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一梦黄粱 > 第63章
    为什么要来跪这儿。

    身体比脑子先一步执行任务。直到膝盖碰到地板的时候易天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想到这个问题。

    他有些混乱。

    不知道是最近睡眠时间不够还是被尼古丁腐蚀了脑细胞,现在的他怎么都回忆不起来这件事儿的契机是什么,以及自己为什么能这么自发自觉行动迅速。

    好像就是……莫名其妙变成这样了。

    他匪夷所思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膝盖,手往地上撑着要站起来,结果一抬头就对上了易年正低头看着他的一双眼……两人默然对视半晌,最后还是他先败下阵来保持着姿势垂下头。

    易天自诩本人孑然一人苟活数年并不是个怂人,但在这种无缘无故就开始的体罚下他面对着易年,心里挣扎了半天最后还是顺从的继续跪了下去。

    那模样乖的简直和刚刚那个直着脖子吼的压根就不像同一个人……

    然后这一跪就是近乎一个多小时。

    跪的他膝盖生疼两腿发木。

    寒气从地面丝丝缕缕渗入骨缝中,过不了多久就能感觉到从骨节处传来的酸胀感逐渐漫延。易天弓着背轻轻挪动了一下,.

    舒服一点了。

    但很快的,那股酸胀变成了麻。

    他没忍住又动了一下。

    易年也不知道站在什么地方有没有看到……

    再说,就算看到了又能怎么样。又不是我主动要在这儿的。

    又不是我的错……

    主不主动还有待商酌,但有些人天生就是忘性大还自闭嘴硬,不管是非对错结果总能算在自己头上还落不着好,即使这次前提是他自己作死样冲易年发了一通狗屁倒灶的闷气。

    不想还好,一想起这场闷气怎么来的他就更难受了。

    易年站在地上窝成一团东倒西歪的人身后也说不出是种什么心情。

    他原本已经做好了易天摔门出去或者干脆其它什么激烈的反应,却唯独没想到他就这么不置一词的照办了。

    并且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易年这边话出口还想着怎么找找补,毕竟孩子都这么大了,现在往那儿一跪怎么像话。

    那一头就看见易天气呼呼走了过去,咣的往地上直戳戳一跪,那声音听着就疼。

    逼的他将已经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

    就这么不愿意说句心里话吗?

    他看着小孩头顶的发旋叹气。

    就宁愿在这个时候还要较这种没用的劲儿吗?

    两人这些天来相处的不可谓自然,毕竟时间年龄差距摆在哪儿,就算不隔生死,光一个代沟就够吃力的了,更枉顾易年还是以这样的身份在他身边。

    易年是个细心温柔的妥帖人,可再妥帖再善解人意,也猜不出像那样一颗层层包裹成石头的心。

    那些百折千回的心思他未必能看见,也未必能明白。

    被二人刻意忽略掉已经遗忘的过去与现在一样,变成一道名为生疏的天堑。

    有时候易年恍惚中甚至会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其实根本就是一个陌生人,与自己并无关系。

    而他们只是两个熟悉而陌生的同居室友。

    这个念头往往在易天下意识朝他靠近的时候被他强制扼杀。

    他看着那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催眠自己,只是时间太久,只是相处不够,只是他长大了。

    可易天这一跪将他所有自以为和质疑尽数打破。

    他不得不承认物是人非,不得不接受另一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