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免费小说 > 玄幻魔法 > 七殿堂 > 一百五十四:方箱与木轮
    寂寥的餐厅之内,亡故的牧师与修道者的怨念爬满在冰冷的石砖上,洛秋能从黯淡的光照中看见石堡往昔的乏味。这里已不再属于埃利蒂德家族。很久之前的此地似乎就容不下太多人类天性喜好的日光,如同要信徒奉承于造物主的光明。

    造物主的标志像两个套住凡俗的颈环,被彰刻在石壁上以供敬仰。颈环之中各有一扇圆形窗户,每每抬头时,透光的标志仿佛都在扭曲光明,烟尘昭明于光缕不择阴暗,堡内唯有它们甘愿迎光而去。石堡造作之凄凉遍布每个角落、每个饰物、每块石砖。

    洛秋将艾息格放置在座椅拼凑的临时床板上,随后在宽阔的餐厅里转悠了一圈。这里的每样东西他都不曾见过,仅餐桌而言,方长桌和夸张的白桌布还有置中横跨两端的红绸皆令他不解。餐厅确实空旷,但餐桌已占去不少位置。然而还有那些整齐排列好的,被他用来当作艾息格床板的镂空靠背椅,数量之多令人咋舌。椅子圆润而不似慕邦长椅方正。

    桌上烛焰翻动。外面冰雪白昼,这里却似末日将晚。待在这样的空间里使人压抑,洛秋想趁早离开,于是左右看看,推开餐厅正门,找到了之前走过的楼梯。他顺着楼梯走上二楼,推开每一间房门,除了找到几枚淾币和银饰品外一无所获。他可还记得埃利蒂德家族在山洞口贩卖湮石的场景,犹记得钱币落袋的清脆响声。但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木衣柜里的衣服和些许生锈的武器。

    出入女儿家的闺房时,很难想象这是杀人如麻的某位埃利蒂德家族的女杀手居住的房间。清帐紫缎的床铺上叠放着整齐的棉被,手握大小的绯白似猪玩偶排布枕上。接着就是梳妆镜和来自慕邦的妆奁,特别是妆奁侈丽,一看就价值不菲,多半是从哪个慕邦贵族小姐手中抢来的。

    洛秋甚至没有触碰房内的任何一件东西便退出闭门,方才在里边时他在想象,如果自己的养母能有这样的一个房间该有多好,他想将闺房呈现的美好就此保留以悼念逝去的母亲。

    接着,他推开最后一间房,也就是离墀地最近的那一间。屋内简陋的不像人住的地方,木床板上甚至连垫絮都没有,除了窗下有木桌外再无其他。木桌前堆放了一些杂物,桌面上用透薄的绸缎盖着一件织物,鬼使神差般的洛秋径直拿起织物,展开方知是一件精致的斗篷。这令他想起艾息格所说的关于他妹妹制作斗篷的旧事,于是便将斗篷和搜刮到的钱币收进背囊。

    回到餐厅,艾息格依然没有醒来,他只能扛着独臂人离开这里。出门时他依然疑惑,埃利蒂德家族的人将贩卖湮石的钱藏在何处?

    门外的马棚里还剩下一匹未戴马鞍的白马,他将艾息格放在马背上,朝着福克巴兹方向按辔徐行。

    莫夕奈尖峰下的山雪无常,现在雪雾又再次退散,福克巴兹的全貌展露在日光下。经过村口时,有三个头戴畚斗帽的警卫忽然出现,骑马从他身旁经过。三人身后背着长管,不时回头打量着他。他只好微微埋首,警戒四周,生怕待会儿再有埋伏。

    这些警卫多半将艾息格的那笔账算在了我的头上,他一面想着一面攥紧缰绳准备随时发力逃跑,但又感到危机渐远。在经过又一排民房时,他在门户相对的另一条村道里发现一具身首异处的尸首。尸首所在的位置正是福克巴兹的酒肆之前,他曾与帕勒塔·奇纳来过这里。倒在地上的尸体是一个西兹样貌的魁梧汉子,周围聚着七八个不知从何而来的畚斗警卫,警卫中有一人手上握着蛇纹宽剑,剑刃还在滴血,想必是他手刃了这具尸体。

    尸体着装眼熟,但洛秋想不起来自己在哪儿见过这个人。警卫们在说话,可惜他听不懂。

    这一路没人阻拦他,他走到了帕勒塔的住宅前。还没到那里之前,他就远远地看见这幢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