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开始于南海 > 第四十七章 风雨入长安
    武德九年的大唐与历史同时期相比有些不太一样。

    宽阔平整的官道上,商旅行色匆匆的游走在长安和洛阳之前。

    他们运输的货物不再是简单的粮食或者布匹,更是增加了许多如玻璃器皿、水泥和铁器这样的商品。

    这些东西都出在长安附近,这些商家时隔多年仍然享受着云海当初留下的遗泽。

    丰富的商品与繁忙的商道,让朝廷有了更多的税收,整个关中地区也显得要比以往富裕许多。

    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云浩并未在路上见到逃荒的流民,这更印证了他的想法,大唐并不缺粮。

    今年春天有些干旱,但朴实的关中百姓依然在田中劳碌,矗立在黄土高原上的一架架风力水车,正慢慢浇灌着田中干渴的秧苗。

    田里的农夫虽然面有焦急之色,但却不慌乱。风力水车从地里抽出的井水可以浇灌相当一部分的田地,他们不用担心,像前些年那样颗粒无收。

    生活还是有希望的。

    云浩也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大唐的蒸蒸日上,他不希望有人打乱大唐蓬勃向上的局面。

    他有些焦急的催促着车队加快行进。

    可能是上天可怜这些百姓,关中大地毫无预兆的迎来了一场甘霖。

    这场雨下了一夜,官道上干燥的泥土变得泥泞不堪,车队不得不中途停下来,等待交通的恢复。

    眼前这条泥泞的官道和之前走的那条水泥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让云浩进一步认清了世家的丑恶嘴脸。

    当云浩询问朝廷为何不把长安到洛阳的官道也铺上水泥时,云福表现的异常愤怒。

    云海早就提出过修筑这条官道的计划,李渊也同意了,可是在开始施工的时候遭到了世家的集体抵制。

    他们给出的理由是如此大的工程太过消耗国力,必定会使得民怨沸腾,前隋炀帝的教训近在眼前,大唐要引以为戒。

    云浩觉得世家给出的理由很扯淡,也很无耻,简直就是在**裸的威胁李渊。

    世家为了海贸的利益,登州到洛阳那么长的一条水泥路都可以不惜工本的修建,可大唐的都城长安到洛阳这么一条重要的交通线,他们竟然可以用花费巨大这个理由来搪塞皇帝,这条路的花费又不用他们掏腰包。

    这明显是为了限制朝廷向中原地区扩展影响力。

    他们这么做是为了维持自己对地方的控制,维护家族的利益,保持世家对朝堂的影响。

    云浩不相信朝廷连修筑这么一条水泥路的财力都没有,世家只是希望把朝廷的影响力限制在关中以北的地方。

    皇帝也没有办法,他一直受制于世家,这条泥泞的官道就是他和世家暂时妥协的结果。

    这就是世家与皇权的一次博弈,只不过云家成了牺牲品。

    这也是云福愤怒的原因。

    云浩开始反思自己的计划,他把世家想的太简单了,他需要重新认识世家的能量,调整自己的计划。

    云浩被大雨堵在了去长安的路上,而长安关于他在洛阳飞扬跋扈的消息却已经传开,接连不断的弹劾奏章递到了李渊那里,李渊被这雪片一样的奏章弄得头皮发麻,开始后悔让云浩这么早进京了。

    他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世家依然没有放松对云家的警惕。他有些担心云浩能不能应付世家的围剿。

    可他招云浩入长安也是出于一种无奈。

    近两年世家和皇权的斗争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双方势均力敌,太子和秦王的斗争已经起不到吸引世家注意力的作用了,他需要树立一个新的靶子来吸引世家的火力。

    云家就是他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

    只是没想到云浩还没进长安城,世家就已经开始了对他的打压,自己现在能做的只是把这些弹劾全部压下来,只等云浩到来后,看这小家伙有没有能力突围了。

    不管结果如何,于公与私自己都得保住这个小外甥,大不了再和世家硬刚一波。

    朕作为一国之君还能怕了他们不成?

    云浩不知道皇宫内的李渊正在思索保住他的办法,等官道刚一能行车,他马上就指挥车队开始向长安进发。

    一路风尘,车队终于在两天后到达了灞水边。

    云浩只是留下来三十个家丁充当护卫,这也是他的爵位所能拥有的家将数量,其他的家丁都安排到城外十里的庄子上,他的学生们也被安排在了那里。

    这个庄子原本就是云家的,在云海退出长安后,太原王家的一个官员趁机买下这个庄子,去年老王珪在崔州赈灾不力,牵扯到了这个本家的官员,加上王家在和云家争斗时,李渊偏帮了一把,这个官员就被抄了家,云浩也就顺手把这个庄子买了回来。

    这应该是云家在长安收回的第一处产业,为此云浩的老娘还破例喝了一顿酒,直言让云浩把他老爹在长安丢失的一切都夺回来。

    秦王府的管家已经把李承乾兄弟俩接回去了,云浩需要明天和他们一起去李渊那里交旨,顺带领回自己的印信。

    他虽然已经接任南海舰队的主帅,也袭爵了靖海侯,但官印上印的还是老爹的名字,侯爵的印信也还在礼部,这些印信是他在长安勋贵圈子里立足的本钱,他必须拿回来。

    安排好这些,云浩踏上了灞桥。

    也许是在这里送别的人太多了,感动了上天,云浩还未走下灞桥,一阵急雨再次落下,一行人只得冒雨来到城门前。

    城门的守卫见一个长长的车队要进城,马上就要上来检查。

    云浩不想惹事,乖乖让车队接受查验,想要赶紧进城去,三月的长安依旧有些寒冷,呆在雨里的感觉可不好。

    领头的一个小旗官见到如此规模的一个车队,以为是哪个商号运输队,便想要得一些好处。

    守城门可是一个肥差,凡是运货进城的商队,多少都会给他们这些城门官一些孝敬,所以这个差事很受欢迎,他也是在旅帅那里求了好久,才有了来这里守卫的机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