我记得你也晕倒了,你是什么时候醒的”

    白子墨微微一笑道“我醒来有一会儿了,跟你一样,也是头晕,但现在好多了。”

    秦若寒轻“哦”了一声,在向四下看了看后,他也跟白子墨一样,满是疑惑和不解。

    “怎么所有人都晕倒了难道是中了迷烟了”

    “迷烟你说是有人在雾里放了迷烟”

    秦若寒微微皱眉道“我也不能确定,但如果不是迷烟的话,怎么所有人都晕倒了”

    白子墨淡然一笑道“只怕并非所有人都晕倒了,你好好看看,晕倒的都是我们这些准弟子。咱们的那些师兄,早就不知所踪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那些师兄丢下我们不管了”

    “目前来看是这样的,不过也许过不了多久他们还会回来。他们总不可能让我们自己去傲天城就是了。”

    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的确让人始料未及,接下来该怎么办,这成了众人共同的难题。

    半柱香后,昏迷的众人纷纷醒来,没有了师兄们的庇护,他们就如同迷途的羔羊一般,不知如何是好。

    “诸位,依我之见,咱们不如就此原路返回,退出死亡峡谷吧师兄们既然不知所踪,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干等着啊趁着天还没黑,我们得速下决断,若是晚了,大雾再起,咱们想走怕是都走不掉了。”

    这个准弟子说的话不无道理,他们这个临时组成的队伍,正儿八经的符师不过二三十人,绝大多数都是外三堂的准弟子,连灵符都无法驾驭,这样的一群人留在谷中过夜,的确太过冒险,原路返回不失为明智之举。

    但问题是,怎么原路返回,来时的路又在哪儿呢

    “周闯,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我跟你走”

    “我也跟你走”

    刚才建议原路返回的人就是周闯,一个束发之年的一品地级符师。跟白子墨、秦若寒一样,他也通过了内三堂的考核。在所有的准弟子当中,他的修为算是高的,所以他这一提议,立刻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但也有人对此提出了反对意见,建议留在这里等候师兄们返回。

    “诸位同仁,距离天黑已经不到一个时辰,现在原路返回只怕是也无法在天黑前走出峡谷。况且你们又有谁记得来时的路辨得清何为东何为西在我看来,我们不宜离开此处。师兄们虽不知去向,可他们绝不会扔下我们不管的。要是我们现在走了,师兄们回来找不到我们,岂不是更加麻烦”

    “说得有理,我跟你留下来”

    “我也留下来”

    看着众人分成两个队伍,季小虎赶忙向白子墨问道“小黑子,咱们是走是留啊”

    其实白子墨早就做好了打算,季小虎一问,他便立刻答道“留”

    “留要是那些师兄们不回来怎么办在这峡谷里过夜,也太危险了吧”

    白子墨微微一笑道“那也比像无头苍蝇似的乱飞乱撞要强得多,你好好看看,还能看到我们来时的脚印吗连脚印都没了,又分不清方向,往哪儿走才是回去的路要是方向走反了,误入兽窝,只怕是更加凶险难料。”

    季小虎听此,点了点头道“说得有道理,你说你还这么小,怎么能想那么多事我就不行,想多了脑袋疼。哎呦,不行了,我得坐一会儿,头又开始晕了。”

    白子墨只是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

    在周闯的带领下,一多半的人都选择了离开。可对于他们能否找到来时的路,白子墨却持怀疑态度。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夜幕渐渐降临。谷中本就阴冷,这一到了晚上,温度又再次骤降,想在谷中过夜,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秦若寒向周围看了看,随即向白子墨说道“子墨,趁着还没起雾,我去捡些枯枝来。这晚上要是不燃起篝火,咱们不被野兽吃了,也得被活活冻出毛病来。”

    白子墨听此,点了点头道“也好,那你小心一点儿。千万不要走远。”

    秦若寒“嗯”了一声,立刻抬腿向一边走去。

    白子墨没有跟着过去,而是盘膝坐好,开始了修炼。

    晚上就算燃起篝火,也还是得有人守夜,他们三个之中,他的修为最高,这个守夜的重担自然就得落在他的肩上。

    至于周围的那些家伙,与他们并不相熟,所以也不能指望。

    不过一会儿功夫,秦若寒就抱着一大捆枯枝走了回来。

    其他人一看,这才纷纷效仿,都散开去捡枯枝了。

    夜色更浓,雾气渐起,秦若寒燃起了篝火。

    坐在篝火旁,三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